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九十一章 上善若水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033 2019-11-01 21:40:45

  话说徐冰清三人正在亭中闲聊。

  “姨姨!”清脆稚嫩的嗓音传来。

  亭外不远处,一个身穿翠黄衣裙的小女孩跑过来,身后跟着一群宫女、侍卫,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她的小手中还牵着一个水灵大眼、脸颊红润、樱桃小嘴的小女孩。

  “见过公主殿下。”徐冰清,苏婉茹连忙行礼。

  来人明眸皓齿,娇俏灵动,正是陛下的唯一嫡女姬晟月。

  她虽是皇女,且只有五岁幼龄,却比两位兄长更得陛下宠爱,身份也更为尊贵。

  “你呀!跑那么快做什么?”秦雪萱纤指轻点姬晟月嫩白的额头。

  “嘻嘻!这不是见到姨姨太高兴了吗?”说完又跑到徐冰清面前,嘟着粉嫩小嘴道:“姑姑,你好久没来看月儿了。”

  先前,陛下的大皇子姬晟睿出生时,皇后秦雪卿就曾是让姬晟睿私下里唤徐冰清“姨母”还是“姑姑”这件事时,还犹豫再三过。而后姬御宸道:朕的儿子,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再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定了“姑姑”这个称呼。

  徐冰清看了一眼姬晟月身边的小女孩,“看来公主殿下最近新交了一位好朋友。”

  “咦!这是谁啊?水灵灵的,好可爱!”苏婉茹惊喜道。

  徐冰清心中澄明,想必她就是若水吧!拓跋宏和梦汐的女儿。

  “是吧!”姬晟月得意地拉着小女孩上前来,“这是我的朋友,若水。”

  若水正睁着她那双清澈的水眸看着徐冰清,小小脑袋里不知在想什么。

  “若水?”秦雪萱薄唇轻吐,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女孩,脑中搜寻着关于这女孩的来历,只是到最后却发现一无所获。

  “哇!若……水,好名字!”苏婉茹看到漂亮可爱的女孩总是格外欣喜。

  “上善若水,如水之柔软,如水之坚韧,如水之宽容。”徐冰清温柔地看着若水道。

  此言一出,若水更是好奇地盯着徐冰清,她总觉得姬晟月的这个姑姑让她感觉有些莫名的熟悉,但就是未曾见过。

  徐冰清转身看向身后的素英,素英心领神会,立即送上手中锦盒。

  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只白底青边的心形香囊,上面绣着一片碧绿的叶子,下面坠着青绿的穗子,很是清新自然。

  徐冰清把香囊挂于若水腰侧,与她那袭青白相间的襦裙极为相称,仿若量身定做。

  若水懵懂地看着这一切,眸中的讶然和欣喜显而易见,而后又疑惑地看向徐冰清。

  徐冰清笑看着她,并不打算为其解惑。

  姬晟月见此,嘟着小嘴,不满道:“姑姑可真是偏心。”

  “公主可是冤枉我了。”说着,徐冰清又拿出一只白底金边的心形香囊,上面绣着一弯皎洁的月亮,下面坠着金黄的穗子,高雅娴静。

  徐冰清把香囊挂于姬晟月腰间。

  “哇!好漂亮啊!谢谢姑姑。”

  “公主客气了。”

  苏婉茹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心生羡慕,“冰清,你好厉害啊!我也想要。”

  秦雪萱不以为然道:“哼!总是凭借着自己心细手巧的小心思来收拢人心。”

  对于秦雪萱时不时的言语挤兑,徐冰清早已习惯,也不在意。

  “有本事你来啊!”苏婉茹不服气道。

  “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不是说以前的徐冰清才更惹人喜爱吗?”

  “可你适才不是还说你也喜欢现在的徐冰清吗?”

  “你闭嘴!”秦雪萱恼羞成怒。

  苏婉茹撇嘴不语。

  “嘻嘻!姨姨吃醋了。”姬晟月指着秦雪萱嚷道。

  “小丫头,你敢看我笑话?”秦雪萱佯装生气样。

  “羞羞!”姬晟月口吐俏舌,连忙跑走。

  当然,走的时候还不忘拉着她的好朋友若水一起跑走。

  若水奔跑途中还连连回头看向徐冰清,想着记住她的模样以便下次见面能够一眼就认出她。

  徐冰清在若水回头的瞬间,轻轻一笑:“一会儿见。”近似低语。

  不过若水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亦或是看懂了她的口语,跟着姬晟月头也不回地跑开。

