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六章 刀光剑影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872 2019-09-27 21:18:53

  几日后,宁国侯府。

  “小姐。”素英走进来。

  徐冰清正斜倚榻上看书。

  “徐……呃!两位堂少爷回来了。”素英下意识地想直呼徐博胜和徐博文的姓名,而后察觉不妥便又改了口。

  “是吗?”徐冰清另翻一页,继续看书。

  “西院的老太爷发话,让小姐和世子去前厅一趟。”

  徐冰清放下书,微勾唇角:“这倒是新奇。”

  徐怀民这些年长居自己的院落,不许任何人打扰,而他自己也是深居简出。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因两个孙子归来就愿意出门了,可不就是一桩奇事吗?

  妙菱端着刚做好的糕点进来,“宁国侯府将来是世子的,小姐现在也是御封的郡主。若说拜见,也应该是他们来拜见世子和小姐才对吧!”

  徐冰清纤手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嗯!妙菱的手艺比之御厨有过之而无不及。”

  妙菱瞬间喜笑颜开,“谢小姐夸奖。”

  “姐姐。”徐浩然走了进来。

  “世子。”素英行礼。

  “世子,快来尝尝我新做的糕点。”

  徐浩然捏起糕点放入口中。

  “怎么样,怎么样?”妙菱忽闪着她那双明澈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徐浩然。

  “嗯……嗯……这个嘛……”徐浩然故意逗弄妙菱。

  “怎么样?”妙菱紧盯着他。

  徐浩然吃完一块,又捏起一块放入口中,看着她迫不及待的表情,终于道:“还不错!”

  “耶!太好了。”妙菱得到夸奖,蹦跳着又去研究新的糕点。

  “真容易满足。”徐浩然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笑着道。

  素英忍不住点头。

  说起来,徐浩然今年才十一岁,而反观妙菱已经年芳二八,却比之更像个孩子。

  “徐博胜和徐博文回来了。”

  很显然,这句话是对徐冰清说的。

  “看来书院里教的礼仪规矩,回到府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我不介意帮你加深一下记忆,教教你如何说话。”

  “别!姐姐,我错了。”

  徐浩然最讨厌每次做了错事,姐姐不打不骂,就只是让他练字,且每笔每画都要认真对待,不准代写或乱写,否则后果更严重。

  “走吧!去见见我们这两位衣锦还乡的堂兄。”徐冰清执帕轻拭手上的糕点碎屑,站起身,“你也好久没给叔祖父请安了。”

  请安?徐浩然撇嘴,你天天待在府里,也没见你去请过一次安。

  虽然他们同住宁国侯府,但东院和西院的人都是各过各的,彼此之间互不干涉。他们看似一家人,但亲情淡薄,不过这样反倒省了许多麻烦。

  徐济世是宁国侯府的主人,所以作为他的嫡子徐明渊一脉一直住在东院;而徐怀民一脉住在西院,两大院落又有其它的小院落组成,彼此之间互不干扰。

  说起来,西院相对人多,侍女、小厮也多,院落里相对热闹一些;而东院只有徐冰清和徐浩然两位主人,下人也较少,显得冷清空荡。

  今日的侯府前厅很是热闹。

  徐冰清和徐浩然的到来令原本热闹的前厅陷入寂静,俩人好似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与这里格格不入。可实际上,宁国侯府本就是他们俩的。哦!不,确切地说是徐浩然的。

  “叔祖父。”姐弟二人对着厅内首座上的老人行礼。

  不待他回应,徐冰清已坐在椅子上。

  徐浩然亦有样学样地紧跟着在姐姐身旁坐下。

  而此时,椅子上坐着的除了徐怀民,还有他的儿子徐智德和徐智明,而他们的夫人则是站在其丈夫身后。

  徐冰清适才还在教育徐浩然言语有失,现在这副姿态,由此可见,她并未将这些人放在心上。当然,这些人也并未将徐冰清放在心上,只当是小女孩的娇惯无礼,虽然他们皆心知杜明徐冰清并不是在耍性子,而是故作无礼。

  徐玉凝站在徐怀民身旁,冷笑看着徐冰清,她很期待徐冰清接下来的表现。

  “几年不见,堂妹还是如此的桀骜不驯。”冷冷的、不屑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徐冰清含笑看向声音来源,只见徐博胜脸色冷肃,眼含不屑,阔步走来。

  “堂兄谬赞。”

  “哼!”徐博胜冷嗤一声,向徐怀民行礼,“孙儿见过祖父。”

  “嗯。”徐怀民低头执杯喝茶,仿若并未听见适才两人的言语交锋。

  “冰清妹妹,好久不见,近来可好?”白衣飘飘,笑意盈睫,声朗音清,徐博文是也。

  徐冰清笑着道:“二堂兄越来越英姿勃发了。”

  徐博文浅笑摇头,一副宠溺的模样。

  世人皆有万张面孔,谁又知道这张温和暖煦的面具下究竟藏着怎样的心思呢?

