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九十五章 伤势凶险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71 2019-11-05 21:14:50

  明月殿。

  殿里,几名御医正在给榻上的徐冰清诊脉。

  只见徐冰清的胸前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浸透了她的衣裳,那鲜艳浓烈的血色刺痛着每个人的眼睛。

  空气中流动着腥甜的血味,凝结着冷肃的恐慌之感,让人既惊惧又害怕。

  那把匕首还未取出,虽然暂时止了血,但情况却不容乐观。

  皇后和秦雪萱、苏婉茹、梦汐皆站在榻前担忧地看着虚弱昏迷的徐冰清,焦急地等待着。

  姬晟月和若水被人带去偏殿休息,虽然适才惊心残忍的一幕皆被两个孩子亲眼目睹,但她们的表现除了最初的惊惧,而后表现的还算镇定。

  “情况如何?”姬御宸阔步走了进来。

  很显然,出现这种情况,宫宴已无法进行,姬御宸已命礼官安排各国使臣回驿馆休息。

  “参见陛下。”众人纷纷行礼。

  “免礼,宁安郡主怎么样了?”

  “回陛下,郡主身前中刀,且离心脏极近,怕是不好……”御医战战兢兢道。

  众人让出位置,以便姬御宸上前查看。

  姬御宸看向榻上陷入昏迷的徐冰清,只见其脸色苍白如雪,衣襟已被鲜血染红,胸前的匕首还未拔出,如此下去,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去宁国侯府请医圣前来。”

  “已经派人去请了。”秦雪卿道。

  姬御宸看向秦雪卿,发现其脸色也略显苍白,知道她担忧徐冰清,不动声色地握紧她的手,以示安慰。

  素英跪在榻前,不停地给自家小姐擦拭额间的冷汗,只是听着自家小姐微弱的呼吸声,忍不住心底直打冷颤,双眼通红,极力隐忍眼眶中的泪水,心中担心又无助,自责又恼恨。

  “人呢?”是莫修染着急忙慌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串紧急的脚步声传来。

  素英看到徐浩然和莫修染,才算找到了主心骨。

  “小姐身前中刀,且离心脏极近……”声音已近哭腔,她是真的六神无主了。

  莫修染上前查看,微微皱眉,确实有些麻烦。

  徐浩然心疼地看着榻上的姐姐,轻轻道:“莫叔叔,姐姐她……”

  众人纷纷看向莫修染,等着他的结果,毕竟他可是医圣,医术高超。

  “全都出去!”极尽无礼和厌烦,还带着一丝恼怒。

  因为躺在这里的人是徐冰清,是那个浅笑淡淡算计人却心底善良的徐冰清,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姑娘,是他故去挚友的女儿,所以莫修染很生气,很担忧,很愤怒,又很无奈。

  姬御宸对此也不予计较,拉着秦雪卿带着众人走了出去。

  此时的内殿里只有莫修染和素英,还有适才一同前来的妙菱。

  走出内殿,赵阳和赵星儿已来到外殿。

  “陛下,不知郡主如何了?”赵阳谦恭有礼道。

  “等等看吧!”

  殿中一时焦灼,其实引起焦灼的是眼眸冷厉的徐浩然和手足无措的赵星儿。

  姬御宸眼尾轻扫秦雪萱,秦雪萱身体一个机灵,原本看热闹的心思顿时化为乌有,“那个……陛下,娘娘,臣女和婉茹就先出宫了。”

  “嗯!你们先回去吧!路上小心,一有消息,我就派人知会你和婉茹。”皇后叮嘱道。

  “是,谢娘娘。”秦雪萱拉着苏婉茹离开。

  姬御宸牵着秦雪卿的手走往偏殿去看女儿,而其他人则留在了外殿等着。

  梦汐看了一眼殿中,又担忧地看了一眼紧闭的内殿,轻叹口气,走去偏殿去看若水。这里是皇宫,她身份不便,且宫中还有宫禁,她还要带若水出宫。

  偏殿里,姬晟月和若水两个小丫头已经睡了。

  姬御宸轻柔地抱起熟睡的女儿,裹好锦被,保证不让一丝冷风吹到自己的宝贝女儿,那细致入微的模样完全不像一国帝王。

  秦雪卿静静看着,欣慰又安然。

  “我先送你们回正阳宫,这里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

  秦雪卿心中担忧徐冰清的伤,无奈自己又帮不上忙,“好。”

  看到梦汐进来,“朕已派人知会了五皇子,相信他很快就来接你们出宫。”

  “多谢东皇陛下。”

  而此时的外殿里,剑拔弩张之势依旧在持续状态。

  “是你要杀我姐姐。”是徐浩然略显稚嫩又怒气横生的声音。

  “不……是!不是我!”赵星儿慌张摆手,眸中的泪水如溪水一般流淌,未曾停歇。

  赵阳轻拍她肩背,“世子此话严重了,比武切磋,虽说是点到即止,但也偶有意外发生。”

  “哦!是吗?那本世子与南黎公主切磋一二如何?”

  赵阳知道徐浩然想要借机替他姐姐报仇,他当然不可能让自己妹妹去送死,但自己一个大人又是南黎国太子也不可能去跟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比武切磋,输了降低自己的身份且有碍自己的名声,赢了不仅毁了自己的名声还得罪了东皇国,更会落下一个欺负孩子的骂名。

  一时之间,赵阳倒是不知如何去应对这样一个年纪虽小、心思却深的徐浩然了。

  赵星儿仿若感知到了兄长的为难,开口道:“星儿误伤郡主,是星儿的错,但郡主……”

  殿内一道黑影闪过,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赵阳此刻正口吐鲜血,手捂胸口,痛苦地倒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看到,好像一切皆在眨眼之间。

  “哥哥!”赵星儿惊惧,连忙跑向赵阳,扶他起来,“哥哥,你怎么样了?”

  赵阳摇头表示没事,眼睛却看向座位处。

  赵星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才看到适才自己兄长坐过的位置上正坐着一位老者,灰色布衣,手提酒壶,懒散随意。

  老者仿若感知到了兄妹两人的视线,看过去,咧嘴轻笑:“手误!”

  “你!你是谁?简直是欺人太甚!”赵星儿纤指怒指老者。

  徐浩然冷笑:“本世子就说南黎怎会出来一个无脑公主,原来是有一个足够‘厉害’的兄长。”

  “你!你们!”赵星儿伸手抹去脸颊的眼泪,走上前,“是我伤了郡主,与我哥哥无关,要打要杀冲我来便是。”

  “星儿。”赵阳上前拉赵星儿于自己身后,“多谢司空前辈手下留情。”

  虽然司空溟适才那一掌并未留情,但以他的武功,足以在瞬间就置赵阳于死地。

  “回去告诉赵世勋那小子,若我外孙女有个三长两短,老夫把他剁碎了喂狗!”语气轻挑随意,仿若杀一个南黎国主对他而言如同吃顿家常便饭。

  赵阳皱眉,“前辈误会了,父王并没有要伤害宁安郡主的意思,星儿也不是故意刺伤郡主的。况且,这件事本身就只是小女儿家的争风吃醋引起的。”

  “争风吃醋?哼!就她这样的智障白痴,连我姐姐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姐姐犯得着跟她争风吃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世子说话也请适可而止,我南黎皇室的颜面也不是任由你们践踏的。”

  “我姐姐的命也不是你想拿就能拿的。”

  赵阳这才意识到姬御宸是故意留他们单独在此的,任由徐浩然和司空溟对他们兄妹讨要赵星儿刺伤徐冰清的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