  “你认识。”秦雪萱轻撞徐冰清手肘。

  不是疑问,是肯定。

  很显然,徐冰清的香囊是早就准备好的,并且极为熟悉要赠送之人的喜好。

  不过,叶子!小女孩竟然喜欢叶子,这喜好可真够特别的。

  就像徐冰清,独爱竹,所以不管是衣裙,还是手帕,都是竹之颜色,或是绣上竹子的样式。

  “冰清怎么会认识?这些年,我们同在京城,几乎日日在一起,她认识的人,我们怎会不认识?”苏婉茹终于找到了比秦雪萱聪明的机会,想要趁机得意一下。

  秦雪萱并未理会她,托腮沉思:小小年纪,便能与陛下的宝贝公主同进同出,想来身份不简单。她既然不是东皇国人,那就只能是其他国的人了。南黎太子赵阳育有一子,但并未跟来东皇。北夷四皇子并未娶妻,自然更谈不上有什么子嗣。那就只有西羌了,可并未听闻三皇子拓跋宪带什么子嗣来东皇。那这个小女孩又是谁?

  “是西羌五皇子拓跋宏的爱女。”徐冰清开口解惑。

  “原来是他的女儿。”

  “谁呀?”苏婉茹不解。

  “听闻西羌五皇子拓跋宏虽生于皇族,却无丝毫皇室中人的娇贵和野心,为人侠肝义胆,颇具江湖豪气。别人都是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他却是学成文武艺,逍遥江湖间。”

  “竟然还有如此人物?”苏婉茹不敢置信。

  “不过……听闻,他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妻子,且恩爱非常,夫妻二人堪称皇室中的神仙眷侣。”

  “雪萱的消息一向真实可信。”徐冰清不置可否。

  “哇!好令人羡慕啊!”

  秦雪萱忍不住白苏婉茹一眼,这姑娘,看事情总是看不到重点。

  秦雪萱看向徐冰清,“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认识他的?不要说是巧合,我猜你们彼此之间很相熟。”

  “说来倒真是巧合。他与其夫人的师父薛无涯前辈与我外祖父相交多年,且他们年幼时经常跟着薛前辈游历江湖。”

  秦雪萱了然,“这么说,你们是在北境认识的。怪不得我们都不知道。”

  “其实他们也曾来过东皇国京城,只不过那时陛下刚刚登基,朝野内外纷杂忙乱,而他们也不是跟随使臣前来,再加上拓跋宏并未把自己的皇子身份当回事,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到了东皇京城。”

  秦雪萱点头,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意识到什么,忙道:“那段时间,你们一直在一起?”

  “不错。”

  “门当户对,性情相投,又出类拔萃,难道你们之间就没有什么……”秦雪萱上下打量徐冰清,那模样明显不怀好意。

  “没有什么?”苏婉茹一如既往的懵懂迷糊。

  “跟他在一起,很放松,很开心。不知我这样回答,秦二小姐可满意?”

  “这倒像句实话。”

  徐冰清无奈一笑。

  她知道秦雪萱想探听什么,无外乎想知道她跟拓跋宏的关系。

  她如此说是为了不想秦雪萱误会,因为她跟拓跋宏之间就只是朋友而已,更何况他早已娶妻生子,他的妻子还是自己的好友。

  还有姬御宸,京城之中曾传言,她与姬御宸关系模糊不清,事实上他们之间也只是朋友,最多也只是兄妹关系而已。

  其实这些问题,徐冰清也曾暗自想过,不管是姬御宸,还是拓跋宏,他们皆是世间惊才卓绝的人物,也是最早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子,但自己与他们之间却从未有过超出朋友之谊的情意。

  姬御宸,多智而近妖,心思难辨,行事喜欢出其不意。与现在的徐冰清而言,两人在算计人心上,不需过多言语,皆志同道合的想法一致。

  拓跋宏,身为皇室之子,却满腔江湖豪情,一向“义”字为先,不问原由,便会尽其所能。即使两人这么多年不见,他对徐冰清仍是真心相待,不含任何虚情假意。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自幼便出现在徐冰清的生命里,且对她爱护有加,可徐冰清却从未对他们动过一丝男女之情。

  徐冰清曾想:是不是自己骨子里有着两人身上相似的东西,所以对他们才会没有其他想法?

  那姬逸风呢?

  相比于姬御宸和拓跋宏,她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且皆被冷淡与疏离、误会与怀疑所包围。

  难道这就是世人常说的“距离产生美”?

  其实,徐冰清想错了,不是她身上有和姬御宸、拓跋宏身上相似的东西,而是她或多或少地从他们身上找到了与自己父母亲身上相似的东西。更确切地说,她从两人身上找到了父母在世时的那种安然、可靠,从而耳濡目染,且在不知不觉间把父母亲的精神和品性刻入自己骨髓,从而形成了现在的徐冰清。

  而姬逸风,他出现在她最无助、最孤单、最伤痛的时间里,给予她前所未有的温暖,哪怕他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对当时的她来说,却足以记忆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