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三章 不虞之隙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79 2019-09-24 21:47:37

  尚书府苏家。

  苏婉茹闺房。

  “伤势如何?”徐冰清进门便直奔主题。

  只见苏婉茹脸色有些微苍白,精神还算好,看到徐冰清,早已顾不得身上的伤,忙起身下榻。

  “做什么?不要乱动。”徐冰清上前阻止她。

  “我看见你太高兴了嘛!不用担心,已经好多了。是我爹娘他们太过小心了,总让我在床上躺着。”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他们也是担心你。自小娇宠到大的宝贝闺女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们自己估计比你受的惊吓还惊吓。”

  “你总是能轻易便了解旁人的心境,理解别人的立场,怪不得我爹娘他们对你很是喜欢。”

  徐冰清敛眉,淡笑不语。

  她其实很羡慕婉茹,爹娘健在,兄长疼爱,可以单纯,可以撒娇,可以放纵,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归根结底,就是有人疼,有人爱,有人想,有人念……

  “冰清……”苏婉茹欲言又止。

  徐冰清知其意,示意素英和小暖出去。

  “那纸信笺的署名是姬苍昊吧!”

  苏婉茹猛然抬头,眸中的惊诧显而易见。

  这件事,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贴身侍女小暖都不知道,没想到徐冰清竟然一猜就中。

  “他若真的在意你,明知自己身边全是财狼虎豹,又怎会让你孤身赴约……”

  “不,他不是……”

  “先听我把话说完。我并不是说他无情无义,我说的是你……你虽善良单纯,但还不至于蠢笨。如此之局,你怎不多想想就去赴约?”

  苏婉茹脸色微红,“上次他受伤,且身体本就体弱多病,我……这次,他为了救我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他……”

  徐冰清见她说话语无伦次的,显然心已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字字句句里皆透着担忧。

  很显然,苏婉茹已经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了。

  “婉茹!你……”

  “我只是觉得,他出身王府,却是庶子,又自幼体弱多病,想必在府中没少受委屈,我……我……”

  苏婉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表达什么,是同情,是怜悯,还是心疼……

  她自幼在父母和兄长的关心、爱护下长大,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实在是无法想象像姬苍昊那样本就体弱多病的身体还要整日遭受被人暗害的场景。

  徐冰清轻叹口气,直到现在,她自己连“情”之一字都没弄透,也就更不知如何开解苏婉茹了。

  “冰清,我……”苏婉茹无助地看着徐冰清,眸中的无措和惊慌让人心疼。

  世间之事,旁观者清。

  自从发现姬苍昊和苏婉茹相熟,而姬苍昊对她又早已是情根深种时,徐冰清虽然担忧,但还有些欣慰,欣慰那时的苏婉茹还不懂情。可是这次,姬苍昊对苏婉茹的保护和受伤,把婉茹最真实的内心逼出来了,她也同样对他情根深种,且不能自拔。

  两情相悦,本是世间最为美妙、最为幸运之事。

  只是,“他是贤王府庶子,你是苏家嫡女,苏家则是陛下忠臣……”

  话未完,但徐冰清相信苏婉茹明白她的意思。

  若是贤王安分守己,那作为陛下亲臣的苏家自是与贤王府“井水不犯河水”;可若贤王另生异心,苏家必然会站在陛下阵营。到那时,苏婉茹又该如何自处?

  苏婉茹低首敛眉,“我并未想太多。”

  徐冰清看着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忍心说太多。

  贤王野心勃勃,对东皇来说是个隐藏的威胁,陛下早晚会解决贤王一党。苏家百年传承世家,是陛下最忠诚的护国良臣。姬苍昊此人也并不如表面上展现出来的这样文弱书生的模样,不然也不能在贤王府存活至今,且引得姬苍晔千方百计地追杀他。

  可是这些不便告诉苏婉茹知晓,但徐冰清也相信苏婉茹明白“立场”二字。

  况且,他们之间现在还都没有戳破这层感情的窗户纸,徐冰清也不想苏婉茹想得太多,更不希望看她不开心。

  “二公子。”门外小暖的嗓音传来。

  “小姐在做什么?怎不在屋内侍候?”苏行夜看了一眼旁边抱剑直立的素英,“郡主来了?”

