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一章 无可奈何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25 2019-09-22 21:31:20

  不一会儿,涂傲带人赶来。

  徐冰清扶着姬逸风远离战局,让他靠在附近的一颗树下休息,并掏出身上的荷包,拿出止血药,洒向姬逸风的伤口处。

  姬逸风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药瓶,转手洒向徐冰清渗血的手臂处。

  “你能不能先顾好自己。”

  徐冰清看着他的俊脸不语,他的语气称不上温和,动作更算不上温柔,但却很细心,神情也格外专注。

  明明很疲累,明明自己受伤更重,却又表现得那么若无其事。

  若说看到此景,徐冰清心里还没有什么感触,那绝对是撒谎。

  徐冰清微仰头,努力睁大双眼,让眼底翻腾的湿意涌回心底,也防止自己在他面前流露出更多的情绪。

  姬逸风做完这一切,终于因体力不支靠着大树闭目养息。

  “你怎么样?”徐冰清伸手拉他。

  姬逸风趁势紧握着她的手腕,但眼睛并未睁开。

  徐冰清看看他,又看看被他握住的手腕,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想揣测他的意图。

  “涂傲,找辆马车来,送王爷回府。”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姬逸风睁开双眸,紧抓着她的手腕,使她挣脱不得。

  徐冰清淡淡看他,并未言语。

  那边苏行夜也带着人赶来,看到这一幕也装作没看到。

  徐冰清见挣脱不开,也不再白费力气,转头看向苏行夜,“婉茹伤势如何?”

  苏行夜见躲避不及,只得道:“适才我已派人送姬苍昊和婉茹回去,婉茹中了一剑,不过应该无大碍。姬苍昊伤势倒是极为严重……”看着地上的尸体,“这些人来头不小啊!”

  姬苍昊身体虽弱,但武功不弱;更不用说姬逸风的武功之高、对敌经验之强。但此次之战,两人都是身受重伤。

  背后之人竟能派这么多杀手来行刺,还安排那么多人在半路阻拦,可以想象,背后之人的势力不可小觑。

  “此次刺杀任务失败,日后再卷土重来,恐更为麻烦。”

  “听郡主话意,好像知道是何人所为。”苏行夜挑眉,神情高深莫测,不过虽然满腹疑惑,却并未深究,转而道:“不过,派这么多杀手来刺杀郡主和贤王庶子,却不能一击即中,估计那人已气得吐血了吧!”

  徐冰清淡淡盯着苏行夜,默然不语。

  苏行夜不禁被这样的眸光盯得有些心虚,忙道:“实在是路上被拦,又被引往另一个方向,故而来晚了……”

  徐冰清叹气,“苏将军以为幕后之人只是想除掉我和姬苍昊?你是真不知,还是故作不知?”

  姬逸风懒懒开口:“你们要在这里争论吗?不是应该先送我回府治伤吗?”

  徐冰清看了一眼姬逸风,“先送王爷回府。”

  苏行夜见姬逸风紧拉着徐冰清不放,心领神会般连忙拱手行礼,“小妹受了惊吓,还受了伤,在下实在放心不下,所以就先行告辞了。”说着逃之夭夭。

  那边涂傲早已备好马车,识趣地没有上前打扰,安静地等在马车旁。

  徐冰清见此情形,只得小心地扶着姬逸风上马车。

  刚上马车,徐冰清便松手准备下去。

  姬逸风紧拉着她不放。

  “王爷!”徐冰清皱眉,就在今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姬逸风这个人让她心烦意乱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姬逸风已闭目养息。

  徐冰清轻叹口气,看着他俊脸上被溅上的血滴,心口微动,撩开车帘,“外……公?”

  司空溟早在不知何时就已消失无踪。

  只余下一些侍卫们在清理地上黑衣人的尸首。

  “走吧!”

