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八十八章 坦诚相谈(二)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08 2019-10-29 21:42:02

  徐冰清和战云熙状似随意地闲聊还在继续。

  战云熙像是意识到什么,疑惑地看向徐冰清,他本来一直在谈关于先太子的承诺这件事,想试探徐冰清的反映,怎奈一直在被她绕圈子。

  “四国之中,谁的毒术最为厉害?”

  战云熙有些跟不上徐冰清的思维,“不是医圣前辈吗?”

  徐冰清敛眉不语,对于制出黄泉之毒的人,上次莫叔叔避而不谈,她就有所怀疑,怀疑还有其他人毒术高超且不为人知。

  “你怎么不问南黎要陛下兑现的先太子的承诺到底是什么?”战云熙话锋一转,回到他最想了解的话题。

  “既是先太子的承诺,那就是陛下之事了,所以这个承诺不管是什么,与我何干?”徐冰清看着他,早就洞悉了战云熙的所思所想,一副静坐看戏的姿态。

  战云熙连连摆手,“好了,想来我不说,你也猜到了,南黎这次来东皇就是要陛下兑现先皇的承诺的。赵阳提出让安王和南黎公主赵星儿联姻。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又何必在这里拐弯抹角地避而不谈?”

  果然,昨日见到姬逸风和赵阳同出酒楼时,徐冰清就感到惊诧。况且,赵阳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格外关注,实在引人生疑,原来他是存着此种心思。

  不过,赵阳想看到什么?

  是看他妹妹对上自己,胜算几何?还是估看自己究竟几分几两?

  可惜啊!徐冰清自从知道自己父母之死的真相后,别说她本就没打算对赵星儿如何,现在她更是对她没有半分兴趣,反而对南黎王和南黎王后更为感兴趣。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打算的?”

  “不如何。”徐冰清重新执起书,“这难道不是陛下和安王的事吗?”

  “你可是安王的未婚妻。这一点,整个东皇国人尽皆知。”

  “哦!”

  “冰清,好像每次对上安王,你总会下意识地退缩。你又不欠他什么,凭什么要退让?”战云熙不解。

  他早就发现了,每次姬逸风身边出现其他女人,徐冰清都会不知觉地放弃他,好像她就应该这样做。

  她总在有意无意地远离姬逸风,明明她才是姬逸风身边最名正言顺的那个人。

  徐冰握书的手指一紧,这一点,先前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没想到却被战云熙察觉出来了。

  其实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感情,但她确实在下意识地放弃姬逸风。

  或许是因为这桩婚约是先太子妃定下的,原本就不是姬逸风所愿;或许是因为姬逸风从未正视过她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也或许是因为她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便对他生了情,且不知如何是好;或许她自幼拥有的太少,习惯性退避强求得来的东西,比如……婚约。

  所以徐冰清每次面对感情问题时,特别是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总是选择性地先行放弃姬逸风,虽然她从未想过要舍弃自己对他的感情。

  “因为没有资格。”语气淡淡,让人分辨不出其他情绪。

  战云熙本以为徐冰清不会回答,没想到她只是淡淡地说了这六个字。

  “什么资格?”战云熙不解,“这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别忘了,你才是姬逸风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即使赵星儿手中握有先太子的承诺,那也是后来者,属于横叉进来的第三人。”

  徐冰清幽幽一叹,不再言语。

  没有资格,是因为做决定的人是姬逸风。

  自始至终,姬逸风都没有给自己站在他身边的资格,一个真正的未婚妻的资格,一个可以吃醋、可以争抢、可以宣示所有权的资格。

  确切地说,是徐冰清并不认为姬逸风心里有她。

  她一直都认为姬逸风如今对她的态度都是皆因这桩婚约的束缚,他们之间的平和相处也只是源于未婚夫妻的名义,所以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若是姬逸风知晓她的所思所想,估计就不会如此思前顾后、犹豫不决,变得完全不像往日的自己。

  可惜,上天有情,也无情。

  它总是不希望看到有情人那么快就终成眷属。

  姬逸风和徐冰清的感情磨练才刚刚开始。

  “今夜宫宴,你去吗?”徐冰清又是惯常的顾左右而言其他。

  “我?”战云熙冷嗤,“战家有父亲和大哥去就行了,我一个浪荡公子就不去掺和了。再说,上次宫宴,我小命都差点交待在那了。豺狼虎豹之地,我这种软萌小羊还是远离为好。”

  战云熙说的是上次皇后娘娘寿宴,他被人下药算计的事。

  “软萌小羊?”徐冰清轻笑,“你怕是对自己的认知有些误解。”

  论起带兵打仗,或许战云熙不如战云烈,但若论聪明机敏、扮猪吃老虎,非战云熙莫属。

  战云熙耸肩,也不在意。

  徐冰清执壶倒茶,敛眉低语:“陛下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战云熙坐正身姿,“陛下之意也是你父亲之意,你当年年幼,并不适合知道真相。”

  “我知道。”

  徐冰清没有说的是,也许姬御宸也在等着自己,等着看自己何时会发现真相,等着自己长大之后亲自为父母报仇。

  “也是。你一向聪慧无双,陛下的心思,想来你比我更清楚。”

  “你帮我一件事。”

  “什么?”

  “查一下四国之中的制毒高手,不论是江湖,还是……朝堂。”

  战云熙眼眸猛睁,“你怀疑制作黄泉之毒的是朝廷之人?”

  “难道你从来就没查过?”

  “当然查过,一直在追查,可杳无音信。”

  “你查的是江湖中人,可不是朝廷。”

  战云熙摇头轻笑:“这也能被你猜到。”

  “还有……”还有徐家究竟有什么秘密值得这么多人觊觎,甚至恨不得欲除之而后快的?

  不过,徐冰清终是没问出口,她想战云熙也不知道,但姬御宸一定知情。

  姬御宸知道,而他身边任何人都不知道的话,可见这个秘密有多重要,重要到南黎、北夷都惧怕这个秘密,恨不得这个秘密永沉地底深处。

  “什么?”战云熙不解地看着她。

  “没什么。”徐冰清轻轻一笑。

  “陛下运筹帷幄,你亦心领神会,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

  “小姐。”素英在门外叫道。

  “什么?”

  “苏小姐和秦小姐来了,说是要与你一起参加今夜的宫宴。”

  “知道了。”

  战云熙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

  “嗯。”

  战云熙边走边低喃:“真是期待今夜宫中会发生什么精彩纷呈的事来。”

  待走至门口,邪邪一笑:“冰清,可别让我失望啊!”

  “我会告诉紫罗,八婆的男人要不得。”

  “你!唉!走了。”扬长而去。

  看着战云熙离开的身影,徐冰清轻轻一笑,而后陷入沉思。

  自从知道父母之死的内幕后,徐冰清就誓要揭开所有的真相,为双亲报仇,还宁国侯府安宁,也还东皇国安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