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七十六章 震慑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29 2019-10-17 22:15:44

  徐冰清的这一“等”就等到了天色将明。

  “小姐,侯府上下皆已搜查完毕。”管家牧舟来到。

  “嗯。”

  牧舟是父亲徐明渊留下的人,徐冰清对他的办事能力还是十分相信的。

  “一会儿把小艾押到前院。还有,通知府内所有下人到前院来。”

  “是。”

  “记住,是‘所有’。”

  “老奴遵命。”

  “哦!还有,派人到奉天府衙报案,就说宁国侯府世子失踪了。”

  “是。”牧舟虽不明白自家小姐的意图,但仍是对徐冰清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辰时,侯府前院。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群人站在院中,不时地交头接耳,纷纷低语。

  “不知出了何事?”

  “听闻世子出事了。”

  “啊!不会吧!”

  “夜半三更,牧管家派人到各院搜查,估计就是为这事。”

  ……

  徐冰清一到,院中瞬间安静。

  牧舟早已思虑周到,在院前摆好了桌椅,端上了糕点和茶水。

  徐冰清对此很是满意。

  看了一眼院中站着的众人,“人都到齐了?”

  “回郡主,西院宋夫人身边的刘嬷嬷和大公子身边的侍卫邢川还未到,其他人皆已到齐。”牧舟恭敬道。

  “哦!那就劳烦素英去请吧!”

  “是,郡主。”素英手执长剑带着几人朝西院走去。

  “小姐。”妙菱一路小跑而来。

  身后牧照紧随而至,看到眼前的情况,恭敬行礼:“郡主。”

  “嗯。”

  妙菱还微不可察地朝徐冰清微一点头。

  身边这些人跟着徐冰清久了,思维反应也越渐快速了,就连言行举止也越渐相似于她。

  一般情况下,他们总能了解到徐冰清的意思,总能默契般把事情办得很好。

  “宁安郡主这是做什么?”

  不用怀疑,在宁国侯府敢这么说话的人只有徐家大公子徐博胜了。

  紧随而来的,是素英带着人押着邢川和刘嬷嬷走来。

  与此同时,徐千慧,也就是宋夫人,缓缓走来。

  “呦!这是做什么,这么大阵仗?”看向徐冰清,“冰清,这大清早的,你这是做什么呢?”又转头看向院中的下人,“你们这些个奴才,又做了什么事惹得我们家冰清生这么大气?”

  徐冰清也不理会两人,直接对牧舟道:“牧叔,一人二十大板。”

  “是。”

  牧舟大手一挥,立即有护卫上前押着邢川和刘嬷嬷准备行刑。

  刘嬷嬷大叫:“郡主,老奴可什么都没做过。”

  素英身形一闪,执剑直接划破刘嬷嬷的一角衣裳,并用那角碎布来堵住刘嬷嬷的嘴,整个动作快速流利、一气呵成。

  “冰清,你这是……”徐千慧惊,连忙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

  刘嬷嬷是徐千慧身边的人,徐冰清公然仗刑她,这不是打徐千慧的脸吗?

  “徐冰清,你别太过分了。”徐博胜怒道。

  原本素英来到他院中二话不说就拿下邢川,还大打出手,他就已经怒气横生了,现在徐冰清更是直接驳了他的面子,他更是忍无可忍。

  “娘,表哥,表姐做事自有其道理,咱们还是不要横加阻挠为好。”宋若情姗姗来迟。

  “表妹说得极是。”另一位随之而来的是徐家二公子徐博文。

  徐冰清嘴角含笑,心中冷嗤:人都到齐了,好戏……也该开始了。

  她知道徐智德和徐智明上早朝去了。不过,即使他们都在府中,在明面上,他们也会自恃身份,不愿多加掺和她的行事。

  哦!对了,还有那位老太爷徐怀民,她的叔祖父,他就更不会来了。他只会躲在暗处冷眼旁观着别人你争我夺,然后再伺机而动。

  二十大板很快结束。

  看着眼前的血腥,院中众人各各胆战心惊,唯恐殃及自己。

  徐冰清眼神示意牧舟。

  牧舟心领神会,大手一挥,已有人押着三个侍女到院中来。

  妙菱和牧照相视一眼,两人眸中皆是意味深长。

  宋若情神情一紧,脸色微变,呼吸急促,暗忖:怎么会?徐冰清查到绿意,她不奇怪。但徐冰清怎么会知道与夏草有关?她设下的局可不是这样走的。夏草是自己的贴身侍女,这么说,徐冰清是怀疑到自己身上了?

  徐千慧见状走上前,“不知夏草犯了何事,竟也惹到了冰清?”

  “姑母好像问错人了。”

  “冰清此话怎讲?这府里不论是谁,若是惹你生气,你知会一声便是,哪里劳你这么费心费力?”

  “徐冰清,你闹够了没?大清早的,府里所有人饿着肚子在这陪你演戏,你不累,本公子都看累了。”

  徐冰清缓缓站起,“即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吧!”

  “什么?”徐博胜不明白她的意思。

  徐冰清看着院中的众人,嘴角含笑:“我不管你们都在谁身边侍候,但别忘了,这里是宁国侯府,而你们,是宁国侯府的人。若再有这样不忠不义、吃里扒外、心怀不轨之人,可不是今日这样的下场。牧叔,行刑!”嗓音清澈又凌厉。

  “是,郡主。”牧舟恭敬道,转身对护卫们吩咐:“乱棍打死,尸体剁碎了拖出去喂狗。所有人观刑,一个都不许离开,不然一律等同。”

  宋若情站在一旁,脸色煞白,不敢言语,唯恐徐冰清注意到自己。

  徐冰清缓缓走近宋若情身前,笑看着她。

  “冰清!”徐千慧见状连忙走上前,站在自己女儿身旁,唯恐徐冰清对宋若情不利。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徐千慧这个母亲当得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对其女儿的娇宠和爱护是真心实意的。

  只可惜,慈母多败儿。况且,徐千慧也算不上真正的慈母。

  徐冰清看了一眼宋若情,轻轻道:“好自为之。”而后离开。

  接着,素英、妙菱和牧照也跟着离开。

  院中留下牧舟观刑,当然,观刑的还有侯府的侍女、小厮和护卫们。

  徐博胜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徐千慧扶着虚软无力的宋若情慌忙离去。

  徐博文面无表情地看着院中的景象,又看了一眼徐冰清离去的身影,不发一语地默默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