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八十五章 误入圈套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97 2019-10-26 21:38:07

  恒王府。

  “父王,是你让百里芳华栽赃于徐冰清的。”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姬苍晖十分肯定此事定有父王的参与。

  姬宗黋眉头紧皱,他也没想到徐冰清竟然这么轻易就脱困了。

  “我早就说过,徐冰清此人只能交好,不能交恶。”

  “晖儿,徐冰清是陛下的人,难道这些年你还没看清楚?她绝对不会与我们站在同一阵营的。”

  “那可未必。”姬苍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不过一个女人而已。”

  “原本我们可以借百里芳华的局,还有她的死,联合北夷,从中加以利用,借此除掉徐冰清,没想到竟然功亏一篑。”

  “我早就说过百里芳华此人不可信,她设此局真正的目的并不是除掉徐冰清。”

  “可她不是北夷人吗?北夷应该比我们更希望徐冰清早点死吧!”

  “不管她目的为何,反正她已经死了。原本想借徐浩然接近徐冰清,这次算是得不偿失。不过姬逸风和赵星儿之事倒是办得很成功。徐冰清身为姬逸风的未婚妻,未婚夫婚前与别的女子有染,即使她再不在意,也不会一点影响都没有。接下来,我们只管静观其变就好。”

  “看来百里芳华这个女人还是有点用处的,最起码此事办的漂亮。”

  姬苍晖担心的是徐冰清那里,原本他命人去掳徐浩然,并在昨日清晨让人带他出城,而自己也在这个时机奉命出城迎接北夷使臣,一切都算的刚刚好。他可以在机缘巧合救下徐浩然,以便借此接近徐冰清。计是好计,可惜最终却让拓跋宏坏了好事。

  姬宗黋看着姬苍晖,“现在怎么办?”

  在名义上,恒王爷是恒王府的主人,其实恒王世子姬苍晖才是恒王府真正的掌权人。

  “静观其变即可。即使陛下那里查得一清二楚,那也是百里芳华的恶举,与我们恒王府没有关系,就怕……”就怕陛下那里已经打草惊蛇。

  姬宗黋并未注意到姬苍晖的欲言又止,“可恶!若是以后再利用徐浩然接近徐冰清,可就难了。这次之后,她对徐浩然肯定是严防死守。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司空溟和一个医术高超的莫修染。”

  “父王不必心急。此路不通,还可另谋他路。别忘了,想要为难她、要她命的人不少,而她要保护的人也不少,不愁没有我们的机会。”

  “说得不错。”

  “更何况,贤王府一事,也算是离间了姬逸风和徐冰清的感情。”

  “不过,若是姬逸风与南黎公主结亲,对我们来说,那可是大大不利。还有这个赵阳,表面上与我们结交,背地里好像更看好姬逸风吧!不然怎会任凭他妹妹迷恋姬逸风,这才给了百里芳华算计姬逸风和赵星儿的机会。”

  “放心吧!父王。赵阳护妹心切,希望赵星儿得偿所愿,嫁给自己心爱之人。可姬逸风哪是任人搓圆捏扁的人呐!况且,赵阳身后还有一个南黎王赵世勋,而姬逸风身后是姬御宸,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这倒不错。另外,你要想办法接近徐冰清,以便日后能为我们所用。如若不能,那就……”眸中的杀意尽显。

  “父王放心。”姬苍晖对此胸有成竹。

  其实姬苍晖从并未将姬逸风放在眼里,姬逸风虽文武双全,但心思谋略不堪一击,对于朝堂政事更是生疏得很,这得益于姬御宸对其的爱护,也或者可能是姬御宸对其的防备。不过这样更好,让他更容易打败姬逸风。

  姬苍晖最担忧还是那位东皇陛下,姬御宸的深沉和多变才是最危险的。

  养居殿。

  姬逸风斜坐在椅子里不发一语,身上衣裳早已湿透,可他却恍若未觉。

  内侍总管李忠见此,忙吩咐小侍拿来布巾想要帮他擦拭,却被姬逸风挥手拦下。

  “堂堂一国王爷,竟栽在女人手里,你还好意思坐在这里?”姬御宸见此情景,满脸的不屑和鄙夷。

  姬逸风仍是不动不言亦不语。

  姬御宸一甩墨笔,“摆这副模样给谁看?还不把自己拾掇干净再来回话!”

