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六十一章 是非由天来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38 2019-10-02 22:00:31

  话说秦雪萱和苏婉茹离开后。

  小桃和妙菱在厢房外闲聊,素英走了进来。

  “是谁?”徐冰清头也未抬。

  素英低语:“恒王世子姬苍晖,不过……另一个好像不是东皇国人。”

  风月楼门口的那一幕明显是有人刻意安排,至于用意为何,徐冰清不清楚,但想来是冲自己而来,所以她吩咐素英暗中查探与何人有关。

  徐冰清虽然武功不济,但对周围环境极为敏感,她早就感觉到周围有人。果不其所料,暗处竟有两处人马。

  这些人可真瞧得起她。

  不过,她倒有些不明白了,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竟值得他们如此费尽心机?

  “看来今日的风月楼格外热闹。”徐冰清看向紫罗,意有所指。

  “可不是嘛!先不说镇守南境的战家大公子,还有守护西境的恒王世子,还有贤王世子,更重要的是徐家这一辈的人全都来了。东皇国这么多举足轻重的大人物都到了,能不热闹?”

  徐冰清眸中的寒意一闪而过。

  她刚出府门到风月楼,就有这么多人争相恐后地百般筹谋着来算计她,可真是煞费苦心。

  俗话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不外如是。

  “听闻南黎、北夷、西羌各国的使臣已在进京途中,到时候,会更热闹。”

  徐冰清不置可否。

  “恐怕来者不善,你要小心!”

  “嗯。”

  突然,有人翻窗而入。

  “谁?”素英手中长剑已经出鞘。

  “别!是我。”

  只见来人一袭灰色布衣,墨发被一支木簪束起,模样略显凌乱潦倒。

  战云熙?素英收剑归鞘。

  徐冰清轻笑:第一次见到如此狼狈凌乱的战二公子,天下还真是无奇不有。

  “你怎么来了?”紫罗惊讶道。

  徐冰清嘴角轻勾:看来他得到消息并不慢,恐怕战大公子前脚刚进风月楼,他后脚就知道了。只是一向风流倜傥的战家二公子这副穷酸样的装扮,还真是前所未有。

  战云熙上前紧拉着紫罗的手,“我听闻我大哥来了。反正不管他说了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

  “说什么呢?”紫罗有些不自在,赶紧甩开他的手。

  战云熙紧跟着又去拉她的手,“我不管,反正你不能不要我,我这辈子赖定你了……”

  “你!你胡说什么啊?”紫罗俏脸微红,看了一眼在一旁老神在在的徐冰清。

  战云熙终于意识到房内还有其他人,“原来你也在?”

  “你可以继续当我不存在,我一点也不介意。”

  紫罗再次甩开他的手,不再理会他,坐下执壶倒茶。

  战云熙轻咳一声,紧挨着紫罗坐下,随手拿起紫罗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

  紫罗来不及阻止,看着他举止极其自然的模样,脸色越发红润,只得咬着唇不语。

  徐冰清目不斜视,仿若不曾看到。

  “虽说各国使臣的车队还在路上,但据我所知,那位南黎公主赵星儿已经到达京城,且目前就住在安王府。”

  一个南黎国公主来到东皇国,不住驿馆,不住客栈,偏偏住在东皇国安王府中,可以想见这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

  紫罗闻言,顾不得害羞了,惊讶地看向战云熙,“怎么这么快!”

  “思郎心切啊!”

  “你别胡说!”

  战云熙撇嘴,不予争辩。

  “可她为什么住在安王府?不是有驿馆吗?”

  “心之所向。”

  “你……别乱说话。”紫罗瞪了一眼战云熙,看向徐冰清,心中担忧万分。

  只可惜紫罗的担心有些多余,徐冰清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素英适才说,藏在风月楼对面茶楼的那个人不是东皇国人,那就是南黎人、北夷人或是西羌国人。

  既然南黎公主赵星儿已经到达京城,那南黎国肯定有其他人也已到了京城。

  这么说,暗处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南黎国人,更可能是与南黎公主关系密切的人,所以他才会对姬逸风的未婚妻,也就是自己,这么感兴趣。

  那么姬苍晖呢?他初回京城,又是什么引得他对自己格外关注?

