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五十章 一石三鸟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24 2019-09-21 21:43:32

  徐冰清猜得不错,司空溟和苏行夜在赶来的路上,便被一群黑衣人缠住了,并把他们引到与徐冰清他们所在地相反的方向。

  不过,有人想借徐玉凝之手引出徐冰清和姬苍昊,不仅仅要取他们二人的性命,他们所图的,当然更大。

  “你怎么总是受伤?”清朗的声音伴随着飘逸的身姿落入场中。

  姬逸风!徐冰清心中一震。

  只见姬逸风一剑横扫,立即有几人倒地不起。

  “不宜恋战,快走!”徐冰清见状忙道。

  “杀!”又一群黑衣人涌来。

  姬逸风一手紧拉着徐冰清,一手执剑相抗,难免有些束手束脚,稍不留意,手臂便被刺了一剑。

  徐冰清见此欲甩开他的手掌,“你快放开我,这样束手束脚只会让我们更快丧命于此。”

  姬逸风不语,亦不放手。

  “我穿了金丝软甲,他们伤不了我。”

  姬逸风干脆直接把她搂在怀里,一时间,软香在怀,引人心情荡漾。

  “你做什么?”徐冰清见状不禁怒火中烧。

  姬逸风隔着彼此的衣裳,去感受金丝软甲的存在,确认她把软甲穿在身上,不由地松了口气,薄唇微勾道:“还算听话。”

  徐冰清无语,原来他是为了确认她究竟有没有穿软甲。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当时在风月楼里,她已经把金丝软甲退还给姬逸风了。但在她被严玉瑾绑架,受伤中毒回来之后,这软甲又被送回她手上。

  她今日出府前,为了以防万一,她便悄然穿上了。

  没想到,果真派上了用场。

  眼看着天色渐晚,徐冰清这个时候再反应不过来就真的是傻子了。

  她猜到是徐玉凝绑走的苏婉茹,目的就是为了对付自己;她没想到有人会借助徐玉凝的手,利用苏婉茹这个饵,又引来了姬苍昊;这时,她又以为背后之人是想借苏婉茹为饵,来除掉她和姬苍昊。

  可当徐冰清看到姬逸风孤身来此时,她才明白,背后之人想要杀她和姬苍昊没错,但更想借此除掉姬逸风。

  怎么办?当徐冰清知道背后之人的这个目的后,顿时有些惊慌无措,她不想让姬逸风卷入任何危险,更何况还是因为自己。

  眼下敌众我寡,这种情况对他们很不利。

  姬苍昊身受重伤,现在不过是凭借自身的毅力在坚持;苏婉茹手无缚鸡之力,又受了伤,不但不能帮忙,还会拖累姬苍昊;而徐冰清自己也是武功平平,坚持这么久,还得益于身上的金丝软甲;只有一个姬逸风,武功高强,能够支撑些时刻。

  即使姬逸风再如何身经百战,但仅凭其一人之力,一时之间也解决不了这么多武功高强、心狠手辣的杀手。何况,还有她们这些……累赘。

  这时的徐冰清比任何时候都恨自己武功低微,关键时刻帮不上忙。

  “王爷,你先走。”

  姬逸风对这句话置若罔闻。

  “姬逸风,你先走!”徐冰清急道。

  姬逸风唇角轻勾:“这还是你第一次喊我的名字。”

  “你看不出来吗?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你。”

  姬逸风轻笑:“我收到消息时就知道了。”

  “那你还孤身前来?”真当自己是不败英雄呢。

  徐冰清再次体验了一次姬逸风的不管不顾、任性妄为,她顿时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担心。

  “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姬逸风闻言执剑横扫,并招来自己的战马。

  徐冰清明白他的意思,“让他们先走!”