  涂傲驾着马车缓缓驶离。

  姬逸风唇角微勾,安心休息,不一会儿,呼吸渐稳,陷入沉睡。

  他……确实累了。

  夜色如墨,万籁俱寂。

  一缕夜风袭来,屋内烛火晃动。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调侃的声音传来。

  徐冰清仿若听不懂来人的话意,动了下被姬逸风紧握的手腕,终是放弃。

  “想必陛下已经知道了。”

  来人正是东皇国陛下姬御宸。

  “今日之事,徐玉凝想以苏婉茹为饵,来钓我和姬苍昊上钩,进而诬陷和损毁我俩的声誉。她此举怕是与百里芳华脱不了关系。先前贤王府之事,姬苍晔与百里芳华、徐玉凝共赴云雨,还被人撞见。徐玉凝和百里芳华都恨不得要我承受与她们一样的结果,甚至比其更痛苦百倍。徐玉凝想要我死不假,但还不至于杀害王爷,所以此事……”

  “所以这件事是姬苍晔一手策划,他不仅想借此除掉他的庶弟,更想除掉逸风。哼!他可真是好计谋。不过……”姬御宸看着床榻上躺着的姬逸风和床榻旁坐着的徐冰清,“你们一个个单刀赴会的,真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呢?我是说你们太聪明呢,还是太愚蠢?”

  徐冰清轻咳一声,“如今看来,当初北夷选百里芳华和亲恒王应该只是障眼法,想必贤王府与北夷早就相互勾结,所以贤王世子姬苍晔才会与百里芳华一拍即合。”

  “嗯,不错。”

  “当初王爷在北境中毒,虽是陆文泽动的手脚,不过此毒的来源却一直一无所获。莫叔叔说此毒的成分产自南黎,但也不一定跟南黎有关。”

  姬御宸寒眸微眯,嘴角含笑:“现下陆文泽死了,彭鹰也死了,还有……”

  “徐智德。”

  贤王一党的人逐渐显露,也逐渐被铲除,只剩下一个徐智德。

  “冰清,徐玉凝任你处置,至于你家那两位长辈……暂且留着,我自有主张。”

  “为什么?”

  徐冰清不明白姬御宸为何要留着徐智德和徐智明,他们明明各有异心,不是忠皇一派。

  “是因为我父亲,还是……”

  “此事以后再说。”

  “陛下,是不是……”

  “皇兄?”姬逸风恰巧醒来,打断了徐冰清的问话。

  姬御宸走近床榻,“如何?”

  “无碍。”姬逸风扯出一抹虚弱的笑。

  “身体无碍,脑子却是愚不可及。”

  “呃!那个……皇兄,夜已深,皇嫂应该还在等你。”

  “下次能不能把别人打成重伤再回来,一个个的……你……”看看徐冰清,又看看姬逸风,“你们……唉!好好养伤吧!”姬御宸把两人鄙视了一番,才飞身离开。

  徐冰清低首敛眉,淡淡道:“既然王爷醒了,冰清便离开了。”说着从姬逸风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腕,站起身,不着痕迹地动了下僵硬的四肢。

  姬逸风看着她,一身的疲惫,满衣的灰尘,还有淡淡的血迹,可见回来之后她一直是这个状态。

  “怎么不先处理伤口?”

  徐冰清无语,心想:若不是你一直拉着我的手腕,我早就回府处理好伤口了。

  看着她不自然的动作,姬逸风终于想起自己干的好事。

  原本,看到今日的徐冰清不同于以往云淡风轻的徐冰清,他不禁心生欣喜,想要留住这样的徐冰清,所以紧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或者说不想让这样的徐冰清离开。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不知不觉间就这样睡过去了。

  自己的防备心和警觉性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无关紧要。

  “先去处理伤口吧!来人……”

  “不必了,多谢王爷,冰清告辞。”说罢转身离开。

  “哎……”姬逸风想阻拦都来不及,“涂傲,送郡主回府。”

  “是。”门外涂傲领命而去。

  姬逸风无奈,一觉睡醒,徐冰清又是原来的徐冰清,好似白日里那个略显焦急担心的徐冰清只是梦境里的幻影,眨眼便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