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九十章 正面宣战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709 2019-10-31 22:00:08

  话说秦雪萱一向得理不饶人,对于此等情况,特别是看到赵星儿鸠占鹊巢还一副开战的姿态时,她更是怒从心起,极尽地想要拔刀相助。

  苏婉茹紧张又担忧地看着徐冰清,只见她仍是一副淡淡的模样,丝毫没有任何异样。

  “不知南黎的优秀男儿是不是都死绝了?”

  不用怀疑,敢这么说话的人定是秦家二小姐秦雪萱了。

  苏婉茹惊讶地大张着嘴,紧拉着秦雪萱的手臂。

  徐冰清忍不住皱眉,虽然秦雪萱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但这里毕竟是皇宫,且是陛下为各国使臣接风洗尘的宴会,更何况还有周边的贵女们都悄不做声又时时关注着她们这边的动静。

  所谓人多口杂,又事关两国邦交,秦雪萱此举可是一点也不明智。

  范靖瑶站在一旁,神情窘迫非常,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此等局面,只得无奈地任由事态发展。

  “怎么?南黎公主为何不说话?”秦雪萱黑眸轻转,仿若想起什么,“难道是南黎男儿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若是其它,徐冰清可任由秦雪萱胡闹,但事关两国邦交,徐冰清打算开口阻止。

  只是还不待徐冰清反应,只见赵星儿脸颊微红,轻吐口气,上前一步,直视秦雪萱,“南黎的好男儿有很多,但却没有本公主想要的那一个。”

  秦雪萱冷然嗤笑,一副的不以为然。

  接着,赵星儿走至徐冰清面前,“先前我知道你和逸风哥哥有婚约时,伤心了好久,也犹豫了好久。可是父皇告诉我,对于真心喜欢的人就应该努力去争取,不能遇到一点挫折就轻言放弃,所以最终我还是决定来东皇看看,看看你们是否两情相悦,是否真的彼此相配。”

  徐冰清仍是那副闲适淡然的模样,清澈的眼眸看着赵星儿不语,她知道赵星儿要说的话还未说完。

  果然,“这些天里,我发现你并没有我想象当中的那么在乎他,所以我决定努力试试看。更何况,我本身就与逸风哥哥有婚约,那我就更没有放弃的理由了。”

  坚定的眼神,无畏的神态,勇敢、执着、自信、骄傲……

  不知为何,这种姿态却让徐冰清感到有些莫名的熟悉。

  此言一出,苏婉茹早就惊呆了,她没想到赵星儿会如此直白又勇敢。

  秦雪萱意味不明地打量了一下赵星儿,那审视的姿态仿若今日才认识她似的。

  范靖瑶干脆装死。

  徐冰清敛眉轻笑,再次抬眸的瞬间,薄唇轻启:“那就祝公主早日实现所愿。”说完抬步离开。

  她之所以离开,别无他意,就是不想成为御花园里任人观赏、随便臆测的猴子。

  紧接着,秦雪萱拉着惊呆的苏婉茹也跟着离开。

  范靖瑶和赵星儿留在原地,看着那抹青色身影。

  “她是什么意思?”

  范靖瑶摇头,表示不知。

  “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若你问我,以前的徐冰清是什么样的人,我可以很快回答你。至于现在?我不知,或者说不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怎么说呢?她的人就如她的名字一样,但若单纯用言语来形容她又太过空乏。”

  “是吗?”赵星儿若有所思。

  范靖瑶看着那抹渐行渐远的身影,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若想了解徐冰清,需要足够的细心,足够的耐心,足够的真心,还有足够的聪明,这样才能不被她的表面所迷惑,从而看到她真实的内心。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竟然可以做到这样的淡然自若?是毫不在意,还是生性冷漠……”赵星儿喃喃自语。

  而另一边,一处花亭里。

  秦雪萱看着徐冰清,怒其不争道:“眼看着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了,你就打算这样拱手相让,连一丝反抗都没有?”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徐冰清不在意道。

  “冰清,你为什么要那样说?”苏婉茹不解,“反正无论如何,这次我占雪萱这边。她虽是南黎公主,可也欺人太甚了。”

  “你看,连婉茹这个脑子不开化的都这样说,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后出去,可别说你是我秦雪萱的朋友。你现在这样,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其实东皇与南黎联姻,只有好处。有些事,婉茹不懂,难道你也不明白?”