  徐冰清百思不得其解。

  “别担心,你看她像是放在心上的模样吗?”战云熙不在意道。

  紫罗悄然扯了他一下,让他闭嘴。

  “本公子虽然经常流连花丛,却从不多情,更不滥情。安王身处北境,这拈花惹草的本事倒是不遑多让。”

  徐冰清笑着调侃道:“怎么?看来你很是羡慕且嫉妒他拈花惹草的能力。”

  此言一出,紫罗迅速看向战云熙。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本公子绝对身心干净。”对着紫罗撒娇道:“我只对你一人倾心倾身,且绝对忠心无二。”

  紫罗被他逗得“扑哧”一笑。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徐冰清!”战云熙怒瞪徐冰清,眨眼的瞬间就已甘拜下风,“我错了。”

  “紫罗,千万不能轻信男人,特别是花言巧语的男人。”说着起身离开。

  “世间唯小人与徐冰清难养也!”

  “冰清也没说错。”

  “哎!别呀!我这不是着急忙慌地赶来解释了吗……”

  身后的示弱讨好声被房门阻隔在厢房内。

  徐冰清嘴角含笑,领着素英和妙菱朝楼下走去。

  “表姐。”清脆的嗓音带着几分娇弱。

  徐冰清自从知道宋若情今日也来了风月楼,就猜到会碰到她。

  你看,多巧!她刚下楼,宋若情就出现了。

  徐冰清瞄了一眼大堂的情景,三三俩俩的官家子弟和小姐在闲聊。

  看到徐冰清的到来,或装作若无其事,或真不在意,或暗中打量,或干脆直视徐冰清。

  人群里的严玉露看到徐冰清的视线看过来,微微点头。

  徐冰清眼睫轻眨,算是回应。

  宋若情上前挽着徐冰清的手臂,“若是知道表姐要来,情儿就随表姐一起来了。”

  她们之间早已摊牌,宋若情到现在还能与她故作亲密,徐冰清也真是佩服。

  不过,逢场作戏,谁不会?

  “在此遇见不也是意外之喜?”

  “表姐说得极是。对了,表姐,我新结识了几位小姐,介绍给你认识啊!”说着拉徐冰清上前。

  那里是风月楼的琴、棋、书、画各榜的榜单张贴处。

  徐冰清看了一眼“女子榜”的榜单,暗道:不错!短短几天,各榜上前五名处便新增了一个名字,宋若情。

  风月楼是紫罗掌管,自是不会出现投机取巧、名不副实的状况,所以榜单上各名字的排行都是货真价实的。

  “郡主。”看到徐冰清前来,众人纷纷行礼。

  徐冰清嘴角的笑意一直未变,轻“嗯”一声算做回应。

  宋若情连忙摆手,“大家不必拘礼,表姐一向不拘于礼的。我表姐,她人很随和的。”

  “是啊!宁安郡主一直是京城闺秀们的榜样,向来知书达理,更是少见的咏絮之才。”说话的是一位扶风弱柳的娇媚女子。

  此女子倒是面生,一向过目不忘的徐冰清的脑海里竟不曾记得此等人物。

  “表姐,这位是宇文小姐。”

  宇文?宫里倒是有一位端妃娘娘宇文倩。

  仔细瞧这位宇文小姐的脸,与宇文倩倒是有两分相似。只不过,宇文倩娴柔端庄,不似她这般矫揉造作。

  “宇文侯府宇文丽见过宁安郡主。”

  “宇文小姐免礼。”

  话说徐家与宇文家皆御封侯爵,徐家从东皇国开国之初便被封宁国侯,而宇文家则是先皇即姬御宸之祖父姬圣天在世时赐封的侯爵之位。

  按道理来讲,如今徐家徐浩然年纪尚幼,无法撑起庞大的宁国侯府,且根基浅薄,与朝堂更是毫不沾边;而宇文家则相反,侯爷宇文卓正值天命之年,膝下嫡子宇文康早已及冠,且已主事,又有嫡女宇文倩入宫为妃。

  相比起来,宇文家比之徐家不知要强上几倍?

  可无论是在朝堂,还是在坊间,徐家的声望和地位都要远远高于宇文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