  他们,自然是姬苍昊和苏婉茹。

  姬逸风看了她一眼,并未反对,吹了一声口哨,骏马立即冲入战局中。

  “姬苍昊带婉茹先走!”徐冰清朝姬苍昊大喊。

  姬苍昊猛挥剑连杀两人,搂着苏婉茹跃上马背。

  “冰清!”苏婉茹呼喊。

  眼看着马儿载着两人离去,徐冰清上前拦下欲追上去的杀手。

  她虽然有金丝软甲护身,但这些杀手可不是无用之辈,徐冰清的脸颊、手臂、腿腕都受了伤。

  姬逸风飞身来到她身边,一手搂其腰,跃上枝头。

  只见他带着她踏着树枝,几次纵跃,暂离危险之地。

  但身后杀手紧追不停。

  徐冰清反手紧搂着姬逸风,想要寻机会帮他挡剑。只是看着杀手一剑剑刺来,她每每亲身去挡,姬逸风便搂着她轻转身体,反而每次都伤在他身上。

  徐冰清看着他雪白的锦衣染上血迹,急道:“姬逸风,你在干什么?”

  “本王还不需要你来帮我挡剑。”

  “你明知道我有软甲护身。”

  “金丝软甲也不是万能的。”

  “那你放开我!”

  “别废话!”姬逸风带着她不断在树枝间飞跃。

  身后杀手紧追不放,誓要置他们于死地。

  “姬逸风!”徐冰清明显感觉到姬逸风呼吸声加重,体力也在不断下降。

  他受了伤,又带着她这个累赘,情形不容乐观。

  不用徐冰清提醒,姬逸风自己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松手!”姬逸风冷喝。

  徐冰清下意识松开了搂着他腰的双手。

  “抓紧!”

  “什么?”

  不待徐冰清反应过来,姬逸风已放开她,飞快落地,而徐冰清被他留在一棵树上。

  杀手见姬逸风落地,纷纷上前围杀他。

  徐冰清急急地看着下面的战局,暗恨自己武功不济,不然就算帮不了他,但至少不会像此刻一样成为他的累赘。

  “丫头。”雄厚有力的声音传来。

  徐冰清心中一喜,“外公!”

  只见司空溟携着一身杀意而来,看到徐冰清安然无恙的刹那,总算松了口气。

  “丫头别怕,外公来了。”说着准备携着她离开。

  徐冰清拉他衣角,“外公。”视线看着地面的战局。

  意思很明显,她想让司空溟帮忙解决地上的杀手。

  司空溟瞄了一眼,“放心,已经有人往这边来了。”

  那意思,他并不打算插手。

  徐冰清无奈。

  “不过等他们打完,我们再走也不迟。”说着斜倚着树枝,取出腰间的酒壶仰头喝酒。

  徐冰清看着下面的姬逸风又接连受了几剑,鲜血不断浸透锦衣,心中焦急。

  “这些人适才一心要置我于死地,若是就此放过,恐怕还会卷土重来。外公难道要日日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

  司空溟继续仰头喝酒。

  “外公……”嗓音中略带着一丝撒娇。

  “那小子不是少年将军吗?不会这么不济吧!”

  “他已……”

  司空溟截断她的话,“你外公不是傻子,这些杀手都是冲着他来的吧!”

  徐冰清欲再开口,司空溟已闭目养息。

  “外公!”

  司空溟不再理会她。

  徐冰清无法,只得小心攀爬着树枝,往树下而去。

  “嘶”的一声响起,司空溟立即翻身跃下,捞起徐冰清落在地面上。

  “怎么总是犯傻?”司空溟皱眉冷喝。

  适才徐冰清就是故意让自己挂到枝丫上,扯破了一截衣裳,目的就是逼自己的外祖父就范。

  “多谢外公。”

  司空溟叹气又无奈,自己这个外孙女聪明时很聪明,蠢笨时比任何人都蠢。

  待司空溟转入战局,形势很快好转,姬逸风也总算能喘口气。

  即使他武功高强,又常年征战,即使没有徐冰清这个不会武功的人在,面对这么多杀人如麻的杀手,他自己也会应接不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