  陛下还年轻,东皇国朝堂虽已大多数已握于他掌中,但也有其他异心者,比如贤王,比如恒王……

  再者,敌国对东皇国的虎视眈眈从来未曾减弱分毫。

  北夷公主百里芳华和亲东皇并不是真正的想要与东皇结秦晋之好,而是为了挑起东皇国内斗。

  且种种迹象表明,北夷与南黎早就勾结在一起,企图对东皇国不利。

  这时候,若是南黎公主嫁予东皇国,既可结东皇和南黎秦晋之好,又可瓦解北夷与南黎的关系,岂不两全其美?

  徐冰清相信这些事情对于出身秦家、且自小耳濡目染朝堂局势的秦雪萱而言,并非难事。

  “那又如何?”

  秦雪萱并不认为东皇和南黎的联姻,就能让两国的关系更加永固,也不认为因为邦交之谊就要牺牲徐冰清的婚姻。

  “不如何。”语气淡淡。

  其实说到底,再多的理由和借口,都不重要。不管是赵星儿,还是徐冰清,亦或是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选择这桩婚姻的结局,因为最终的结果取决于姬逸风的选择。

  秦雪萱虽是徐冰清的好友,但有时对于她这样事不关己的态度很是无奈。

  “对了,你做什么那么为难别人?我怎么总觉得你对她有些无来由的仇视,你和她好像没什么深仇大恨吧?”

  苏婉茹连连点头,她也感觉到了秦雪萱对赵星儿的敌视,不仅仅是因赵星儿针对徐冰清之故。

  秦雪萱虽然有时任性了些,但还是很识时务的。

  这里可是皇宫,又是宫宴,人多口杂的,她是秦家二小姐,又是皇后娘娘的堂妹,言行举止更要格外注意,可她今日却有些情绪失控了。

  秦雪萱看向苏婉茹,“难道你没发觉赵星儿适才的那番神态有些像一个人吗?”

  苏婉茹蹙眉,仔细回想比照,终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秦雪萱看她一副懵愣的表情,就知道她根本没懂自己的意思。

  “谁呀?我认识?”苏婉茹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唉!”秦雪萱看向徐冰清。

  苏婉茹顺着她的视线去看徐冰清,而后又看向秦雪萱,还是没弄明白其意。

  徐冰清却愣了。

  是吗?所以适才她从赵星儿身上感受到的那股莫名的熟悉感来源于自己,或者说来源于自己年幼的记忆。

  过了好一会儿,“啊!你是说她像……”苏婉茹看向徐冰清,细细打量,而后又看向秦雪萱,“可是她与冰清一点也不像啊!”

  “婉茹,你可真是……”秦雪萱叹气,“难道你不觉得她适才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像极了初回京城时无惧无畏、骄傲张扬的徐冰清?”

  “啊?”苏婉茹终于反应过来,“好像是耶!不过你到底为什么仇视她?有人像冰清,难道不好吗?”

  秦雪萱又想叹气了,无奈道:“也对,我差点忘了,你对徐冰清的盲目崇拜就是由此开始的,但我一点也不喜欢那时的徐冰清,还是现在这样,水流心不惊、一心不赘物的徐冰清比较惹人心疼。”

  “其实她一点也不像冰清。冰清心思聪慧敏捷,遇事沉着冷静,做事喜欢出其不意,既可静又可动,凡事张弛有度,灵动可爱。那个赵星儿,除了像被娇宠惯了的傲娇公主,哦!虽然她本来就是公主,但却没有一丝灵动之气。”

  不知为何,凡是要赞扬徐冰清的时候,苏婉茹总能够妙语连珠,甚至出口成章。

  “呦!婉茹,孺子可教也!”

  “你们说的……是我?”徐冰清不可置信道。

  这些年相处下来,苏婉茹对自己时不时地赞美,徐冰清早已习惯。

  可秦雪萱?

  一向骄傲、美丽又慧黠的秦二小姐,也会张开尊口夸奖人,这可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