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五章 弄巧成拙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70 2019-09-26 21:31:23

  安王府。

  姬逸风斜躺榻上看书。

  苏行夜从屋外飞掠而来,打量了他一圈,“看来恢复得挺快。”

  姬逸风瞥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苏行夜摸鼻,无来由得心虚,“作为朋友,来看看你,不行吗?”

  姬逸风懒得理会他,继续看书。

  苏行夜踌躇了一会儿,“逸风……”欲言又止。

  “什么?”

  “那个……我好像说错话了。”

  “那还真是奇怪。苏家二公子不是一向号称自己是‘文武全才、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之人吗?何来说错话之说?”

  巧舌如簧?苏行夜苦笑,自从见识过几位女子的口才之后,他才算真正见识到了何为天外有天,何为人外有人?

  昨日,他本想试探徐冰清借而解颜末之境,不曾想,却被徐冰清的三言两语给推拒了;而后,秦雪萱对他冷嘲热讽的一番质问,堵得他哑口无言;再然后,自家妹妹对他又是连番警告与劝服,让自己更是无地自容。

  一日之内,他被三个女子接连堵得哑口无言,可以想见他内心有多挫败。

  苏行夜看着眼前的人,计上心来,“昨日,我请求郡主出面为颜末说情。”

  此言一出,姬逸风终于放下书,看向他,等着他的解释。

  “看来试探的对象换一换,还是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前两日,姬逸风不顾皇命私自出府孤身去救徐冰清一事,苏行夜便看出姬逸风对徐冰清的与众不同。

  姬逸风虽看似张扬,却心思缜密、顾全大局,特别是在战场上。现他身处京城,朝中大臣对其言行举止有诸多不满,虽有陛下庇护,但有时候他也不得不收敛行为,谨慎行事。

  上次,姬逸风带徐冰清私入京畿大营,已引得朝臣弹劾,最后陛下不得不命其禁府思过。而他自知有错在先,故而甘心禁闭府中。只是当有人传信说徐冰清有危险时,他便顾不得其它,孤身前去解救。

  “看来你最近是太闲了。”

  苏行夜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忙道:“哎!别动手啊!别忘了,你可是有伤在身。”

  “那就有话直说。”

  苏行夜正色道:“先前我以为这桩婚约束缚了你,所以替你感到不值,也替颜末不值。虽说郡主这几年的经历引人唏嘘,但她终归相配不上你。只是昨日之后,我的想法又有些改变。也许就是她这样的人才更适合你也不一定。像颜末那样可以并肩作战,像严玉露那样温柔贤淑的女子,其实也许并不适合你。”

  姬逸风冷嗤:“你操心的事情倒是不少。”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

  姬逸风抬头白了他一眼。

  苏行夜自知理亏,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儿,“我说过,我对颜末并无男女之情,在我心里,她跟涂傲一样,都是我征战沙场、生死与共的同袍。我原本想让她回归正常女子该有的生活,是她自动请缨去往青龙东营的。至于徐冰清……不过是履行承诺罢了。”

  虽然这承诺履行得有些晚,迟到了这么多年,但确实是六年前他对徐冰清亲口许下的承诺。

  “看来是我愚昧了,我原先以为你留颜末在身边这么多年,多少对其有不一样的感情,但看你近日对宁安郡主又有些不同,我才发现我错了。但宁安郡主这人心思深沉,让人捉摸不透,我担心……”

  姬逸风斜眼看他,眸中带着警告和威胁之意。

  苏行夜冷不丁一哆嗦,“你……你别这么看我,怪可怕的。”

  “我倒是好奇,你存的什么心思?总是逮着机会,就去试探她。”

  苏行夜连忙跳出好远,“你可别误会,再说你先前……”

  直到此刻,苏行夜才意识到自己忽视了很多事情。

  姬逸风原先是不喜欢心思深沉、满心算计的女子,但他对徐冰清也并未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举动。比如涂傲、颜末、严玉瑾……这些人对徐冰清的所作所为,姬逸风知道后也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只是因徐冰清的不予计较而不了了之。涂傲仍然在他身边,严玉瑾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至于颜末,那也只是她自己的选择罢了。

  “逸风,这一次,我好像真的说错话了。”接着把昨日发生的一切完整地讲述给姬逸风听。

  姬逸风听完,陷入沉默。

  先前,他尚且年少,心中无所爱,所以母妃的决定,他并未反对,当然,也没有多在意,更谈不上把这桩婚约当成束缚,自然也就不是外人眼中的迫不得已。

  本来嘛!婚约之事,父母做主,理所当然。

  于姬逸风而言,娶谁都一样,早日定下也没什么不好,更何况那人还是徐侯爷心心念念的女儿。

  这桩婚约,自始至终,都是母妃开口,他点头同意,不是徐冰清的本意,更不是她的主张。

  如今看来,倒是平白无故让她独自承受了这么多无端的指责和误解。

  “逸风?”苏行夜轻轻道,他实在怕惹火了这位爷。

  姬逸风抬头,双眸璀璨如寒星。

  苏行夜大惊,不好!连忙施展轻功准备逃脱。

  可他哪里是姬逸风的对手?

  不过眨眼之间,人已到他面前,抬手便是一掌。

  苏行夜连忙闪避,“你来真的啊!”

  “看来你最近真是太闲了,久不回边境,骨头都懒了。”

  “哎!你……你不是受伤了吗?”

  苏行夜躲避不及,已接连挨了几掌。

  姬逸风那日明明伤得很重,没想到这才几日,竟然已经恢复到如此程度。

  还是说,姬逸风的武功又精进了,都已经身受重伤了,自己仍不是他的对手。

  可见这人到底有多恐怖。

  几番打斗下来,姬逸风渐渐吃不消,毕竟重伤未愈,好在他只是想发泄一下,正好苏行夜给了他这个机会。

  苏行夜自知不敌,又担心再惹恼这位爷,早就趁隙溜之大吉。

  姬逸风重新斜坐于榻上,闭目养息。

  其实不只是苏行夜想要试探徐冰清,他又何尝不是?

  因为她不是徐明渊口中那个飞扬活泼的模样,所以在几年后,他再次见她时,他才无法接受这样内敛深沉的徐冰清。

  自从得知了她这几年的遭遇,他理解且心疼,并且想要帮助她,帮助她重新恢复成当年潇洒肆意的徐冰清。

  只是到目前为止,效果甚微,甚至适得其反。

  他们之间总是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就好像两人中间隔着一座山,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自幼到大,由于父母疼宠,兄长纵容,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的姬逸风对徐冰清这个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束手无策。

  况且她,是人,是活生生的人,比之其他人更坚强独立,心思也更难测的人,是他不能躲避,且任何人都帮不了他的一个文弱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