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七十五章 坐等入局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04 2019-10-16 21:38:36

  正值夜深人静之时,一阵凌乱疾速的脚步声打乱了寂静的寒夜。

  “小姐!”素来沉稳的素英忘记了礼仪规矩,凌乱了步伐,脸上是掩藏不住的焦急和担心,不待自家小姐应声,便直接推门而入。

  榻上传来徐冰清模糊不清的低喃:“什么事?”嗓音里带着一丝朦胧和不耐。

  任谁在深更半夜被人从睡梦中吵醒,心情都不会太好。

  “郡主恕罪,实在是事出紧急。”素英直接进入内室,点燃室内的烛火。

  纤细雪白的手指撩开床帐,露出刚刚坐起只穿着单衣的徐冰清。

  素英从屏风处拿起外裳帮徐冰清穿上。

  而徐冰清像是感觉不到素英的焦急,依旧的从容淡定,慢条斯理地整理衣裳。

  一番过后,徐冰清坐在外室的软塌上,看了素英一眼。

  素英心领神会地微点头。

  徐冰清懒懒道:“深更半夜的,出了什么事?”说着打了个哈欠。

  “世子不见了。”

  “不见了?”徐冰清猛然站起来,“说清楚!怎么回事?”

  “因为堂小姐出阁,世子并未去书院,且一直待在府中,所以府内护卫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可适才烧火丫头小艾来报,说是世子不见了,且她还知道一些内情。”

  “人呢?”

  “在门外。”

  “让她进来。”

  “进来吧!”素英看着门口穿着侍女服饰的女子喊道。

  女子走进来,“扑通”一声,双膝跪地,“郡主饶命!奴婢有罪,奴婢……”

  徐冰清托腮闭目养神,让人以为她因禁不住困意又睡着了。

  事实上,她一直未曾睡眠。

  由于百里芳华之言,还有浩然的突然失踪,已经让她的神经高度紧张,越是这样,脑袋越格外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跪在地上的小艾抬头看了一眼徐冰清,她的双腿已经麻木,她不知道徐冰清到底是什么意思。

  按理说,徐浩然失踪,徐冰清身为其姐姐,应该是最焦急的那一个,不是吗?

  眼看着时间越拖越久,小艾越来越心慌。

  “嗯……”嘤咛声响起,徐冰清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眸,略打量了四处,好似才发现自己竟在外间的软塌睡着了。

  “素英,什么时辰了?”活动了一下手臂。

  “回郡主,丑时刚过。”

  “嗯。”看着地上跪着的人,“这是怎么了?”好像此时才总算意识到她的存在。

  “郡主,这是烧火丫头小艾,就是她说世子出事了。”

  徐冰清看了一眼素英。

  素英点头,“适才我已经去世子院中查看了一番,世子确实不在房中。”

  徐冰清斜睨一眼小艾,“你知道内情?”漫不经心的模样不见一丝的紧张和在意。

  这种状况很显然不在小艾的想象范围之内。事关徐浩然,她以为徐冰清会心急如焚,最起码会失去往常的冷静从容。

  “奴婢小艾乃火房一烧火丫头,因近日堂小姐出阁,府中……”

  “有话直说!”

  小艾到此时才感觉到害怕,徐冰清完全不是她平日里见到的模样。

  这样的徐冰清不仅脱离了小艾的认知,也不按背后之人安排的思路走,脱离了原本设计的轨迹,这太恐怖了。

  想到这里,小艾不由得全身颤抖。

  “世子今日的晚膳是奴婢送的,但奴婢并不知道膳食里被人做了手脚。只是有人偷偷塞给奴婢一叠银票,让奴婢把膳食端给世子,并看着世子吃下去。”

  “听你的意思,你不知道食物里加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只是因为有钱赚,然后你就照做了,完全不考虑后果。”

  “郡主恕罪,都怪奴婢贪财好利,求郡主……”

  “你来府中多久了?”

