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九章 深情厚谊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23 2019-09-30 21:27:38

  几日后。

  “小姐,秦小姐派人来,说是邀小姐去风月楼。”

  看着窗外风雪飘摇的天气,徐冰清柳眉微蹙,不太想出去。

  “小姐?”妙菱眨着她那双灵动透亮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徐冰清。

  看来小姑娘这几日在家里闷坏了。

  “去让人准备马车吧!”

  “是。”妙菱欢快地跑出去安排。

  素英无奈,“小姐也太宠着她了。”说是如是说,但她眼中的宠溺不比徐冰清少多少。

  风月楼。

  徐冰清刚下马车,从路旁跑来一人,直直撞向徐冰清。

  徐冰清眼疾手快地拉着妙菱躲于一旁,防止那人撞伤她们。

  不过也亏素英反应迅速,拦下那人,并执剑横于其脖颈剑,“什么人?”

  那人普通布衣,肤色略黑,眼神慌乱,挥着手臂,摇着头,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

  “姑娘饶命!饶命啊!”

  “素英!”徐冰清示意素英放下剑。

  “对不住,实在是家母病重,急着去抓药,险些冲撞了姑娘,实在抱歉。”说着连连弯腰道歉。

  “无碍。”徐冰清瞄他一眼,这人,很普通,就像是一般平民百姓。

  “谢姑娘。”说着颤微着离开。

  徐冰清心中起疑,面色不改地朝风月楼里走去。

  风月楼门口处的这一小小插曲,全都落入风月楼二楼一扇窗户处。

  只见那扇窗户微微敞开,露出一张英挺俊逸的脸庞,眸中的精光一闪而逝。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街角对面的茶楼里,一位浑身透着高贵清华的男子,把楼上、楼下的一切尽收眼底。

  厢房里,秦雪萱和苏婉茹已等候良久。

  妙菱帮徐冰清把披风解下,放于一旁。

  “好啦!妙菱你们两个不用在这候着了,我另外包了一间厢房,春雨和小暖都在那,让小桃带你们过去吧!”

  妙菱闻言雀跃不已,素英则看向自家小姐。

  “去吧!”

  两人相携离开。

  秦雪萱看着两个离去的身影,“素英倒是足够沉稳。”

  徐冰清微微一笑,看向苏婉茹,“你伤势如何了?怎么出府了?”

  “唉!我整日待在家里都快闷死了。今日若不是雪萱,恐怕你也见不到我。”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记住啊,你虽然出了府,但也只能待在这。我可是答应过你二哥,要把你毫发无损地送回去。”

  “你到底站哪边啊?怎么跟他们一样处处限制我?”

  “没办法,我离京这段时日,某人不太乖啊!”

  秦雪萱说的是姬苍昊之事,虽然徐冰清在苏行夜面前帮忙隐瞒了,但怎么可能逃得过秦雪萱的眼睛,毕竟她对她们两人都太熟。

  苏婉茹神色略显不自然,低头搅着手中的锦帕,低低道:“说得好像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似的。”

  “难道不是吗?”秦雪萱眼眸含笑,盯着苏婉茹。

  苏婉茹瞬间败阵,忙看向徐冰清,可怜兮兮地乞求道:“冰清……”

  徐冰清轻笑:“我倒是不知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苏将军的话了?”

  此言一出,苏婉茹有些懵,一时没反应过来。

  秦雪萱明白徐冰清的意思,嘴角勾笑:“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淡淡的。

  “那好,你干脆讲讲你的北境之行吧!我很好奇。”

  “不过是故地重游罢了。”

  “那就近日京城所发生之事,说说你的看法。”

  “过去的事又何必再提。”

  秦雪萱意有所指,徐冰清避而不答。

  苏婉茹在旁沉默不语。

  每当徐冰清和秦雪萱谈论这些似是而非的话题时,苏婉茹要做的就是静心聆听便好。

  有时候,苏婉茹好似知道她们所说何事;有时候,她又好似不懂她们之言到底是何意。反正她只知道,无论如何,无论何事,都不需要她的操心,也不需要她的担心。

  坊间不是有句俗话: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出事了,有聪明人解决。

  至于像苏婉茹这种,只需要做一个好的聆听者和陪伴者就好。

  “临近年关,听闻北夷、南黎、西羌三国各派了使臣来访我东皇国,不日便会到达京城。”秦雪萱看着徐冰清道。

  徐冰清敛眉喝茶,她已明白秦雪萱的言外之意,就如前几日战云熙曾提醒过她,南黎公主来东皇一样。另外还有,曾经扬言要娶徐冰清为妻的北夷将军北野灏也会再次来访东皇。

  总而言之,这些人的到来,或多或少都对徐冰清不利。

  秦雪萱无非是想提醒徐冰清小心,顺便探测一下她的心意。

  徐冰清对此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有些事,又岂是可以轻易躲避过去的?

  “这件事,我也听闻了。原先若有外族人来访东皇,我总是很兴奋。可也不知怎么回事,从上次安王回京,北夷那个大将军来东皇,还有百里公主和亲恒王,再接着贤王府又出现了那样的事……一连番事情下来,我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导致我现在对这些人的到来实在是欢喜不起来。”

  苏婉茹此言一出,徐冰清和秦雪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可思议。

  不得不说,苏婉茹虽不接触这些明争暗斗,却看得最为清楚明白;虽然她只是凭借自己的喜好来评断一件事,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感觉没有错。

  “对了,听闻你家那谁回来了。”秦雪萱连称呼都懒得说了。

  “你的消息一向迅速精准。”

  “谁回来了?”苏婉茹不明所以。

  “不重要的人。”徐冰清摸摸她的脑袋,“你当前最重要的是好好养伤。”

  “冰清,我不是孩子。”

  “是啊!年纪在增长,脑子还在发育阶段。”秦雪萱忍不住调侃。

  苏婉茹嘟嘴,“我有那么笨吗?”

  “当然没有,你这叫‘真’。雪萱她纯粹是羡慕嫉妒恨。”

  苏婉茹拉着徐冰清的胳膊,“冰清,还是你最好。”

  “哎!你安慰她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打击我?”

  徐冰清挑眉,“有吗?”

  苏婉茹一向不喜多事,不爱惹事,也不易染事。一是因为她的性格;二是因为苏家之人皆是聪明绝顶之辈,会为她解决一切麻烦,根本不需她操心。

  秦雪萱与她不同,她聪慧透彻,再加上秦家并非一般人家,不但没有重男轻女之说,还平等对待。

  秦家女儿除了学习世家女子应学的东西之外,还与男子一样学习文韬武略,所以在很多事情上,秦家父母不会对她有太多隐瞒,出了事也任由她自行解决;若是解决不了,秦家人再来善后。

  更何况,秦雪萱还有一个宛如亲姐妹的堂姐,皇后娘娘秦雪卿。

  秦雪萱也算是在整个东皇国可以横着走的人之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