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六十七章 再见南黎公主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70 2019-10-08 21:35:58

  出宫之后,徐冰清便带着皇后的赏赐前往安王府。

  安王府。

  徐冰清端坐椅子上,手执杯盏低头品茶,以此来温暖自己怕冷的身躯,抵御外面的风雪寒天。

  安王府,她并不是第一次来,府中景致和摆件与原先也并未有太多改变。

  这里原先是太子府,而后姬御宸登基,他便把这里赐给了姬逸风,成了现在的安王府。

  只是景物依旧,诸事皆变。

  素英眉头紧皱,天气如此寒冷,且这里不比侯府,可能是安王府的主子姬逸风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的缘故,屋内并没有燃炭火,但如此冷寒的天气对自家小姐来说却是折磨。

  适才进入厅中的时候,出于礼仪,徐冰清身上的披风已被摘去。

  坐在这冰冷的大厅里,只有茶壶里的水是热的,又等了这么久,不知道的会以为这是安王给徐冰清的下马威。

  其实此事纯属误会,适才姬逸风与赵星儿切磋武功,满身汗湿,去沐浴更衣了。

  也怪徐冰清来得太不凑巧,他前脚刚去沐浴,她后脚就来了,所以他才会这么久未到。

  终于,姬逸风一袭白衣,长身玉立,墨发微湿垂于身后,外面的风雪被他视若无睹,昂首阔步而来。

  徐冰清缓缓站起,行礼,“见过王爷。”

  素英也跟着行礼。

  姬逸风看了她一眼,径自坐到主位坐下,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之姿,透着一股高傲清贵之气。

  徐冰清仍是低头敛眉的行礼姿态。

  姬逸风轻抿口茶,静静看着她。

  徐冰清不论言行,还是举止,皆是不卑不亢、不动声色、淡然从容,好像她生来都是这副姿态。

  可姬逸风也知道,她并不是只有这一种姿态,只是在他面前,她就只是这样一人。

  但也就是这样一副娴静之姿,让本来听闻她来此还有些惊喜的姬逸风顿感无趣。

  不过,他终归是叹了口气,开口道:“坐下说话。”

  “谢王爷。”

  素英垂首站于徐冰清身后,心中不喜安王对自家小姐的态度,担心着自家小姐的身体受不住寒风刺骨的大厅,又暗恨自己人微言轻,帮不了小姐。

  “听闻你是奉皇嫂之命来探望本王?”

  “是。”

  “本王还以为你是来道谢的。”

  徐冰清闻言,站起身,“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本王还以为郡主脱离了危险,就忘了恩人。”

  “冰清不敢。”

  “不敢?”姬逸风冷嗤。

  他这些天被禁闭府中,又受了重伤,也没见她有任何反应。若不是这次皇嫂之命,她恐怕根本就不会踏足安王府。

  “逸风哥哥!”清脆的嗓音远远地传来。

  徐冰清没有回头,但也猜到来者是何许人。

  素英看到来人,连忙担忧地看向自家小姐。

  若你问她为什么,因为来人是名女子,且此女子明显不是侍女之流。

  红衣粉面,额间一颗星形玉坠,脖戴银色项圈,晃动的手腕处戴着挂着银铃的手镯,看似娇小的银铃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欢快的声音,像是山涧流淌的清泉,闻声音就让人心旷神怡。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姑娘发丝未干,显然是刚刚沐浴过。

  同适才来的姬逸风一样。

  素英忍不住替自家小姐委屈,所以这才是安王让自家小姐等这么久的原因,所以身为小姐未婚夫的安王适才跟这个女子在一起……

  徐冰清转身,看向来人。

  果然,是那日在风月楼见到的,那个初次照面就让自己心生畏惧的姑娘,也就是南黎公主赵星儿。

  姬逸风打量了一下徐冰清,从她脸上并未看出任何异样。

  赵星儿跑到厅内,这才发现厅内还有其他人在。

  是她!

  看到徐冰清也在,赵星儿有些怔愣,似是没想到会在这看到徐冰清,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又担心姬逸风知道自己偷偷去观察过他的未婚妻,垂头站于一旁沉默不语。

  “怎么?看到大家闺秀就焉儿了?”姬逸风仿若感受到赵星儿的无措,上前调侃。

  赵星儿抬头,不忿道:“我哪有!我好歹也是南黎公主,我……”

  “见过公主。”徐冰清淡淡道。

  “啊!我……你……那个……”赵星儿一时着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无助地看向姬逸风。

  姬逸风摇头失笑:“好啦!这位是宁安郡主。”

  “哦!”赵星儿怯怯地看了一眼徐冰清,略显心虚,“宁安郡主好。”

  姬逸风疑惑地看了一眼赵星儿,又看了看徐冰清,心中思忖:徐冰清有这么可怕吗?连一向跳脱飞扬的赵星儿见了她,瞬间便敛了性子,变得乖巧起来。

  其实姬逸风不知道的是赵星儿自从知道他有了未婚妻,就一直很好奇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一直想要见见她。是以,她一来到东皇,便先偷偷去见了徐冰清。

  赵星儿不敢让姬逸风知道自己的女儿家心思,也不想让他知道她见过徐冰清,更怕被徐冰清当面猜穿,所以她心虚又紧张。

  只是她没想到,徐冰清会假装没见过她,就好像今日她们是初次见面一样;也或许徐冰清已经忘记见过她。反正不管如何,对此结果,赵星儿心底是高兴的。

  “逸风哥哥,今日风雪正好,不如我们到院中玩雪可好?”

  姬逸风宠溺一笑:“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赵星儿上前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我已经好多年没玩过雪了,你陪我去嘛!”

  南黎长年温暖,甚至炙热,没有寒冷刺骨、雨下成冰的天气,自然不会有漫天飞舞的雪花。

  姬逸风看向徐冰清,“一起去吧!”

  “冰清奉皇后娘娘之命来送药材于王爷,如今药材已送达,冰清也该回去复命了,就不打扰……”

  姬逸风打断她,“涂傲,药材收下。另外,派人去宫中禀告皇后娘娘,本王已无大碍。”

  “是。”涂傲领命而去。

  赵星儿站在一旁不语,看看徐冰清,又看看姬逸风,不知所以。

  厅内陷入一片静默,仿佛屋外冻结的冰凌,又寒又冷。

  “不知宁安郡主还需要做什么?本王一并解决。”姬逸风漠然看着徐冰清。

  徐冰清敛眉,低头行礼,“那就打扰王爷了。”

  赵星儿察觉到两人间的怪异,也不多问,笑着道:“哎呀!走吧!走吧!去玩喽!”说着拉着姬逸风朝院中走去。

  姬逸风一脸无奈却又顺从地跟着她往外走去。

  素英欲上前阻拦,徐冰清拉住她,微摇头,缓步向前走去。

  素英看着前方紧邻的两条身影,手中长剑紧握,恨不得冲上去较量一番。

  姬逸风虽然没有回头看向徐冰清主仆二人,但她们的动静即使再细微也逃不过他的耳朵。

  他不知道徐冰清每次有意无意地拒绝他的提议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更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总之,她,太深沉,太难懂,又太细腻,宛如波澜壮阔的海水,又如无边黑夜里的影子,又仿佛是沙漠中的一粒流沙,总是可望而不可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