  “啊?”小艾有些反应不过来徐冰清的转移话题,“回郡主,奴婢来府中两年了。”

  “两年。”徐冰清挑眉,“看来时间的确不够长,所以对本郡主的行事不太清楚。”

  小艾惊慌地抬头看着徐冰清,尽管不明白她此话何意,但也察觉到了她的高深莫测。

  “小姐。”素英不知何时出去了又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方形木盒。

  小艾看到那木盒双眼圆睁,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让牧叔派人去书院一趟,看看浩然在不在书院。另外,让牧叔带人把府里上下全都仔细搜查一遍,顺便问问昨日都有谁见过世子,又都是什么时候见到的。”

  “是。”素英放下木盒,走了出去。

  小艾开始慌了,不知该怎么做了。

  若是实话实说,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怕是还会连累全家人性命;若是不说,恐怕后果更严重。

  她没想到徐冰清竟然什么都没问,好似什么都已知晓,自己在她面前就像一个跳梁小丑,荒诞可笑。

  素英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郡主,郡主饶命!奴婢实话实说,是……是堂小姐命奴婢给世子送晚膳的。其它的,奴婢是真的不知道啊!”说完泪流满面地磕头请罪。

  素英冷肃地站在一旁,“小艾,我原以为你是个明事理的丫头,但事已至此,你还不说实话,你真以为就你那点把戏,还能蒙骗住郡主不成?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愚蠢至极!”

  素英气极,只是她天生不会骂人,显然小艾的死不悔改让她想打人。

  徐冰清看着她,“你叫小艾?”

  小艾不明所以,抬头看着徐冰清。

  “你可知,世间有一种草,名为‘艾蒿’,用于针灸中,有清炎驱寒之功效;用于人名中,有善良、美好之意。”

  小艾低头不语。

  “小艾,郡主这是在给你机会,你怎么还如此执迷不悟?”素英又急又气。

  “小艾,你要清楚,这里是宁国侯府。浩然是宁国侯府世子,是将来的宁国侯。而你是宁国侯府的侍女,好好想想,你侍奉的人究竟是谁?”

  “别忘了,世子和郡主才是宁国侯府的主人。你在府中待了两年,怎么还是如此拎不清?”素英忍不住皱眉。

  小艾仍是低头不语。

  “我徐家什么都养,就是不养不忠不义之人。”

  “小姐!”素英有些不忍,忙下跪求情,“还请小姐看在小艾孝心的份上,饶她这次。”

  “素英姐姐?”小艾终于抬起头,看向素英。

  素英看着她血流如柱的额头,惊讶悔恨的双眸,还有脸颊上未干的泪水,更是有种恨铁不成钢之感。

  “你若早些禀告郡主知道,说是宋小姐派人绑架了你爹娘,并威胁你对世子下药,也不会有今日之果。”

  小艾惊讶,原来郡主什么都知道,原来郡主是在给她机会,让她说实话,只怪她分不清状况,辜负了郡主好意,结果愚人愚己。

  “郡主,世子失踪,奴婢罪无可恕。辜负郡主好意,更是罪上加罪。”

  “说说吧!宋若情让你怎么做?”

  “是堂小姐院里的绿意把木盒拿给奴婢的,并给了奴婢一包迷药,趁着今日府中办喜事,人多眼杂,让奴婢找机会给世子下药。绿意说,事成之后,便会放了我爹娘,且事后郡主问起来就说是堂小姐吩咐的,可奴婢知道绿意早就是宋小姐的人。”

  “看来还不算太傻。不过自作聪明之人也可称之为‘愚蠢’。我且问你,那些人把浩然带到哪里去了?”

  “这……奴婢只知世子昏迷后,会有人把世子送往城外,其他的,奴婢就不知道了。”

  “小姐,怎么办?”素英看向徐冰清。

  “等。”淡淡的、稳稳的。

  既已入局,那就等待时机破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