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一十四章 胸有成竹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13 2019-11-24 21:15:48

  正阳宫内一片温馨美好之景。

  秦雪卿与姬御宸并肩坐在榻上闲聊。

  “对了,你不是答应冰清取消逸风他们二人的婚约了吗?甚至对外还透露了欲让逸风和赵星儿和亲的意向。”

  “朕当时是应允了徐冰清,但当时除了朕,也就只有徐冰清本人知晓。朕若不认,谁又能奈我何?”

  其实当时姬逸风也在殿外,不过这就不必告诉秦雪卿知道了。

  秦雪卿惊,“你欺瞒了冰清?”

  “这也……不算欺骗。”

  “嗯?”

  “朕的意思是朕可以当做没有这桩婚约,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逸风身上,朕让她自己去同逸风商量。”

  “可是逸风自北境回京后,已经这么多时日过去了,也没见他露出半分对冰清的男女之情。你说,他会不会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冰清?”

  姬御宸挑眉,他可不这么认为。

  不过,他仍是对秦雪卿安慰道:“倘若这两人皆无履行此婚约的意向,朕自是不会勉强。”

  秦雪卿斜眼看他,对他的话似懂非懂。

  其实很多事姬御宸没有告诉秦雪卿,比如徐冰清与赵星儿比武时失神被刺伤的原由,比如徐冰清对姬逸风的真正心思,又比如姬逸风对徐冰清的心意也不仅仅是因为两人之间存着的那纸婚约。

  只是,这两人对于感情之事终归是青涩得很,而姬御宸作为两人的兄长,既不愿拆人姻缘,也不愿看两人情断,但也不愿轻易促其成就好事,所以……便任由他们折腾,他也顺便坐看热闹。

  不过这种心思还是不要告诉秦雪卿了。

  “那南黎呢?南黎究竟是何居心?”

  “南黎!”姬御宸轻哼,“至于赵阳口中所谓的……什么东皇与南黎结秦晋之好的承诺,朕只承认父皇当年的确与南黎王有口头承诺,至于内容嘛!就瞧其他人怎么看,怎么传了,反正朕是不管了。”

  秦雪卿摇头轻笑,这倒是很符合姬御宸的行事风格。

  就是不知这些身在其中的人若是知道了真相,到时会作何感受?

  “不过,若是赵阳铁了心地想要满足赵星儿的心意非要拿先皇的承诺来换逸风和赵星儿的婚事,到时又该如何是好?”

  姬御宸邪魅一笑:“放心吧!不管赵世勋是什么想法,又意欲何为,到最后他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什么意思?”

  “别忘了,这一切的中心是逸风。他想跟逸风合作,确切地说他想把逸风握在手中。可朕这个弟弟呀!生性高傲肆意,这么多年的沙场生涯都不能完全磨平他的棱角,又怎会成为赵世勋的帮手,反而会成为他的阻力才对。更何况,南黎和亲东皇,且对象还是安王,东皇国内怕是有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此况吧!”

  秦雪卿柳眉微蹙,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姬御宸的话外之意。

  “这难道就是南黎国的目的?南黎王在打逸风的主意?他不会以为逸风与赵星儿成亲之后,他就会站在南黎国那边公然与你作对吧?”

  “逸风是东皇国亲王,同样也是先皇嫡子,又文武双全,若是有一日我被推下皇座,那由他来继承皇位倒也顺其自然。”

  “你是说……”秦雪卿惊愕,“原来南黎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不管是南黎,还是北夷,众所周知,陛下和逸风为同胞兄弟,且兄弟情深,他们怎么能肯定逸风会轻易便改变立场呢?”

  “人的欲望往往是无穷尽的,‘权利’二字更容易让人丧失人性与心性。”

  秦雪卿自幼出生在淡然超脱的书香门第之家,听过许多历史事迹,了解许多历史人物,只是如今她仍是不能理解这些为权、为利抛弃所有的人。

  “在东皇,逸风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南黎王的想法是,倘若有机会可以更进一步,他相信谁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可是逸风生性不喜拘束,离京从军、戍守边境也是无奈之举,更何况他……”

  “所以呀,赵世勋以为人人都同他一样野心勃勃,欲得皇位而不折手断,简直是狂妄自大、自作聪明。”

  “可是为什么呢?东皇和南黎现在这样不好吗?”

  “可能赵世勋认为逸风更容易为他所掌控吧!”

  “若是这样,逸风岂不是很危险?”秦雪卿担忧道。

  姬御宸轻拍秦雪卿纤背,“放心,有我在。”

  话虽如此说,只见他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冷笑:赵世勋!你也太小瞧逸风了。堂堂东皇国王爷岂是轻易便任由他人摆布之人,简直是可笑至极!

  “难道他掌控一个南黎国还不够,他还想把整个东皇国也握在掌中不成?”

  “放心!六年前他没有做到的事,六年后他也甭想做到。”语气果断狠厉,冷眸寒霜,一副胸有成竹之势。

  “什么意思?”

  “先是拆散逸风和冰清的婚约,离间皇家和宁国侯府的关系,后是携着父皇先前的承诺来促成逸风和赵星儿之事。不对,应该说先是到处散播逸风的功绩,恶意制造流言蜚语,意图离间朕和逸风的兄弟之情。一步一步,环环相扣,布局周密,费尽心机。”

  秦雪卿蹙眉,“你是说先前逸风从北境回京时,京城四处的流言蜚语是南黎王安排人到处散播的?”

  “差不多吧!即使不是他,也是他暗中操控。”

  “若真是这样,那他真是心思深沉、且恐怖到极致。”

  姬御宸冷哼:“他还真以为自己能掌控天下呢?简直是自以为是!”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姬御宸眸中深邃如海,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秦雪卿不再言语,靠近姬御宸怀里,紧搂着他的腰,她虽不知他会如何做,但她相信他,也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姬御宸敛眉遮住眼底暗藏的汹涌,轻拍着秦雪卿的纤背以示安抚。

  不管怎样,他都会保护他的妻,他的孩子,他的家,他的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