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七章 显而易见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86 2019-09-28 22:18:03

  回东院的路上。

  徐浩然已恢复如常,“姐姐放心,现在不是六年前,我也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姐姐了,他们再也欺负不了我们了。”

  徐冰清欣慰一笑,轻揉徐浩然的脑袋,“善恶终有报。有时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徐浩然郑重其事地点头。

  看着他小小年纪故作成熟懂事的模样,徐冰清不禁轻笑出声。

  “姐姐笑什么?我可……”

  “怎么?你们几个奴婢也敢拦本小姐的路?还不快让开!”

  徐浩然的话被一阵刺耳尖锐的嗓音打断。

  徐冰清和徐浩然同时看向声音来源处,只见东院门口围了一群人。

  “这里是宁国侯府,不是宋家。”是素英冷漠的嗓音。

  “你!来人,掌嘴!”

  待两人走近,只见一个身穿翠黄羽衫的姑娘,身后跟着一个半老徐娘和两个侍女,背对他们站在那。

  而她们对面站着的是素英和妙菱她们。

  即使没有看到那姑娘的容貌,徐冰清也已猜出此乃何许人,徐千慧和宋诚的女儿宋若情是也。

  “姐姐。”徐浩然见此情形,心中了然,也相信自家姐姐对这种情况根本就看不上眼。

  徐冰清示意徐浩然离开,这种小女儿家的勾心斗角不需要他的参与。

  “出了何事?”嗓音淡淡的,徐冰清缓缓走上前。

  那姑娘回头,怒气横生的俏脸看见徐冰清,瞬间娇笑如花。

  那变脸的速度堪比翻书。

  犹记得当年,宋若情虽蛮横无理,喜怒常显于脸上,傲慢任性有余,但心机算计不足。如今,她与她母亲倒是一般无二,表面上笑灿如花,暗地里执刀相向。

  宋若情上前拉着徐冰清的衣角,嘟着粉嫩小嘴,“表姐。”嗓音软萌娇柔。

  这声称呼,引得徐冰清一颤,不用看,她都能想象到旁边素英皱眉的模样和妙菱不可思议的眼神。

  “表姐!你看看她们,我刚回来,她们这些下人就都欺负我。”

  “哦!”徐冰清若无其事地躲开宋若情的触碰,“她们怎么欺负你了?”

  “她们这些贱婢竟然不让我进去。表姐,你得为我做主。”

  徐冰清看了一眼周围的侍女、婆子,又看向素英。

  素英立刻心领神会。

  “啪啪啪!”清脆干练的三个耳光打得众人皆愣。

  做完这一切,不待众人回神,素英已面不改色地站回徐冰清身边。

  徐冰清开始欣赏宋若晴那张变化多端的俏脸。

  宋若情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她没想到徐冰清连虚以委蛇这种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了。

  她身边的两个侍女和婆子个个捂着脸站在一旁默不吭声。

  “表姐,这是什么意思?”

  “整个侯府都知道侯府东院没有郡主和世子的吩咐,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她们身为宁国侯府的下人,自进府第一日起,最先记住的便是这一条。”妙菱脆声道,字字铿锵有力。

  “当然了,表小姐是郡主的亲戚,不是侯府中人,所谓不知者不怪。只是……她们,明知故犯不说,明知道表小姐不熟悉侯府情况,身为侯府中人,还不提醒劝阻一二,二罪并罚。郡主仁善,不予计较,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每月拿着侯府的月银,自然要知恩图报、知礼懂事一些。”素英冷眸看着周围的侍女、婆子。

  徐冰清淡然笑着,妙菱出言,她并不奇怪。只是素英一向话少,可今日却让她大开眼界。

  宋若情俏脸微红,眸中的狠厉一闪而过,连忙巧笑道:“表姐,都是妹妹的错,是我没管好身边的人。我原本想着,表姐自幼丧失双亲……”顿了一下,略显局促地看了一眼徐冰清。

  那装模作样、矫揉造作的举止让人看着有些滑稽。

  徐冰清仍是那样淡笑的模样,没有丝毫异样。

  “想着平日里表姐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如今我回来了,理应回来多陪陪表姐。”

  徐冰清冷嗤:不知是谁给她的脸面和勇气,装腔作势到如此地步?看来不管是六年前还是现在,宋若情还是一样的厚颜无耻。

  犹记得当年从北境初回京城时,徐冰清同在北境军中一样,潇洒肆意,不拘世俗,不懂人言可畏,不知道有些人面善心恶,被徐千慧母女矫揉造作的外表蒙骗,处处被人算计而不自知。

  记得一次在府中玩耍时,宋若情当面教训妙菱,说她主子刚回京城,不懂府中的规矩,而妙菱作为徐冰清的贴身侍女,却不告之劝阻,便命人掌嘴妙菱。

  当时徐冰清年幼,毫无心机,身边之人被欺负,她那样的性格自是不能容忍,誓要以牙还牙,为妙菱出气。

  只是侯府里除了不在京城的徐明渊夫妇,又有谁会真心帮她?

  以至于不管是府中之人,还是坊间传言,说徐冰清出生于边境之地,早就养成了刁蛮任性、不懂礼数的跋扈性格。

  “表妹有闲暇还是多陪陪姑母吧!”

  “我与母亲这些年一直待在一起……”

  “省得什么时候再次消失的时候没带上表妹。”徐冰清阻断她的话,抬步离去。

  言外之意:省得到时候你母亲跟人私奔,先把你给抛弃了。

  “你!”宋若情恼恨地看着徐冰清远去的身影,咬牙切齿道:“徐冰清,你等着……”

  东院。

  “小姐为什么同意她们母女住在府中?”妙菱不懂。

  “她们在侯爷在世时就被允许住在府中,若是现在把她们赶走岂不显得小姐小气?”

  “当年侯爷为什么会同意外姓人住在府中?”虽然徐千慧是徐家的人,但出嫁从夫,她已是宋家人,她女儿也是宋家人,自然不宜继续住在侯府。

  徐冰清轻抿口茶,“此事说来话长。”

  当年的宋诚,也就是宋若情的父亲,自幼丧失双亲,是个孤儿,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被徐明渊收留,并成为徐明渊的近亲护卫。

  徐明渊每次回京自然也会把宋诚带在身边,且让他住在宁国侯府。

  这样一来二往的,不知宋诚和徐千慧在什么时候便勾搭上了。

  也许是因宋诚长相俊俏,看起来斯文有礼,不似军中一般将领那样言行粗鄙、面目狰狞,竟被自幼娇生惯养的徐大小姐徐千慧看上了眼。

  也许是宋诚有意引诱,也许是徐千慧少女怀春,总而言之,两人很快便暗通曲款。

  一次,宋诚又跟随徐明渊再次从京城返回北境,而这时的徐千慧在随后便发现自己身怀六甲,于是悄悄离京跑去北境去找宋诚。

  再然后……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徐家大小姐徐千慧在北境悄然嫁人并悄然生下一女之事,很多人都知道。

  而那一女就是现在的宋若情。

  “知会牧叔,不许任何人入东院,特别是世子在府中的时候。”

  “是。”素英道。

  “还有,若有人私下搞动作,不必留情,赏五十大板,并赶出府去。”

  “小姐威武!”妙菱拍手叫绝。

  徐浩然有句话没有说错,现在不是六年前。而徐冰清不再是以前的徐冰清,所以这一次,徐冰清并不打算虚与委蛇,而是撕下那副虚假的面皮,正面交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