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零七章 又遭行刺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53 2019-11-17 21:47:31

  “小姐。”子暮突然现身房内。

  “何事?”

  “徐千慧去找了徐智德和徐智明,现已去往徐……老太爷的院落。”

  “为了宋若情?”

  “是。”

  “恐怕皆不能如她所愿。”

  “不错。徐智德和徐智明皆言:圣旨已下,无能为力。”

  “不管她曾做过什么,倒不失是一位好母亲。”

  宋若情被关入狱,徐千慧四处奔走,虽也是用尽计谋,耍尽手段,可到底存着一颗为母之心。

  现宋若情要被问斩,她又四处求情,明知无力回天却仍不放弃。

  这才是真正的母亲会做的事吧!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放弃自己的女儿。

  只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一个母亲,可以疼爱自己的孩子,可以娇宠,可以宠溺,但不能丧失原则和底线,丢失那颗为人之初最为纯净之心。

  徐冰清眼睫微垂,“保护好她,我还有事要从她身上弄清楚。”

  “是。”子暮略一犹豫,“小姐是……担心有人会对她不利吗?”

  “不是不利,是杀人灭口。”

  子暮眼眸圆睁,竟是灭口吗?看来徐千慧身上有着重要秘密,他可得看紧了,免得耽误小姐的事。

  话说徐千慧去找徐怀民,想让他帮忙到陛下面前求情放过自己的女儿宋若情。

  只是,任凭她在院外如何哭喊,如何乞求,她那个所谓的父亲一直未曾出现,甚至连院门都未打开。

  直到此时,徐千慧才真正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

  她以为女儿若情攀上了恒王世子,以后荣华富贵取之不尽;她以为父亲让她们母女回京是因为顾及着骨肉亲情;她以为宁国侯府已尽在父亲掌握之中,再也无人敢欺辱她们母女;她以为回京之后,一切都会变得很好,却原来并非如此。

  这一切全怪徐冰清!

  若不是她,她的女儿不会被关在牢里,不会命不久矣。

  想到这里,徐千慧眸中满是仇恨,浑身透露出一副玉石俱焚的癫狂之态。

  “小姐!”管家牧舟匆匆而来。

  这么多年来,还从未见牧舟如此面露焦急、心慌意乱之态。

  “牧叔,怎么了?”

  “牧照传来消息,说小侯爷在荣华街。”

  “荣华街?”徐冰清闻言皱眉,“他不在书院,去那里做什么?”

  “好像那个……南黎公主也在,还和宇文庆发生了打斗……”

  牧舟话未说完,徐冰清就已猜到少许。

  “是浩然从中搞的鬼?”

  “其实也不是……”

  “牧叔不用替他遮掩。”

  “是宇文庆当街调戏南黎公主,反被南黎公主教训一顿,只是没想到宇文庆身边的护卫也不是吃素的,两方缠斗许久,后来奉天府尹齐敏大人赶到,想要劝阻,只可惜他一介文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宇文庆一个庶子,身边怎么会有如此武功高强的护卫能够与南黎公主的护卫相媲及?”徐冰清眼眸一亮,看向牧舟,“浩然身边的人参与了?”

  “不是。是……是二皇子和公主殿下的侍卫。”

  牧舟有些心虚,他对自家小姐被刺伤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如今小侯爷替小姐讨公道,他自是乐见其成。只不过,侯爷把陛下的皇子和公主私自带出书院,还在大街上公然参与打斗,过后陛下那里怕是不好交代。

  “简直胡闹!”徐冰清柳眉紧蹙,急急站起身,却扯到了身上的伤口,遂又坐下。

  “小姐!小姐你别担心,要不……”

  “牧叔,快!准备马车。”

  “可是小姐你身上的伤?”

  “快去!”

  牧舟心疼又无奈,“是。”疾步而去。

  很快地,徐冰清带着素英坐上马车急急赶往荣华街。

  殊不知,事事就是那么凑巧。

  不,应该说有人早有预谋,就等着徐冰清自投罗网。

  马车疾驰,徐冰清强忍着伤痛一声不吭,身上冷汗直流。

  “小姐?”素英察觉到自家小姐的异样,便知道定是小姐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忙掀开车帘,“放慢速……”

  话未完,便看到马夫已被人一刀毙命。

  素英快速拔剑出鞘,走出马车,“什么人?”

  只见一群黑衣蒙面人直冲马车而来。

  还不待素英反应过来,身后的马车已被人一刀劈成两半。

  “小姐!”素英惊惧,迅速回头,而后便看到自家小姐手捂胸口、弯腰安然地站在地面上,这才算松了口气。

  还好紧急时刻,子暮现身携着徐冰清及时离开马车,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幕惊得街上行人、商贩纷纷逃窜。

  青天白日,有人公然行凶杀人,可不令人惊惧又害怕。

  一时间,人去街空,只余满地狼藉。

  不过这样也好,不至于伤及无辜,但这也更方便黑衣人刺杀徐冰清。

  素英见情形不妙,“子暮,子落呢?子落怎么还不出现?”

  子暮执剑的手顿了一下,“他有其他事要办。”

  “那现在怎么办?”

  素英有些着急,特别是看到自家小姐撑着虚弱的身子费力抵挡黑衣人凶狠凌厉的刀剑时,她恨不得自己凭空多出几双手来。

  “子暮,你找机会护着小姐先离开。”

  “敌众我寡,根本不易脱身。再者,若要走也是你护小姐离开,我来殿后。”

  几个回合下来,徐冰清早已体力不支,身上旧伤口还未愈合,又添了新伤口,可真是祸不单行。

  看着出手狠辣的黑衣刺客,徐冰清忍不住苦笑: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来自己真是天生的受伤命。

  “小姐,怎么办?”素英暗恨自己不济。

  “去往烟花巷。”

  烟花巷是男子寻欢作乐之所,人流量较多,更何况战云熙掌管的红袖招也在那里。

  素英立即心领神会,边打边退,引着黑衣人去往烟花巷。

  徐冰清余光看到子暮和素英也受了伤,情况对他们很不妙,她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子暮,你去通知战云熙。”

  “可是小姐……”

  “快去!不然我们都得死。”

  “是。”子暮飞身离开。

  黑衣人的目标是徐冰清,看到子暮去通风报信,也只有两人跟随其后,其他人留下一心置徐冰清于死地。

  人单力薄又寡不敌众,情况危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