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情深而不语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13 2019-11-21 21:31:00

  客栈厢房。

  妙菱诊完脉站于一旁,低头不语。

  “姐姐身体如何?”徐浩然问道。

  妙菱看了一眼徐冰清,没有言语。

  徐冰清对徐浩然轻轻一笑:“不用担心。”

  徐浩然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妙菱的欲言又止,“妙菱,姐姐身体到底如何?”

  “回世……”妙菱一时间倒是忘了如何称呼徐浩然,“回侯爷,小姐身体本就虚弱,上次重伤未愈,这次又添新伤,如此下去……”低头抿唇,眼眶微湿。

  徐浩然有些着急,“妙菱,你实话实说。”

  妙菱抬头看了一眼徐冰清,“反正最近些时日,小姐最好卧床休养,且不宜再操劳……”话未完,已极近哭泣之态。

  听闻此言,又见此情景,众人心知肚明,怕是徐冰清身上的伤的确很严重,无奈又担忧地看向徐冰清。

  徐冰清见此,嘴角勾笑:“妙菱向来喜欢小题大做,别担心,我没事。”

  素英在旁安抚妙菱,她知道自家小姐的性情,遂不敢多言。

  姬逸风瞧着她,除了俏脸苍白如雪,倒也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紫罗柳眉紧蹙,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就因为徐冰清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太过若无其事,太过云淡风轻,以至于很容易让人忽略到她接连受伤且伤势不轻的身体。

  战云熙看看徐冰清,又看看姬逸风,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怪怪的?

  若说徐冰清心中不在意姬逸风,依他这几天所调查出来的事情来看,他可不相信;但若说姬逸风对徐冰清没有丝毫情意,他更不相信,就看适才有人来报,说宁安郡主当街遇刺,他听闻后着急担忧的神情和飞速离去的身影,都彰显着他对她的在乎。

  但看看这两人,各各神情自若,行色如常,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言语,完全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任何的男女之情,甚至没有显露丝毫基本的朋友之情,这难道不是挺奇怪的一件事吗?

  有些人,是不是只有到危及性命之时才会在惊慌失措下忘了掩饰自己的感情?若是平常,哪怕是在自己心爱之人面前,也不肯泄露分毫。究竟是不想轻易泄露自己的感情,还是害怕自己会受伤,亦或是爱得不够深?

  “姐姐!”徐浩然眉头紧皱,担忧之情未曾减退分毫。

  徐冰清轻扯嘴角:“没什么大碍,你们不用担心。”

  姬逸风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

  “你总是这样。”紫罗无奈叹气,“你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安危率先放在首位?”

  “这次是我的错,才害得姐姐遭受此劫。”徐浩然忍不住自责,恨不得躺在这里的是自己。

  徐冰清看着徐浩然,轻轻一笑:“本来就注定早有此劫,不过是借用你之事酿成了现在的结果罢了。”

  此言一出,屋内一片沉默。

  徐浩然知道姐姐是在宽慰他,他也知道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目前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姐姐。

  “姐姐,我们先回府吧!一会儿让莫叔叔好好帮你看看。”

  “嗯。”

  “牧照,去准备马车。”

  “是。”牧照应道。

  姬逸风开口阻止道:“不必了,我已命人备好马车,现在就送郡主回府。”说着上前横抱起徐冰清。

  “王爷!”徐冰清惊诧,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紧张羞涩。

  其实不只徐冰清惊讶,房内众人皆惊愣当场。

  “你身上都是伤,事急从权,就劳烦郡主将就一下。”说完撩唇一笑。

  “王爷,此举……”

  姬逸风看着她,仿佛知道她想说什么,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在乎过?”话语中有着淡淡的失落和不为人知的情绪。

  在乎什么?

  礼仪,规矩,名声,亦或是人?

  徐冰清心中一颤,看着他精致的下颚,轻叹口气,不再言语。

  看着姬逸风抱着徐冰清离开,徐浩然、素英、妙菱和牧照连忙跟上。

  战云熙淡淡看着前方的两人,嘴角勾笑,若有所思。

  紫罗看着两人的身影,柳眉紧蹙,她担忧徐冰清的伤势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模样,更担心徐冰清跟姬逸风之间困难重重,再加上徐冰清的性情,怕是两人到最后很难圆满。

  战云熙仿若心有所感,上前紧握着紫罗的纤手,“放心吧!她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易就死的。”

  “你胡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不许这么说。”

  战云熙无奈,他的话虽糙,但理不糙。

  徐冰清那人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她怎么可能轻易让自己死去,毕竟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过这话,紫罗是没办法接受的,毕竟在她心里,徐冰清的性命恐怕比她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

  关于这点,战云熙心中是有酸意的,因为徐冰清在紫罗心中比自己还要重要。

  毕竟谁曾想到自己将来有一天会有一个异性情敌呢?

  对此,你不能争,不能抢,还不能在背后说她坏话。

  “我可真难啊!”这句话,战云熙曾在心里感叹过无数次。

  不过,他还是对紫罗安慰道:“感情之事,顺其自然就好,旁人自是无能为力的。”

  有些事,经历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有些人,相处久了,自然很容易就分清楚真心和假意了。

  徐冰清自幼丧失双亲,又历经九死一生,遇到过许多艰难险阻,心境上难免看通了许多事,性格上难免有些变化,所以即便心中有情,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更不会强取豪夺,甚至会为了不得不为之事,放弃自己的心爱之人,宁愿在暗中默默守护,只求他幸福安康就好。

  姬逸风身居高位,又身份尊贵,虽不骄奢成性、自视甚高,却难免有时候自尊心作祟,放不下身份,容易把事情推向相反的方向。

  但若是两个人之间不断靠近,且彼此不离不弃,总有一天,姬逸风会发现徐冰清淡然自若笑脸下的那颗真心,徐冰清也会卸下这桩婚约带来的枷锁,看到姬逸风对她不同寻常的感情。

  毕竟日久才能见人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