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一十三章 略惩小戒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41 2019-11-23 21:57:36

  正阳宫。

  “说说吧!怎么回事?”姬御宸斜倚在软塌上,看着榻旁站着的姬晟轩和姬晟月。

  听闻此言,兄妹两人相视一眼。

  姬晟轩讨好地笑道:“父皇,孩儿是看他们南黎国人在我东皇国的土地上公然放肆,实在有辱我东皇国的颜面,所以……嘿嘿!所以孩儿才命人上去教训……哦!拉架的。”

  “是吗?”姬御宸淡笑看他,“朕倒不知朕的颜面何时需要你来维护了?”

  “父皇,我和二哥是怕伤了街边的百姓,不得已而为之。今日之事是儿臣鲁莽了,还请父皇恕罪。”

  “嗯!这话还算中肯。”

  看到自家父皇脸上有缓和的迹象,姬晟轩忙附和道:“对对对!月儿说的都对。”

  “对什么对!朕问的是为何私自出书院?”

  “啊?那个……那个……”姬晟轩一时语塞,又恍惚想起什么,忙道:“浩然不是给外祖父留信了吗?”

  姬御宸嘴角噙着一抹邪笑,“是吗?”说话间,身形微动,人已离开软榻。

  姬晟月只看见一抹虚影从眼前飘过,而后便看到自家父皇手中提着姬晟轩那小小的身躯重新回到软榻上。

  当然了,姬御宸携姬晟轩入怀并不是培养父子感情,而是……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在姬晟轩的屁股上。

  “父皇!”

  接连又是几个巴掌打在屁股上,姬晟轩疼得哇哇大叫。

  “父皇,儿臣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父皇!”姬晟月上前去拉姬御宸的胳膊,“父皇别打哥哥了,都是月儿的错。”

  姬御宸看了一眼趴卧在怀中的姬晟轩,“真知道错了?”

  姬晟轩嘟囔着嘴,呢喃道:“偏心!每次我俩同时犯错,挨打的总是我……”

  “嗯?”

  见自家父皇面色不善,姬晟月忙道:“父皇,月儿知错了,二哥也知错了。月儿知道,父皇是担心孩儿下次私自出去会被坏人盯上。月儿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父皇和母后这般担心了。”

  听闻此言,姬御宸总算放了姬晟轩,但也只是把他扔了出去。

  当然,他此举也不是为了惩罚自己的儿子,况且门口有侍卫立即接住了姬晟轩。

  整个皇宫都知道,姬御宸重女轻男,所以每每姬晟轩和姬晟月一起胡闹时,受罚的都是姬晟轩。

  只见姬御宸轻柔地抱起姬晟月,笑着道:“还是朕的月儿贴心。月儿以后若是无聊了,就带人出去逛逛。当然,要多带些人,省得父皇和母后担心,知道吗?”

  “是,月儿知道了。”

  内侍总管李忠眯眼笑看着这一幕,对此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陛下明知此事是小公主起的头,却偏要惩罚二皇子,对待两人的态度也是天差地别,最后总是二皇子挨打,公主认错,此事才算完结。

  “母后!”殿外传来姬晟轩的撒娇声。

  姬御宸敛眉微皱,这小子又在装乖撒娇,来博取雪卿的母爱之心。

  “父皇又把我扔出来了。”

  “这一次,我站在你父皇这边。”秦雪卿面无表情地走进来。

  “啊?母后!”姬晟轩见一向宠爱自己的母后也不关心自己了,苦着脸,“孩儿好命苦啊!”

  话虽如此说,他还是跟着走进来,看着满脸宠溺地抱着姬晟月的自家父皇,他已不止一次怀疑自己不是父皇的亲生子了,可他与姬晟月明明是一母同胞,且是双生子呀!

  “母后。”姬晟月见到自家母后大人进来,忙从父皇怀中出来。

  没办法,父皇宠溺她,不管她胡闹还是做错事,父皇也不会真的惩罚她。但母后不一样,看似温和端庄,实则严厉非常,姬晟月有时候还是挺害怕母后的,特别是自己真的犯错的时候。

  “哼!都不关心我,我去找大哥了。”姬晟轩气鼓鼓地转身,准备离开。

  其实,他是看母后大人脸色不善,借口逃脱。

  “呃!那个……父皇,母后,月儿也先告退了。”

  “站住!”一声厉喝。

  两个孩子齐齐转身,皆睁着自己那双水灵无辜的眼眸,陪笑道:“嘻嘻!母后,您有事吩咐?”

  也许是同生的关系,也许是血脉强大的关系,也许是自幼便形影不离的缘故,姬晟轩和姬晟月两人自幼便练就了彼此之间无需言说的默契。

  当然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结果就是两人一起捣乱,一起受罚。

  “浩然被你们俩连累,冰清罚他抄写兵书,你们也一起受罚吧!”

  “啊!母后!”两人相视一眼,又都可怜兮兮地看向秦雪卿。

  “浩然要抄三遍,你们俩个就四遍吧!书院每日的课程还是照样上,但其它时间……就留在宫中抄写兵书吧!”

  姬晟轩颓丧着小脑袋,忽又想起什么,忙又朝妹妹挑眉。

  姬晟月心领神会,撅着小嘴看向自家父皇,撒娇道:“父皇!”

  两人都知道,要想免罚,只能求助自家父皇。

  不过……

  秦雪卿看着姬御宸,眸中带着警告意味。

  她知道姬御宸极为重女轻男,对女儿的要求一向是有求必应,极尽宠爱,往往姬晟月软孺的一声“父皇”,他就招架不住了。

  这个时候的姬御宸就有些难办了,前有妻子紧紧盯着他,后有子女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最终,“那就按你们母后说的去做吧!”

  有妻才有子,当然是先听妻子的了。

  这一点,姬御宸一向分得清。

  “父皇!”两人仍不死心。

  “嗯……要按时用膳,按时休息……”

  两人无奈,“是,孩儿遵命。”

  “下去吧!”

  “父皇,母后,孩儿告退。”

  看着两人离开,姬御宸一把拉过神色不郁的秦雪卿,“好啦!罚也罚了,人也无恙,你就别生气了。”

  “还说呢?你不能总是这么宠着她。若不是月儿胡闹,私自出书院,浩然怎会跟去荣华街?冰清又怎会被人设局刺杀,还身受重伤?”

  听到这里,姬御宸忍不住有些酸意,说来说去,是在心疼徐冰清受伤一事啊!

  若他此时说,不管月儿出不出书院,徐冰清注定早晚有此一遭,怕是会引来秦雪卿更多的担忧。

  “好在逸风赶了过去,才算有惊无险。”

  “冰清怎么总是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接二连三地受伤?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秦雪卿眉间的愁绪一直未曾减去分毫。

  “其实你应该换个角度去看。你不是总认为逸风和冰清两人相处时间过短,接触之机又太少,以至于彼此之间了解不深吗?你瞧!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危急时刻,英雄救美。感情这样处着,才会越来越好,不是吗?”

  “是吗?”秦雪卿总觉得姬御宸话里有看热闹之嫌,“可是冰清……”

  “好啦!他们俩个又都不是孩子,哪里需要你整日里这么费心又费力的?”

  秦雪卿无奈。

  谁让她嫁给了一个霸道蛮横之人,只许她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甚至连两人的孩子、亲人都不许她花太多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