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一十二章 府前遇袭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35 2019-11-22 21:35:56

  话说姬逸风护送徐冰清回侯府。

  两人共乘一辆马车,一路无话。

  徐冰清是流血过多,身体虚弱,浑身疲乏得厉害,所以不想言语。

  而姬逸风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场面一度寂静无声。

  好不容易到了侯府大门。

  “多谢王爷。”

  徐冰清强忍着身体的伤痛起身,素英和妙菱上前来一左一右小心搀扶着她下马车。

  姬逸风坐在车里一动未动,他知道徐冰清并不想再与他扯上关系,更何况这里是宁国侯府大门。

  徐冰清刚下马车。

  “徐冰清,我要杀了你!”

  徐千慧执剑大嚷着,誓要冲到徐冰清面前杀死她。

  当然,随她而来的还有几名护卫,只不过并不是侯府的护卫,确切地说不是宁国侯府的护卫。

  同时间,只见马车的车帘微动,仿若一阵风吹过。

  等车帘重新垂下时,马车内已不见姬逸风的身影。

  再去瞧时,便见姬逸风已搂着徐冰清的纤腰,躲开徐千慧的利剑,且在远离原地时一脚踢向徐千慧胸口,动作流利顺畅,一气呵成。

  只是经过这一连串的动作,徐冰清身上旧伤、新伤加在一起,早已折磨的她浑身冷汗淋漓,疼的她不住地喘息。

  “冰清!”耳边传来温暖如絮的声音。

  徐冰清抬眸看向身边的姬逸风,他眼眸中流露出的担忧呼之欲出,让人无限动容。

  姬逸风!

  这是姬逸风吗?徐冰清有些不敢置信。

  她强忍着想伸手触摸他俊脸的冲动,虚弱一笑:“王爷放心,我无碍,只是伤口裂开了。”

  其实适才她从马车上下来时,就已经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她只是强忍着,并未表现出来。

  “涂傲,一个活口都不留。”眉头紧皱,语气狠厉决绝。

  “是,王爷。”

  当然,这几名护卫对涂傲来说简直是不在话下,何况还有徐浩然和素英在。

  “徐冰清,你去死!”徐千慧从地上爬起来,径直冲向徐冰清。

  “找死!”姬逸风脸色冷寒,嗜杀之意尽显。

  徐冰清忍着伤痛,靠着姬逸风的胸膛,紧抓着他的衣襟,似有话要说,可身上的伤痛不允许她说出口。

  姬逸风察觉到了徐冰清的异样,微微低头看着她,“事到如今,你还想留她性命?”

  “她……有些……不一样。”

  “什么?”姬逸风不明白徐冰清的话意。

  “这是出了何事?”徐博文从府里走过来,看到此情景,“快!快来人!快把姑母拦下来!”

  “王爷!”徐冰清见此有些焦急,紧拽着姬逸风的衣襟,强忍着身体的痛意,“快……点她穴道……她……她还不能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侯府护卫冲上来之前,姬逸风搂着徐冰清身形一闪,瞬间便制住了徐千慧,妙菱也在同时间站到了徐千慧身旁,以防有人杀人灭口。

  “小姐!”紧接着,牧舟带人赶来。

  “把他们全都带下去严加看管,等待郡主发落。”说着,姬逸风拦腰抱起徐冰清朝府内走去。

  闺房里,徐冰清躺在榻上,莫修染帮她诊治。

  徐浩然和姬逸风站在榻前,静待着结果。

  “莫叔叔,姐姐身体如何了?”

  姬逸风同样紧张地看向莫修染,想要了解徐冰清的状况。

  莫修染径自洗手,不予理会。

  素英上前扶徐冰清起身,让她半躺于榻上。

  “素英,徐千慧她……”

  徐冰清的话被莫修染打断。

  “我早就告诫过你,切记忧思忧虑,尤其是身受重伤、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再这样下去,用不着别人来杀你,你自己就先去见阎王了。”说完转身就走。

  对于徐冰清的不听话,足见莫修染有多生气。

  “莫叔叔!您什么意思?姐姐她……”徐浩然紧追上去。

  素日里,莫修染对徐冰清一直是有求必应,比之司空溟,更为疼爱她。有时候,即使生气她的所作所为,他也只是无奈叹气,而后默许且支持她的决定。

  这次,他竟说出如此重的话,想来是最近这些时日,徐冰清接二连三地受伤,他被气得不轻。

  徐冰清看着空荡的门口发呆。

  姬逸风盯着榻上的徐冰清,苍白瘦削的俏脸,令人捉摸不透的神色,这样柔弱纤细之人,却有着超出一般人的心思。

  她才多大?

  二八年华还不到,怎么会变成这番情景?

  姬逸风此刻恨不得躺在这里的人是自己,甚至是被徐冰清算计的某一个人,也不希望重伤在榻的那个人是她。

  徐冰清感知到了姬逸风的目光,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我没事,莫叔叔是太过担心我了,难免有些大惊小怪。”

  “真的是他大惊小怪吗?”姬逸风不相信,但又不想惹她生气,只得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气。

  “今日多谢王爷出手相救。”

  “一报还一报。希望下次,是你来救我……”而不是每次看见你受伤,我都无能为力;希望你别再让我看见你受伤,那样我会受不了。

  后面的话,姬逸风没有说出口。

  徐冰清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姬逸风亦有自己的自尊和骄傲,他们皆不是把感情挂于嘴边之人。

  对于姬逸风的话外之意,徐冰清并未想太多,轻轻一笑:“好。”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王爷慢走。”

  姬逸风又看她一眼,眸中神色晦涩难懂,暗自叹息一声,终是转身离去。

  看着接连空荡的门口,徐冰清眼神里透露着孤寂和空茫。

  很显然,她在发呆。

  “小姐?”素英甚少见到小姐如此模样。

  “妙菱呢?”

  “去熬药了。”

  “嗯,你也先下去吧!我想睡会儿。”

  “是。”素英悄然走出去,并细心地关上房门。

  屋内陷入静谧,徐冰清终于可以卸下伪装的坚强,露出身受重伤的真相,体力不支地躺在榻上闭目养息。

  真累啊!

  徐冰清陷入沉睡时,还在想:先睡一会儿,就睡一会儿,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做……

  这边姬逸风刚出院门,便碰到回来的徐浩然,“如何?医圣前辈怎么说?”

  徐浩然本就因徐冰清之事对姬逸风心怀芥蒂,自然不想好脸色对他,只是他今日救了姐姐,又赶去荣华街帮忙解围,更何况他还是王爷,徐浩然对他倒也不好太过分。

  “莫叔叔说,姐姐近日必须卧床休养,且不宜再劳心劳神,更不宜四处走动。但……以姐姐的性格,她若是想做什么事,谁又能拦得住她?她又怎么会乖乖听话安心待在府中静养?”

  “嗯!我知道了。这几日,你好好照顾你姐姐。”姬逸风轻拍一下徐浩然的脑袋,而后阔步离去。

  徐浩然看着他的身影若有所思,他好像也不是特别讨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