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四十九章 婉茹被掳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373 2019-09-20 21:49:33

  宁国侯府。

  妙菱端着点心走进来,“小姐,你快尝尝,我刚刚做好的。”

  “我们家妙菱可真是心灵手巧。”徐冰清捏起一块糕点,轻咬一口,细细咀嚼。

  妙菱睁着她双那明亮的水眸直直地盯着徐冰清,焦急又期待地等着她的评价。

  “入口即化,软糯清香,极好!”

  “真的吗?”妙菱瞬间眉开眼笑,仿若得了宝贝的孩子。

  “小姐。”素英急匆匆而来。

  “素英,你来的正好,我……咦!”妙菱这才注意到素英身边还有一人,“小暖?”

  小暖是苏婉茹的贴身侍女,她一人来此定是有事。

  “是婉茹怎么了吗?”徐冰清看向小暖。

  “郡主。”小暖直接跪地磕头,语气哽咽,“请郡主救救我家小姐。”

  “婉茹出了何事?”徐冰清惊。

  “小姐被人劫走了。”

  “可知是何人所为?”

  “奴婢不知。”小暖急得直掉眼泪。

  “你且快快讲来!”

  “今日一早,小姐收到一纸信笺,说是要小姐前往灵隐寺。也不知为何,小姐没带护卫,只带着奴婢一人便去了灵隐寺。可是刚到灵隐寺山脚下,有人就打晕了车夫,小姐也随之被绑走。他们要奴婢不许声张,更不许报官,不然就对小姐不利,并让我来求郡主,说是要郡主孤身前往京郊十里亭,否则小姐不但性命不保,名节也难保。”

  徐冰清柳眉紧蹙,手握成拳,当机立断,“素英,备马。”说着朝门外走去。

  妙菱拉住徐冰清,“我陪小姐一起去。”

  小暖急道:“可是他们要郡主一人前去,否则……否则就会对小姐……怎么办?”一方面担心自家小姐的安危,另一方面又怕那些人要郡主一人前去是对郡主不利。

  “放心,我定会救回你家小姐。”疾步离去。

  府门外,素英已牵着马在门口等着,“小姐。”把缰绳递于徐冰清。

  “没事,你们留下,我去去就回。”

  妙菱上前欲拦,“不行!小姐你不能独自前去,太危险了。”

  徐冰清径自跃上马背,不再理会她,飞扬而去。

  “小姐!”留下妙菱急得跳脚。

  “小姐自有分寸,放心吧!”素英安慰她。

  徐冰清刚行了一段路,就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看来绑架苏婉茹的倒是聪明人,先是派人一路监视小暖到侯府去找徐冰清,又暗中注意着徐冰清的一举一动,并从头到尾跟着徐冰清,打探她到底有没有带帮手,或者看她有没有其他算计。

  想起适才素英递马缰给她时,她对素英暗中的吩咐,徐冰清唇角勾笑,现在论输赢还为时过早。

  回到那一刻,徐冰清状似随意地无声知会素英,“暗中通知外祖父和苏行夜来帮忙。”

  明眼的人,素英、妙菱,她不能带;暗中,她可不知道会来多少人。反正从头到尾,她的确是一人来的。

  十里亭。

  徐冰清下马,“出来吧!徐玉凝。”

  “哼!”先是一声冷嗤,而后才传来脚步声。

  徐冰清转身去看来人,不是徐玉凝又是谁。

  “果然是独自一人。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的自以为是、胆大妄为。就是不知今日老天还会不会再次眷顾你,让你逃脱掉。”

  徐冰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宛如看着一个笑话。

  徐玉凝冷眼看着她,又是这样一副淡定自若、从容不迫的模样。

  事实上,她实在是厌烦极了徐冰清这种遇到什么事都处之泰然的样子。

  “来人!”

  一声令下,徐冰清瞬间便被团团围住。

  “我已经在这了,婉茹呢?”

  “放心,马上就会见到了。”纤手一挥,让人带徐冰清离开此地。

  徐冰清也不反抗,乖乖地任由徐玉凝的人绑住手臂,蒙上眼睛,且任由他们带自己入局。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到了何处,徐冰清听到了苏婉茹清脆愤怒的嗓音。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快把本小姐放了,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婉茹。”徐冰清听音辩位。

  虽然看不见婉茹的状况,但听其声音清亮有力,想来她也没受什么伤害。

  知道苏婉茹安好,徐冰清总算松了口气。

  “冰清?冰清!我在这里。”

  苏婉茹被关在一间破旧的木屋里,手脚皆被绑住,但好在,眼睛倒是没有被蒙上,她正在透过破烂的窗柩朝屋外的徐冰清大喊。

  徐冰清知道徐玉凝就在附近,淡淡道:“你应该不至于那么傻吧!伯父此时应该不想得罪苏家。”

  徐玉凝轻笑:“你知道的,我要对付的人一直是你。”转身吩咐身边的人,“去把那丫头放了,把郡主请进去。”

  “冰清!你们干什么?”苏婉茹大叫。

  屋内已有人蒙上苏婉茹的眼睛,拖着她出去。

  “我不出去!”苏婉茹慌乱之中紧紧抓着窗柩的边缘。

  “徐冰清,你害得我没了清白,名声尽毁,导致我现在身败名裂,无处容身。今日,我要以牙还牙,看看到时候,你还是否能如现在这般淡定自若,安王又是否会要一个身败名裂的女人。”