  “是。”小暖道。

  苏行夜面色不变,眸中的疑惑一闪而过,小妹和郡主之间有什么悄悄话,需要避开她们的贴身侍女?

  “苏将军请进。”徐冰清清润的嗓音从屋内传来。

  房门被推开,苏行夜进来,“见过郡主。”

  “苏将军有礼。”

  “伤口可还疼?”语气轻柔宠溺。

  没想到一向心思颇多的苏行夜也有如此温柔宠溺的模样,这还是徐冰清第一次见到。

  “二哥,已经好多了,别担心。”

  “那就好。”苏行夜温柔地揉揉她的发顶,“对了,你一个人去灵隐寺做什么?”

  有些事,该来的还是会来。

  苏婉茹有些猝不及防,忙看向徐冰清,想让她帮忙遮掩。

  徐冰清淡淡道:“此事是我的过错,是徐玉凝冒充我的笔迹骗婉茹去往灵隐寺的。”

  “是吗?”苏行夜看向自家妹妹,只见她脸色略白,低头不语,以为她身上伤口作痛,所以并未看出什么来。

  徐冰清不着痕迹地握紧苏婉茹的手,轻轻拍了拍,让她放心。

  “有件事,在下心有疑惑,想要请郡主帮忙解惑。”

  “苏将军有话请讲。”

  “徐玉凝想利用婉茹引郡主前去,此举不可厚非。但她利用郡主来引姬苍昊上钩,这倒是让在下觉得不可思议。”

  徐冰清轻笑:“苏将军是怀疑我与姬苍昊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苏婉茹闻言惊诧,原来二哥是怀疑姬苍昊和冰清的关系,忙想开口解释此事与徐冰清无关,却被徐冰清暗中阻拦着不让她开口。

  苏行夜不置可否,他确实怀疑徐冰清与姬苍昊的关系,也一直认为苏婉茹是因为徐冰清才与姬苍昊有了交集,殊不知他一向信赖乖巧的妹妹也有了不可告诉他的秘密。

  苏婉茹纤手不停搅着锦帕,心中失措慌张,她知道二哥一向多疑心细,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的心事,但也不想徐冰清因为自己被人误会,且那人还是自己的家人。

  “其实说来也没那么复杂。不过是因为上次贤王府之事,他们认为是我与姬苍昊一同主导罢了。”

  贤王府?苏行夜倒是忘记这一茬了。他当然知道贤王府之事,徐玉凝跟姬苍晔之事,就是因为他暗中刻意安排。不过也是他们咎由自取,因为他们设计自己妹妹,虽然他们原本想要算计的人是徐冰清,但自己妹妹差点因此毁了清白,他不能忍受自己袖手旁观,也不能忍受自家妹妹任人欺负。

  “他们为什么会算计郡主?郡主做了什么?”

  徐冰清看着他不语,那镇定淡然的模样让苏行夜无来由得心虚。

  “郡主不要误会,我只是……担心家妹的安危。”

  “苏将军爱妹心切,我可以理解,毕竟确实是因为我才害得婉茹次次陷入危险的。”

  “冰清!不是……”苏婉茹想要解释。

  “婉茹,抱歉!”徐冰清看向苏婉茹,眼神示意她不要插口。

  反正与她而言,被人无端算计,被人恶意揣测,被人随意误解,她早就习以为常了,也早就练就一身铜皮铁骨了。

  “请恕在下失礼了。”

  “苏将军严重了。”

  事实证明,两个聪明人的言语交锋,彼此皆不遑多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