  “见过祖父。”徐博文行礼问好。

  徐怀民一袭灰衣,满头灰发,一直静坐厅内,嫡孙徐博文一到,他才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嗯。”

  徐冰清端起茶盏,借此旁观了一下四周,徐家的人都到了,只是这么做的意义呢?

  厅内一时寂静无声,气氛异常的诡异。

  徐浩然不动声色地轻碰一下自家姐姐,挑眉: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徐冰清摇头,静观其变。

  徐智明看看父亲,又看看大哥徐智德,开口道:“冰清,将近新年,本该是阖家团聚的好日子,恰巧你两位兄长也回来了,想着你姑母孤儿寡母的甚是可怜,你祖父就想着把她们母女接回府中团聚。不知你意下如何?”

  徐冰清略一怔愣,她倒是快忘了此号人物。

  当年从北境回京之后,他们姐弟俩倒是没少受这位姑母的算计和欺辱。

  徐冰清放下杯盏,“原来叔祖父召大家前来是为此事啊!话说回来,当年姑母不告而别,再未回到徐家,我还以为她又跟人……”话未完,但在座的都心知肚明她的话意。

  “不是跟人私奔了吗?”徐浩然仰着他那张稚嫩的小脸,睁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嘴角轻撇,皱眉看着众人。

  徐冰清眼眸轻眨,这小家伙!她敢肯定他是故意的。

  “浩然!”徐智德厉声呵斥,转头看向徐冰清,“你就是这样教导弟弟的?”

  徐浩然低下头,搅着手指,低低道:“大家都这么说,说姑母德行有失,有违妇德。说她出阁之前就与人私奔,而后丧夫,仍是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啪!”茶盏碎裂的声音从首座处传来。

  显而易见,碎裂的是徐怀民的杯盏。

  徐浩然连忙离座躲进徐冰清怀中,颤抖着小小的身体,紧抓着徐冰清的衣襟,瘦弱无助的模样引人怜惜。

  徐博胜冷嗤:“果然是没人教的野孩子。”

  “堂兄可能不知道,浩然习于秦先生门下,且与皇子、公主一起学习。”

  “我说的是有爹娘生,无人养。说起来,还真是我徐家的不幸,竟然出了你们两个不知礼数、不敬长辈之人。”

  没人看到徐浩然的表情,那绝对不是一个十一岁孩子应该会有的神情,眼眸深沉复杂、俏脸上满布寒霜和恼怒……

  若是再年长几年,徐浩然一定揍的徐博胜连他爹娘都不识。只可惜他如今年纪尚幼,只能装作柔弱可欺,躲在姐姐羽翼之下的小孩子。

  徐冰清轻抚着徐浩然后背,淡淡道:“浩然也说了,这些都是旁人之言。天下悠悠众口,谁能抵挡着住?浩然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又何处失了礼,何处失了孝?”

  “巧舌如簧!”

  徐怀民怒拍桌面,“都闭嘴!”

  众人皆被震慑在当场,一时静谧下来。

  “浩然受惊了,我们就先告退了。”说着,徐冰清起身搂着徐浩然欲离开。

  “千慧。”

  “爹。”娇柔魅惑的嗓音从门外而来。

  徐冰清身形微顿,眯眼看着来人。

  乌发盘成妇人髻,金银珠钗满头,肤白貌美,眼角的些许皱纹显示着岁月流淌过的痕迹,正是徐怀民的幼女徐千慧。

  “以后你和若情安心在府中住下。”

  “是,多谢爹爹。”

  徐冰清心中冷笑:先斩后奏!原来早就把徐千慧母女接入府中了,那徐怀民搞这一出又是干什么?下马威?

  真是奇怪,她竟然没有收到半点消息,看来战云熙的红袖招和紫罗的风月楼也有探听不到消息的时候。

  就是不知究竟是谁帮着遮掩了徐千慧的行踪?

  “那本郡主就不打扰叔祖父一家团聚了。”说罢搂着徐浩然离开,极其傲慢,极其洒脱,极其无礼。

  厅内众人对徐冰清的此言此行早就见怪不怪了。

  只有徐博文看着徐冰清的身影若有所思。

  有时候,口舌之锋利比之真刀真枪更为激烈,也更为难以捉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