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零一章 舍命相陪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84 2019-11-11 21:36:16

  夜色浓稠如墨,深沉又静谧。

  “小姐?”素英站在榻旁轻喊。

  徐冰清立即睁开双眸,好似不曾睡着。

  素英伸手扶徐冰清坐起身,“子暮回来了。”

  只见子暮一袭黑衣站在房内,身上微微透着湿意,想来是刚刚从外面回来。

  徐冰清斜靠在榻上,“如何?”

  “徐千慧先去见了徐博胜,后又去了恒王府,不过被恒王府的人拒之门外,再然后便回了自己院落,直至现在都未曾再出来。”

  “徐博胜?哼!恐怕是另有其人吧!”

  “小姐的意思……”子暮忍不住皱眉,以为自己疏忽大意了,错漏了重要之事。

  “难道是徐博文?”素英马上想到府里与徐千慧母女一起回京的人不是只有徐博胜,还有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与世无争的徐博文。

  “小姐的意思……是徐博文指使徐千慧来闹今日这一出的?他猜到小姐过后会派人跟踪徐千慧,所以故意安排这一幕用来栽赃嫁祸给徐博胜?”

  徐冰清微勾唇角,“不错。子暮,你先去休息吧!”

  子暮身形一闪,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只是徐智明不是恒王的人吗?徐博文又是恒王世子的左膀右臂,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这个二堂兄啊!眼光可是长远得很啊!他既然已经站在恒王府阵营,当然不希望徐家有其他任何人超过他对恒王府的价值。”

  “这么说,恒王世子对小姐……”也不像徐千慧说得那样,说什么姬苍晖对小姐生了情。

  “素英,你想多了。一个身份尊贵,且颇具谋略、精于算计,又野心勃勃的男人是不会轻易陷入男欢女爱之中的。如此这般,怕是另有所图。”

  徐冰清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可图谋的,但她知道自己身上这个“利”,有很多人都想得到,而且因为这个“利”,许多人无数次想置自己于死地;而自己的父母亲也是因为这个“利”,双双殒命,还害得她和浩然受了这么多苦,甚至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

  两人正闲聊间,忽然,衣袂翻飞的声响传来。

  “谁?”素英身形微动,手中长剑已出鞘。

  室内出现一人,黑色夜行衣,头发、脸颊皆被遮住,只露出一双清亮的眼睛。

  “是我。”来人扯下头巾、面巾。

  “紫罗姑娘!”素英惊讶。

  徐冰清见到紫罗倒是不见丝毫惊讶之色,很显然,她早就知道紫罗会来。

  “素英,你去门外守着,我与紫罗有话要说。”

  素英点头,收剑归鞘,走向门口处,推门关门一气呵成。

  紫罗来到榻前,“伤势如何?”

  “多谢关心,已无大碍。”

  “冰清你……”紫罗原本想说什么,可看着她淡然的神色,终归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那里可有查到什么消息?”

  “徐千慧母女当年离京后,的确是被秘密送往京城三十里南面的一个普通小村庄里。不过……”

  徐冰清眼睫轻抬,静等着紫罗接下来的话。

  “也只是初始时和前段时间。”

  “你的意思是这几年她们并不住在那个村庄?”

  “是。”

  “那她们这几年去了哪里?又遇见了什么人?”

  “这个……不知。”

  看来就是在这几年里,宋若情接识了姬苍晖,且对其生了情,而后便是……两情相悦?

  不过徐冰清更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宋若情的一厢情愿,一切都是姬苍晖的蓄意利用,不然为何宋若情被关进牢狱,姬苍晖却无动于衷,不见丝毫情意。

  “还有就是六年前,应该是徐怀民派人暗中护送她们出京的。即使不是他,他也是知情人。”

  “这个我知道。”

  “浩然的黄泉之毒出自南黎,这么隐蔽的事情,徐千慧应该不会知道,或者她应该不会轻易得到黄泉之毒才对。”

  “紫罗,有件事你或许不知道。”

  “什么?”

  “宋诚,也就是徐千慧的夫君,他是南黎人。我父亲……”徐冰清没有往下说,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紫罗为好,省得她跟着担惊受怕的。

  “义父怎么了?”

  当年司空灵救紫罗,是出于侠义之心,从未想过回报。

  紫罗自幼便饱受欺辱,当有一日有人把她从炼狱里拉出来,她自是感激不尽。

  她生性倔强,非要报答司空灵的救命之恩,坚持要留在其身边报恩。

  司空灵无奈,后知她年幼无依,念她心诚,便认她做了义女。

  徐冰清摇摇头,“没事。”

  对于徐冰清的话,紫罗并未怀疑,继续道:“当年之事,现在查来恐怕不易,但我想徐怀民肯定是知情的。我怀疑这些事情他都一清二楚,且有故意拿他女儿顶罪的嫌疑,而他要保护的那个人就是毒害浩然的真正凶手。”

  “这我也猜到了。”

  “北夷派百里芳华来和亲,命其嫁给恒王,而她暗中勾结姬苍晔一事,恒王不可能不知道,却还是放之任之。怕是北夷真正想搭上线的那个人就是恒王,或者说对恒王世子姬苍晖寄予厚望。姬苍晖这几年在西境看似没有什么功绩,但也没什么过错。由此可见,此人的隐忍之深。况且,他的博弈之术,博学之才,皆堪称‘上层’,想来其野心也不仅仅只是眼前之境。”

  徐冰清点头。

  姬苍晖的深沉和野心,紫罗能看出来,徐冰清也能看出来,姬御宸更能看出来,所以他的野心也只能是心中的美好想象罢了,姬御宸绝不会给予其实现的机会。

  “冰清……”紫罗欲言又止。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为什么要我暗中探查?这些事情,云熙不可能不知道。”

  “紫罗,有些事情,他或许知道的更清楚,但我却不能问他,而且他……有些事情,他没办法告诉我,也不能告诉我。”

  紫罗闻言恍然大悟。

  风月楼是徐冰清的秘密产业,由紫罗全权掌管,陛下暗中支持并借此从中提取情报。总而言之,风月楼、紫罗都是徐冰清的人。

  红袖招是陛下的秘密情报收集地,交由战云熙掌管,而战云熙则相当于陛下在黑暗中的一把利刃,所以不管是红袖招,还是战云熙,都是陛下的人。

  先不管战云熙和紫罗的情人关系,也不论战云熙和徐冰清的朋友关系,这样的身份就注定了有些事情他们彼此之间是不能全部坦诚相待的。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紫罗更加担心。

  徐冰清暗中探查之事与皇家有关,与南黎有关,与北夷有关,相当于在几国之间周旋,这可是随时会丢脑袋的节奏,紫罗怎么可能不担心?

  “冰清,先不论义母对我的救命之恩,单只论你我这些年的姐妹之情,倘若有危险的时候,你可千万别瞒着我。你要做什么,我不管;有些事,你不愿告诉我,我也不介意。我只有一个条件……让我陪着你,可好?”

  徐冰清看着紫罗不语。

  紫罗自幼便是孤儿,受尽欺凌和苦楚,只是司空灵无意间的一次救命之恩,她便牢记心底,且这些年一直默默陪在徐冰清身边,替她掌管风月楼,受尽非议和揣测,且无怨无悔。

  不是家人胜似家人,不外如是。

  徐冰清努力抑制心中不断涌起的感动,仰头轻呼口气,微微一笑:“好的。”

  紫罗紧握她手,轻轻一笑。

  陪伴是世间最长情的告白,而默默守护是最深沉的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