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九十七章 隐藏的心事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56 2019-11-07 21:44:03

  而此时的内殿里,徐冰清胸前的那把匕首已被拔出。

  匕首被扔在榻前的水盆里,清水瞬间变为血色,散发着腥甜的味道。

  莫修染施针止血,妙菱上药包扎,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默契十足。

  素英静待一旁,焦急又担心地看着这一幕。

  而后,莫修染又探了一下徐冰清的脉搏,探到其总算脱离险境,他不禁轻松口气。

  “前辈,小姐……”

  “细心照料。”莫修染看了水盆中的那把匕首一眼,走了出去。

  留下素英和妙菱帮徐冰清擦拭血迹并更换衣裳。

  见到莫修染从内殿出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姬逸风瞬间睁开眼眸,刚想站起来,身子却不听使唤,立即又软倒在椅子里,可以想见适才司空溟真的没有手下留情。

  不过此时,殿内也没有人注意到姬逸风的状况,全都看着莫修染,等着他的诊治结果。

  莫修染对周遭的视线视若无睹,谁也未曾理会,径自坐在椅子上,执杯喝茶。

  众人见他面色不善,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知道他还在介意徐冰清受伤一事,所以谁都不敢上前去触霉头。

  最后还是徐浩然率先开口:“莫叔叔,姐姐怎么样?”

  莫修染脸色稍显缓和,“怎么?不相信你莫叔叔的医术?”

  “不是,我十分相信莫叔叔,只不过还是很担心姐姐。”

  “放心吧!你姐姐她没事,只不过她现在身子虚弱,又失血过多,怕是要睡上两日才会醒来。今夜需要小心看护,防止伤口感染,身体发热。”

  “那好,宁安这两天就先在宫中休养,其他人便先出宫吧!一切等宁安醒来再说。”

  赵星儿看了一眼姬逸风,扶着赵阳先行离开。

  其他几人则走进内殿去看徐冰清。

  “姐姐。”徐浩然走到床榻边,蹲下身,伸手轻轻撩开徐冰清额前的碎发,露出苍白瘦削的脸颊,这几日他都未曾发觉姐姐已经憔悴消瘦得如此厉害。

  “小姐这几日都未曾好好休息,现在又身受重伤……”素英泫然欲泣。

  只有她知道自家小姐受了多少委屈,没有人心疼,没有人关心,小姐又一直把心事都闷在自己心底,她每每看到都感到心疼又毫无办法。

  妙菱在旁嘤嘤哭泣,既心疼小姐受伤,又自责自己先前没有陪在小姐身边。

  莫修染叹气。

  司空溟看着榻上苍白虚弱的徐冰清,眉头紧皱,喃喃低语:“何苦来哉?”

  是啊!何苦?这也是姬御宸想说的,总是习惯性把所有事都扛于自己肩上,她还当真以为自己聪慧无双、无所不能呢?

  徐浩然帮徐冰清轻掖被角,自责与心疼现于脸上,而后又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

  “姐姐伤势严重,你们俩在此好好照顾姐姐,如若有事,马上派人知会我。”

  “是,世子。”

  “今夜还要麻烦莫叔叔留下来照看一二。”

  “我明日再来,宫中有御医,还有妙菱和素英在,你放心吧!”莫修染可不想待在皇宫里。

  “老头,你要不要留下?”姬御宸看向司空溟。

  司空溟仰头灌了一口酒,而后飞身离去。

  很显然,他更不愿待在皇宫里。

  “陛下,浩然告退。”徐浩然也相继行礼离开。

  姬御宸忍不住轻笑:“皇宫里是有毒虫猛兽啊!一个个的,跟逃命似的,可真是……”转头看向身边的姬逸风,“你呢?”

  姬逸风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语,看着榻上徐冰清苍白的脸颊,既自责又心疼,既无奈又心酸。

  她怎么总是让自己受伤?她不是很聪慧吗?她不是很懂得趋利避害吗?她不是很会算计吗?她不是……

  天知道,在这一刻,姬逸风宁愿躺在榻上的是被她算计的人,哪怕是自己也行,就是不希望躺在这里的那个人是脸色苍白如雪、呼吸微弱的她。

  正阳宫。

  “怎么还未休息?”姬御宸回到寝宫便看到秦雪卿神色担忧地坐在那一动不动。

  看到姬御宸回来,秦雪卿忙站起身,“冰清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你不用太过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差点就刺中心脏了,多危险啊!也不知道她当时在做什么,为何不闪躲?即使赵星儿出手迅速,她来不及闪躲,以她的能力,不应该会伤得这般重才对。”

  姬御宸不甚在意道:“也许是她掉以轻心了。”

  “是吗?可是怎么会呢?这么些年,她一直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你说,冰清她会不会想不开?她会不会是故意寻……?”秦雪卿没有说出那个“死”字,“我总觉得今夜的她,反应太不正常了,是不是因为赵星儿与逸风的事?”

  “好啦!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吧!”说着拦腰抱起秦雪卿往床榻走去。

  “哎!你!我正担心……”红唇被封,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红鸾帐暖,春色无边。

  其实,姬御宸没有告诉秦雪卿,他回正阳宫之前,李忠悄悄带来适才赵星儿刺伤徐冰清的那把匕首,还有刀鞘。

  在看到那柄朴实无华的刀鞘时,就足以让姬御宸猜到几分徐冰清闪躲不及的原因。

  若他没有记错,徐冰清年幼时,司空溟曾送给她一柄类似的匕首,且刀鞘近乎一致。只是后来,徐冰清回京,匕首就留在了北境徐明渊的手中,而徐明渊死前把它送给了姬逸风。

  在一定程度上,这把匕首相当于冰清和逸风两人之间的定亲信物了。

  姬御宸唇角勾笑,他好像发现了徐冰清心里隐藏至深的秘密,或者说小女儿家的心事。

  一把相似的匕首就让她隐藏许久的心事暴露出来,是怪敌人太狡猾,还是说她自己太傻?

  不过徐冰清自幼常戴腰间的匕首,竟然连她自己都分辨不出真假来,是不是说明她对姬逸风太过在乎了,在乎到以为姬逸风把他们两人间的定亲信物转送给了他人,所以她才会如此失魂落魄,才会差点弄丢自己的小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不外如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