  徐冰清轻嗤一声,并不理会她,朝苏婉茹的方向喊道:“婉茹,别怕,会没事的。”

  “冰清,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说话间已有哭腔。

  也对,苏婉茹从小被家人娇生惯养、细心呵护着长大,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若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忽然,刀剑声响起,有人砍破了窗柩,跃了进来。

  “谁?”苏婉茹惊慌失措,无奈手脚被绑,眼睛被蒙,又手无缚鸡之力,实在是无处可逃。

  “是我。”轻柔的、低沉的声音,带着淡淡药香传入苏婉茹的鼻间。

  “姬苍昊!是你吗?”听到姬苍昊的声音,苏婉茹忍不住放声大哭,“呜呜……”

  姬苍昊上前,一手轻搂她的纤腰,一手执剑厮杀。

  苏婉茹还在抽噎着。

  “没事了,别怕。”姬苍昊口中不断安抚她。

  徐冰清听到这边的动静,袖中的匕首立即割破腕上的绳子,一手扯下蒙眼布巾,一手扬起,把药粉洒向捆绑她的人。

  那些沾染上药粉的人个个倒地打滚,嘶喊尖叫,一副痛苦欲死的模样。

  姬苍昊已搂着苏婉茹杀出重围,朝屋外飞去。

  苏婉茹终于解除捆绑,伸手扯下蒙眼布巾,视线搜寻着徐冰清的身影,“冰清!”

  徐冰清见她没事,欣慰一笑,对姬苍昊道:“你们先走。”

  “不!我……”不等苏婉茹反驳,姬苍昊已搂着她跑远。

  徐冰清眼眸巡视一圈,“徐玉凝,还不现身?”

  徐玉凝缓缓走出,双眸含恨,“你对他们做了什么?”看着倒地翻滚的护卫们。

  徐冰清手执玉瓶,摇了摇,“化皮粉。你要不要试试?此粉不是毒药,只不过会让人生生褪掉一层皮而已。正好,你这张脸太过丑陋,褪下一层皮,没准还能重新长出好皮囊来。”

  “你!徐冰清!”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把徐冰清碎尸万段,“你们给我上,我要她死!”

  可是她身边的人执剑惊慌地看着地上嘶叫的人,哆嗦在原地,不敢上前。

  毕竟削皮之痛,没几人想要体会。

  “冰清!”远处传来苏婉茹的喊声,“姬苍昊!救命啊!”

  徐冰清懒得再理会徐玉凝,连忙走出这座旧院落,前去查看苏婉茹的状况。

  只见院外不远处,姬苍昊浑身是血地正与黑衣人厮杀。

  死士!

  徐冰清柳眉紧蹙,这下麻烦大了。

  徐玉凝也带人赶到院外,看着眼前的一幕,愣在原地。

  徐冰清冷眼看着她,“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简直愚蠢至极!”说着上前帮忙。

  徐玉凝这时也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当机立断,“我们走!”

  为了对付徐冰清,她不得已才绑了苏婉茹。但就像徐冰清说的,她并不想得罪苏家,她父亲为了利益更不愿意得罪苏家。如今事已至此,她虽然不甘心就此放过徐冰清,但她也不愿再掺和,最重要的是再掺和下去的后果,她承担不起。

  黑衣人剑剑狠辣,以夺人性命为主。

  姬苍昊一边护着苏婉茹,一边与黑衣人周旋,看见徐冰清过来,“你先带婉茹走!”

  徐冰清随手捡起地上已死之人的长剑,卷入战圈,“恐怕我们谁都走不了。”

  这些人与徐玉凝可不一样,徐玉凝只想毁了徐冰清,而这些人明显是冲着姬苍昊和徐冰清的命来的。

  “啊!”苏婉茹惨叫,肩膀被刺了一剑。

  “婉茹!”姬苍昊忙拥她入怀。

  “不!你别管我。你流了好多血……呜呜!”苏婉茹忍不住痛哭,不知是因自己受伤太痛,还是因为姬苍昊身上更为严重的剑伤。

  “我没事。”姬苍昊一边应敌,一边安抚她。

  “你们走吧!别管我了。”苏婉茹看着姬苍昊为了保护她,身上已经中了几剑了,衣裳都被血染红了,心中抽痛。

  “别说傻话!”姬苍昊安慰她。

  徐冰清执剑站于姬苍昊与婉茹身边,看着场中的黑衣人,“他们今日是要你我二人性命,倒是连累婉茹了。”

  “冰清,怎么办啊?”苏婉茹执袖擦掉眼泪,她也知道此时不是哭泣害怕的时候。

  而此时,姬苍昊又被黑衣人刺中一剑,只不过这一剑刺中腰腹,鲜血四溅。

  姬苍昊也反手刺入那个黑衣人胸膛,一剑毙命。

  苏婉茹伸手捂着他血流不止的腰腹,“怎么办?怎么办?你别管我了,你先走,好不好?”近乎乞求地看着他。

  “没……事,我没事。”

  徐冰清也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她把身上的软筋散、迷药、化皮粉、化骨粉,甚至连化尸粉都用上了。

  可是这些东西对这些死士是没有什么大用的,要知道这些人常年行走在黑暗中,是为杀人而生的冷血怪物,对徐冰清的这些东西本身就具有超强的抵抗性和忍耐性。

  奇怪!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外祖父和苏行夜怎么还没到?难道有人在半路上也设了埋伏?

  再这样下去,他们三人今日都得命丧于此。

  想到这里,徐冰清不禁深深担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