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六十四章 各有境遇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94 2019-10-05 21:25:07

  比试告一段落,风月楼大堂恢复如初。

  这时,徐冰清才注意到大堂一角站着的文弱书生。

  那书生看到她视线看过来的时候,回以一笑,微微点头示意。

  徐冰清也礼貌性地点头示意。

  范靖瑶顺着徐冰清的视线看去,“你认识?”

  “有些面善。”

  “是那个人!”素英惊道。

  徐冰清转头看向素英,“你认识?”

  “小姐忘了?是上次你和苏小姐一起来风月楼的途中,在一家医馆前,遇到的那个为母求药的书生。当时小姐赠银两给他,他要把祖上的‘梅花图’抵押给小姐,还说待有银两就会归还小姐,最后小姐不但赠其银两,还未曾收下‘梅花图’。”

  徐冰清这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怪不得觉得眼熟。

  紫罗惊道:“还有此事?”

  “是有这么回事。好像是姓姜吧!怎么了?”

  “他家中贫寒,四处挣钱养家,我见他一文弱书生,文采斐然,是可造之材,又写得一手好字,便留他在楼里誊写榜单。”

  “是吗?那很好。”徐冰清又看了一眼那书生。

  不同于姬逸风的清贵俊逸;也不同于战云熙的风流倜傥;他只是简单的一身布衣,静站在那里,气质却足够独树一帜。

  或许因他身上的书卷之气,或许因他出身平民之家,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文弱与坚韧并存,平凡与特别并济,自然、内敛、沉着……

  假以时日,这样博学又努力又谦逊又正直的人,前途定不可限量。

  姜哲瀚站在原地踌躇了一阵,才走过来。

  “见过郡主。”

  “姜公子免礼。”

  姜哲瀚心中惊讶,没想到徐冰清还会记得他。

  “我还以为姜公子不敢见我家小姐呢,悄然躲在一旁做什么?”素英看着他,语气略有嘲讽。

  “姑娘误会,哲瀚并无此意。”

  “还是说……怕我家小姐会让你归还银两?”素英有些咄咄逼人。

  姜哲瀚无奈道:“郡主仁善,赠在下银两,在下已是感激不尽。在下自幼熟读圣贤书,立志为百姓谋福,又岂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

  徐冰清轻笑:“好啦!素英,别打趣姜公子了。”

  姜哲瀚行礼,“谢郡主,谢姑娘。”

  素英撇嘴:“小姐太心善。”

  “我相信姜公子的为人。”

  姜哲瀚一惊,不敢置信。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冰清此言倒是不假。”秦雲义上前开口道。

  姜哲瀚拱手,“多谢郡主,多谢秦大人。适才见到郡主,之所以踌躇不前,一是因为男女有别;二是怕唐突了郡主;三是怕郡主认为在下有意高攀。”

  “我以为姜公子并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不过公子最后还是选择了摒弃杂念,遵循本心。”

  此言隐有深意,让姜哲瀚有推心置腹之感,也让他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心顿时烟消云散。

  “看到郡主的‘墨竹’,方得知郡主心胸浩瀚恢弘,枉在下读了那么多圣贤书,论及文采及气度,实在望尘莫及。在下实在汗颜,故而踌躇不前,还望郡主恕罪。”

  “姜公子客气了。对了,不知令堂身体可好?”

  “多谢郡主关心,更谢郡主赠予银两,得以使家母脱离病痛。”

  “姜公子连番道谢,倒是让我汗颜了。”

  苏行昼问道:“姜公子可是准备参加科举?”

  “是。”

  范靖瑶轻碰徐冰清手臂,嘀咕:“厉害啊!慧眼识珠。”

  徐冰清无奈一笑。

  “祝姜公子一举高中,以后大家能同朝为官。”

  “借苏大人吉言。”

  几人闲谈过后,相继离开。

  妙菱早就提着紫罗准备的糕点先行离开。

  徐冰清也抬脚往门口走去。

  身后素英与姜哲瀚在谈话,素英好像在为自己刚才的失礼道歉。

  徐冰清收回看向身后两人的视线,无意间的一瞥,看到大堂角落里站着一位妙龄少女,肤白貌美,明眸皓齿,绝色倾城。

  那女子看到徐冰清的目光,昂首挺胸直直地回视她,一副无畏不屈的姿态。

  徐冰清自认从没有见过她,更遑论得罪过她。但不知为何,就只是与她这样远远地相望,面对着这样无惧的眼神、昂首挺胸的姿态,就让徐冰清无来由得心底一颤。

  她的眼眸明亮清澈,她的姿态洒脱无畏,可以想见此女子在家中多么的受宠,多么的娇惯,才会如此干静洒脱、无所畏惧。

  徐冰清不明白,就只是这样一个姑娘,怎会让她从心底里生出一丝畏惧来?

  “小姐?”素英走了过来,见自家小姐愣在原地,有些不解。

  “回家吧!”徐冰清收回视线,淡淡道。

  那女子看着徐冰清两人走出风月楼,上了马车,她才跟随而出。

  看着徐家的马车远去,女子口中喃喃:“倒是与想象中大不相同。”而后离开风月楼走向对面的茶楼。

  紧接着,恒王世子姬苍晖也离开风月楼,好似他从头到尾都只是闲来到此,顺便看了一场热闹的戏。整个人都是静静地来,静静地走。

  而此刻风月楼对面的茶楼里,依旧是早上开着窗子的厢房。

  那个看起来清华高贵的男子还是坐在那里,偶尔看一眼风月楼门口处进进出出的人,好像他今日就是来茶楼喝茶的,又或是来欣赏风月楼的大门的。

  “哥哥。”清脆的嗓音伴随着银铃声而来。

  看到来人,男子温柔一笑:“星儿。”

  来人正是适才徐冰清在风月楼里见到的那个女子,南黎公主赵星儿。

  那这位被她称之为“哥哥”的男子自然就是南黎太子赵阳了。

  “来,先喝杯茶,吃些点心。”赵阳修长的手指端起茶盏递给她,举止间尽显高贵。

  赵星儿伸手接过茶盏,伴随着她的动作,又是一阵银铃轻响。

  原来她双手手腕处各戴了一只挂着小小银铃的手镯,只要她一有动作,便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如山涧的溪水般清澈动听。

  “如何?”赵阳宠溺地看着自家妹妹。

  “嗯……”赵星儿捏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跟想象中不太一样。他们东皇不是有句诗来着,叫什么?嗯……‘病如西子胜三分’。美则美矣!就是太过纤弱了。”

  赵阳闻言,低头品茶。

  没人注意到他眸中掩藏的深邃。

  若他记得不错,“病如西子胜三分”的前一句是“心较比干多一窍”。

  赵星儿心思单纯,性情爽直,看人只看外表,但赵阳不是,毕竟他是未来的南黎王。

  赵阳可不认为徐冰清真如外表看起来那么柔弱可欺,相反,他觉得徐冰清此人心思深沉,不好对付。

  马车里,徐冰清有些心不在焉。

  素英心中疑惑,却不敢询问一二。

  就连一向心思单纯、想法简单的妙菱都看出了徐冰清的异样,但她也未曾多言半句。

  就这样,一路无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