  姬逸风撇嘴:“我适才在想事情。”

  “滚出去想!”

  “是。”姬逸风起身,轻甩衣袖,扬长而去。

  姬御宸无奈叹气,继续批阅奏折。

  “陛下。”李忠随侍在旁,“王爷久不在京,不懂人心险恶,待人难免没有防备,这才被人算计,还请陛下息怒。”

  “明明是他惹祸在先,不思悔改在后,接连惹出麻烦不说,还让朕帮他收拾善后,怎么到最后搞得好像是朕的错似的。”

  李忠原是先太子府的总管,自幼看着姬御宸兄弟俩长大,自然知晓姬御宸对姬逸风的纵容和疼爱,也知晓姬逸风如今的性格作风有一半来自姬御宸的放纵。

  “那还不是陛下宠溺出来的。”

  “明明是在养兄弟,怎么搞得像养儿子似的。不,他还不如睿儿让朕省心。你瞧瞧,这才刚解他禁闭,他就又惹事了。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老样子?”

  “大皇子自是聪明伶俐的。”

  “哦!你是说安王愚蠢傻笨了?”

  “陛下!”李忠慌忙跪地,“老奴不敢。”

  “起来吧!”

  姬逸风很快便换了衣裳回来。

  李忠很有眼色地带着其他内侍去殿外候着。

  姬御宸放下奏章,“说吧!怎么回事?”

  姬逸风随意地坐在椅子上,“酒宴上,有人在我的酒里下了药,药量较轻,我便借口不适随意找了间房想用内力把药效逼出来,而就在这时,有人引开了涂傲。谁知道赵星儿会在此时进来,且被人下了大量的媚药,丧失了一些理智,有些神志不清,所以……”

  “所以佳人宽衣解带,香艳四射,急欲诱惑于你。”姬御宸接下姬逸风的话。

  即使姬御宸未曾亲眼见到那景象,脑海中也能想象到是怎样的情景。

  当然,他足够了解他这个弟弟,心机不深,但心志还算坚定。

  姬逸风既然知道这是敌人的一个局,不管这女人是谁,再如何绝色倾城,他都不会动她,更何况这女人还是南黎公主赵星儿。他再什么都不懂,也知道一国公主的价值和用途,虽然他从未对赵星儿存过利用之心。

  “然后……就是众人前来,就这样了。”

  想来也是,有人搭好了戏台,设计好了角色,那看戏的人自然也都准备妥当了。

  “不过,你也算是咎由自取。”

  “我!我怎么了?”姬逸风撇嘴。

  “你忘记上次姬宗耀寿宴,你设计姬苍晔和百里芳华的事了?”

  “上次是他们害人在先,我不过是见招拆招罢了。不过,皇兄认为此事是姬苍晔搞的鬼?”

  “你以为就凭百里芳华,一个异国公主,恒王府和北夷的弃子,若是贤王府里没有人助纣为孽,她能轻易在贤王府里作怪?”

  “百里芳华死之前来这一招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北夷公主,心甘情愿来东皇和亲,嫁的人还是年纪足以当她父亲的姬宗黋,要么是心灰意冷,要么是……被人胁迫。”

  “此话怎讲?”

  “原本陆文泽勾结北夷,与彭鹰同属姬宗耀阵营,我和冰清都以为是姬宗耀与北夷相互勾结,而百里芳华嫁予姬宗黋是北夷和姬宗耀为了混肴视听,顺便监视姬宗黋所做的假象。现在看来,北夷命百里芳华和亲姬宗黋本就是为了拉拢姬宗黋,而故意接近姬苍晔才是存了利用之心。”

  姬逸风见皇兄提到徐冰清,眼眸轻敛,不知想到了什么。

  “不过,我倒是好奇,一个临死之人,去见的最后一人竟然是与她毫无利益关联之人,死后还要栽赃于她,而且在明知道不能把那人怎么样的情况下,她却还是那样做了。”

  徐冰清!

  姬逸风眼眸微抬,皇兄说的百里芳华死前最后去见的人是徐冰清。

  是啊!为什么呢?她们之间并无交集,除了百里芳华一直以来想尽办法算计徐冰清之外,她们可真算不上有什么关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