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八十九章 护短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06 2019-10-30 21:43:38

  徐冰清正思索间,素英便领着苏婉茹和秦雪萱走了进来。

  “小姐,苏小姐、秦小姐来了。”

  “冰清。”

  徐冰清起身迎上前,“你们怎么这时候过来?”

  秦雪萱眼眸轻瞥,“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苏婉茹拉了她一下,“冰清,我和雪萱就是有些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

  “宫宴上见不是一样?”

  “有些话不便在宫里说。”秦雪萱眼神示意徐冰清。

  徐冰清心领神会,“宫宴时间也快到了,素英,你先去准备马车。”

  “是,小姐。”素英知道这是小姐为了让自己离开而找的借口。

  “听闻这几日赵星儿在风月楼里好生卖弄。”秦雪萱的语气略显嘲讽。

  “哦!是吗?”徐冰清执壶倒茶,并不在意。

  “大有与你一较高下之势。”秦雪萱继续道。

  “无论怎么比,比什么,她都比不过冰清。冰清是东皇国公认的才女,她以为就凭着这几日功夫就能名扬东皇国了,简直是……”苏婉茹气得想骂人可又不会说脏话,最后只得作罢。

  “恬不知耻。”秦雪萱接下她的话。

  “咳!那个……有点严重了。”苏婉茹不自在道。

  “自取其辱。”

  “啊?”

  “自甘下贱!”

  苏婉茹已经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徐冰清摇头轻笑。

  “寡廉鲜耻。”

  “呃!不自量力,就不自量力吧!”苏婉茹终于想到能用来形容赵星儿的词来。

  秦雪萱出身书香世家,读的书多,会的也多,这骂人不吐脏字的,她更是张口就来。

  苏婉茹可真怕再从她口中吐出更难听的词来。

  徐冰清叹气:“人家可没招你们,也没惹你们的。”

  “冰清,你不知道……”苏婉茹连忙坐到徐冰清身边,大有一吐为快之意。

  徐冰清端茶给她,“慢慢说。”

  “前几天,宋若情、宇文丽她们几个在风月楼里对赵星儿极力推崇,恨不得惟其马首是瞻。其他人不知者不怪,但宋若情和宇文丽明知道紫罗和你关系极好,明知道赵星儿来东皇意在安王爷,却还故意在风月楼里极力推崇赵星儿,这不是变相地给你难堪吗?”

  “这不是重点。”秦雪萱无奈叹气。

  了解徐冰清的人都知道,像这种小事,徐冰清从来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在意。

  “恒王府的人为什么说是你害死恒王妃的?难道是宋若情在背后暗算于你?安王和赵星儿之事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这些人接二连三地算计于你,你就这样任人欺负而毫无作为?”

  徐冰清执壶倒茶,递于她,“你接连问了这么多,要我先回答哪个?”

  “那就废话少说,你想怎么做?”

  徐冰清眉眼含笑:“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来问我,我想怎么做?可我什么都不想做,所以,无需再问了。”

  “即使是与人同夫?”秦雪萱紧盯着她。

  苏婉茹惊愣,“什么意思?”她总是跟不上这两人的思维。

  “那又如何?”徐冰清仍是淡淡的。

  “若这件事,你都可以当做小事,那是不是说明你心里有其它更重要的事要做?”

  秦雪萱直直盯着她,试图从她脸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徐冰清静默不语。

  苏婉茹虽然不明所以,但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

  她们三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向来深厚,虽然性格各异,但有些默契早已存于心底,所以有些事,即使不明状况,也心有灵犀。

  苏婉茹知道秦雪萱对待外人可能冷漠无情,但对待朋友绝不会这么盛气凌人,而今日之所以这么咄咄逼人,只是因为担心徐冰清,她担心徐冰清会做出伤害她自己的事。

  “冰清你……”苏婉茹担忧地看着徐冰清。

  “冰清!”秦雪萱执意想从徐冰清口中得到确切答案。

  徐冰清抬眸看着这两张担忧的俏脸,认真道:“我想做的就是宁国侯府安在,浩然平安,仅此而已。”

  “冰清……”苏婉茹有些心疼,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秦雪萱轻叹口气,她知道徐冰清是在避重就轻,她也知道以徐冰清的性格,但凡她不想说的事,激也不行,逼也不行,软语也不行,如此这般,已是最好的结果。

  宫宴。

  此次的宫宴是为南黎、北夷、西羌三国使臣而举办的接风宴。

  使臣都是各国的皇子、公主,还有重臣,可以想见,身份何其尊贵。

  东皇陛下带领群臣在前朝为各国使臣设宴,而皇后娘娘领着他国的女眷和众位贵夫人、小姐在御花园设宴。

  御花园里。

  徐冰清三人正在慢步闲聊。

  迎面而来的人是范靖瑶,看见徐冰清,面色略显尴尬,因为她身边的人是南黎公主赵星儿。

  由于范家收养叶海音的关系,范家与南黎皇室还算有些关系,而赵星儿身为叶海音的女儿,来到东皇肯定会去拜访范家,所以范靖瑶与其一起出现在宫宴上并不奇怪。

  徐冰清淡笑看着两人。

  今日的赵星儿不同于上次在安王府见到的那样活力四射、活泼可爱。

  一袭素雅的襦裙,外罩红色纱衣,端庄明丽。

  额间的星形坠饰闪闪发亮,映衬着她那双明亮的双眸,更显熠熠生辉。

  更为不同的是……此时的赵星儿,眼眸里没有初次在风月楼里见到徐冰清时的那种疑惑困顿,也没有在安王府里与姬逸风相处时的那种羞涩谨慎,而是一种无惧、一种迎战的姿态。

  很显然,当她的心思众所周知后,她开始发起正式攻势了。

  徐冰清心中轻叹: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若她所猜不错,今日的赵星儿是打算“伐兵”或是“攻城”了。

  徐冰清率先打破沉默,“靖瑶,南黎公主。”一如往常地行礼问安。

  “冰清。”范靖瑶有些不知所措,这应该是有史以来她最不知该如何应对的局面了。

  见到赵星儿,苏婉茹连忙去拉身边秦雪萱的衣袖,让她想办法解决眼前这尴尬的局面。

  可是对于秦雪萱,若她见到不喜欢的人,只会把场面搞得更僵。

  “我说这几日怎么总是不见你,原来是见新忘旧啊!”仿若不曾注意到范靖瑶的窘况,一味地火上浇油。

  范靖瑶明白秦雪萱的言外之意,无非是身为徐冰清的好友,却去亲近赵星儿。

  只是此种局面也不是她想看到的,更不是她能应对的。

  原本范靖瑶是不乐意来的,只是南黎太子和公主亲临范府,并要求同来赴宴,她才不得不来。

  面对如此境况,她也只得歉然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