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95 2019-11-12 21:30:00

  翌日。

  徐冰清正在喝汤药。

  “小姐。”牧舟恭敬地站在门外道。

  “有何事?牧叔。”

  “南黎太子、南黎公主到访。”

  妙菱连忙转头看向徐冰清,“小姐!”

  素英道:“你紧张什么?别忘了,这里是宁国侯府。”话虽如此说,但却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徐冰清看了一眼身旁严阵以待的两人,转而对门口的牧舟道:“我出行不便,请他们直接到后院来。”

  “是。”牧舟领命而去。

  “小姐为何要见他们?”妙菱不解,心中无限气愤,若不是赵星儿,小姐岂会受伤?

  素英也是满脸的疑惑不解。

  “他们是南黎国的贵人,拒之门外,总归是不好的。况且,现在东皇与南黎毕竟是友谊之邦,不宜在明面上伤了和气。你们俩……”

  素英和妙菱还是一副不予苟同的神色。

  徐冰清也不勉强,无奈道:“扶我到外间去。”

  过了一会儿,牧舟便领着两人前来。

  “宁安郡主。”

  南黎太子赵阳,丰姿奇秀,高贵清华。

  上次酒楼遇到赵阳时,便让徐冰清感觉到此人的深不可测,此人绝非池中物。

  “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安好。”

  徐冰清斜倚在外间的软榻上,素英和妙菱一左一右站于其旁,紧盯着赵阳和赵星儿。

  看着两人严阵以待的模样,徐冰清有些哭笑不得。

  赵星儿弯腰躬身,“抱歉,我不是有意刺伤你的。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恐怕你也不会相信。总之,我很抱歉。”

  徐冰清知道此次受伤是自己粗心大意了,而赵星儿也是被人利用了,只是此时的她是没办法回应赵星儿的,毕竟身份不同,国与国不同。

  “星儿在东皇没什么朋友,只在前几日与宇文二小姐相识,且相交甚密,而那把匕首也是宇文小姐所赠。”

  当夜回驿馆后,赵阳曾询问过赵星儿事情的来龙去脉,得出事因出在那把匕首上,虽然他并不知道那把匕首究竟有何特异之处,就连赵星儿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相信徐冰清自己肯定十分清楚内情。

  “太子殿下这是何意?”

  “以郡主的聪慧,不会不明白我所说何意。”

  若不是星儿告诉他,那把匕首平常无奇,且在慌乱之下也不知被她扔到了何处,但赵阳很肯定此物定还在皇宫,想来已经在东皇陛下手中,要不然,他还真想查探清楚这把普通的匕首究竟有何特异之处,能让眼前这个淡然自若的女子失神慌乱地差点丢了命。

  “不知殿下和公主屈尊来此究竟有何贵干?”

  “宁安郡主明知此事并不完全是星儿的过错……”

  “哥哥!”赵星儿开口阻止,“不管如何,这次的确是我失手伤了郡主,我今日来此是来道歉的。另外,我还准备了一些药材,用以帮郡主疗养身体。”

  素英柳眉紧蹙,手指紧握长剑,仿若随时拔剑而出,只是碍于身份不得发作。

  赵星儿把小姐伤得这么重,就只是轻轻松松地道个歉,送些药材,这就完事了?

  妙菱更是怒火中烧,当初看到小姐奄奄一息的模样时,她就想一包毒药直接把罪魁祸首赵星儿给毒死了,若不是没有小姐的命令,哪还容得她在此活蹦乱跳的?

  “道歉我收下,药材就免了。”

  “我知道宁国侯府不缺这些药材,但多少是星儿的心意,还请郡主收下。”

  “公主有话不妨直说。”徐冰清打心底里并不想接受这些药材,故意转移话题。

  “不管怎样,约你比武,害你受伤,是我的过错,我很抱歉。”赵星儿昂首挺胸,直视徐冰清。

  这样的态度,倒不像是来道歉的,反而更像是……下战书,如同上次在御花园比武一样。

  “但是……我不会放弃逸风哥哥。”

  徐冰清闻言也只是轻轻一笑,仿若适才听到的只是谁家孩子的玩笑言语。

  “我不管旁人如何看我,你如何看我,我都不会放弃。我知道,你才华横溢,但我自认为并不比你差。上次比武一事,虽源于宇文丽的挑唆,我先前也并不知你武功不……”赵星儿顿了一下,找了个好听一些的词,“偏弱……但我只是想证明,证明自己比你强,所以才会强邀你比武。”

  “公主,这是你的事。”

  那意思;你喜欢姬逸风也好,你想证明自己适合他也罢,那都与我无关,也不必说与我听。

  “你根本就不在乎逸风哥哥,对吗?”语气中带着怒意。

  “那是我的事。”

  “既如此,星儿,你也不必再为此而感到愧疚。”赵阳宠溺地抚摸赵星儿的墨发。

  赵星儿对着兄长轻轻一笑,又看向徐冰清,“我听闻你已向东皇陛下请求解除婚约?”

  “公主想说什么?”

  “我不需要你以这样的方式退出,即便如此,我随时可接受你任何形式的约战。”

  “公主多虑了。”

  “星儿,想来郡主也该休息了,我们先回去吧!”

  赵星儿看着徐冰清苍白的脸颊,有些不忍,“你……你好好休养,我们先告辞。”

  “恕不远送。”

  而后,赵阳和赵星儿两人并肩离开。

  人一走,“小姐!”妙菱终于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这都什么人嘛?欺负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小姐,你……”素英也忍不住开口,忽察觉到自家小姐的神色不对,住了口。

  徐冰清摇头,捂着胸口,示意她转换话题。

  素英心领神会,“小姐的伤口是不是又疼了?妙菱,你去知会牧管家一声,凡有客来,不必再通禀小姐了,小姐需要静养。”

  “哦!好,我马上去。”

  而跟随妙菱离开的还有屋顶上的一缕清风。

  很显然,屋顶上有人,适才的对话也全入了他的耳朵,且由于他心绪不稳,以至于到最后被徐冰清和素英发现了端倪。

  待屋顶上的人离开,素英转头想去询问自家小姐,她是何时发现屋顶有人的,甚至比她察觉得还早;还有,那人又是何人。

  可当素英看向徐冰清时,她已闭目养息,显然不肯多言。

  至于那缕清风飞离宁国侯府后,便径直回了安王府,把自己关在密室里练剑。

  这大概是此次回京之后,他干得最多的一件事了。

  可以想到,这缕清风便是姬逸风了。

  每当他心情不好不得发泄又不想外人知晓的情况下,他总是把自己圈起来,借练剑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徐冰清就是因为知道姬逸风在屋顶,故意让素英转移话题,目的是不想见他。况且,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所以干脆避而不见。

  而姬逸风原本是听闻赵阳和赵星儿去宁国侯府,放心不下,这才心急火燎地施展轻功前去查看状况。

  他本无意偷听,只是碰巧听到的言语却让自己心伤又无奈。

  待赵阳他们离开,他也想见她一面,只是听到她重伤未愈,加之自己心情抑郁,也不想再多打扰她,才脚步微顿,转而离开。

  虽然他很想解释他跟赵星儿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最多只是幼年的玩伴而已,即使她对此并不想知道,也不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