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四十八章 闲话家常(二)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64 2019-09-19 21:32:11

  风月楼厢房里,姐妹之间的闲话家常还在继续。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紫罗轻叹口气,转而又对苏婉茹道:“不过,待有朝一日,你身入其中,才会真正懂得这其中的滋味。”

  “这是属于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吗?”秦雪萱忍不住调侃。

  说的自然是战云熙和紫罗两人间的情感纠缠。

  紫罗闻言,脸颊泛红,佯装镇定道:“适才不是在谈冰清当年的肆意妄为之举吗?继续呗!我挺好奇的。”

  “不过是些幼年旧事罢了。”徐冰清无奈。

  “婉茹,你来讲吧!这可是你的拿手好戏。”秦雪萱看向苏婉茹。

  “哦!好啊!”说起徐冰清,苏婉茹便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仿佛终于找到了自己所擅长的事情。

  “紫罗,你知道吗?当年皇长孙……哦!就是皇帝陛下到秦家迎亲,冰清以一人之力和她那幼小的单薄之姿挡在皇后娘娘闺房前,小手指着陛下,不服气地叫喊:‘你长相如此妖孽,心思又太过可怕,实在配不上我举世无双的姐姐。’”

  “是吗?”紫罗笑看徐冰清。

  徐冰清无奈摇头。

  “是啊!你是没看到,当时陛下虽脸带笑意,却格外渗人,其他人当即就吓得跑远了。只有她,寸步不让,横眉冷对,丝毫不退缩。”

  紫罗讶然,早就听闻徐冰清年幼时与现在的性格大相径庭,可没想到反差竟会如此之大。

  “不必怀疑,我可以作证。”秦雪萱悠悠道。

  “然后呢?”紫罗忍不住好奇。

  徐冰清叹气,“然后我就被点了穴道,直至迎亲队伍离开。”

  胆量虽大,但奈何力量弱小。

  紫罗忍不住大笑,眼前仿若浮现出徐冰清当年那副“壮举”的情景。

  “还有,还有……”苏婉茹说起徐冰清就停不下来,“她初回京城时,性格飞扬跳脱,不喜拘束,到处惹祸生事,但人小鬼大,偏偏脑袋又聪慧狡黠,每次都连累我和雪萱。”

  “当时年幼,又都是爱玩的年纪。冰清带头贪玩,我们自然跟随于她。只是,贪玩的结果是背不出诗文,做不出文章。而她却是另类,课堂之上先生的讲解,她总是一点就通;下堂之后,也没见她费什么功夫。但最后,总是她被先生褒奖,我和婉茹日日受罚。”

  本是在讲徐冰清的年幼事,瞬间变成了诉苦和吐槽大会。

  “如此说来,还是你们大度,如今竟还能心平气和地与她坐在一起闲话家常。”紫罗说完忍不住执帕遮唇偷笑。

  “可不是嘛!”苏婉茹嘟嘴。

  徐冰清无奈,“多谢两位小姐不弃。”

  “不谢!不谢!”苏婉茹拍着徐冰清的肩膀,一副豁达包容的模样。

  在场三人忍不住嘻笑出声。

  “苏将军。”门外小桃的嗓音传来。

  接着,便传来敲门声。

  “姑娘,苏将军来了。”

  “不知几位小姐可方便在下进来闲聊几句?”苏行夜彬彬有礼道。

  “二哥!”苏婉茹看向紫罗。

  “小桃,请苏将军进来。”

  房门打开,苏行夜拱手行礼,“在下见过几位小姐,多谢紫罗姑娘。”

  “装模作样!”秦雪萱不屑道。

  紫罗执壶倒茶,“苏将军有礼了,请!”

  苏行夜走进来坐下,执起茶杯,观其色,闻其香,轻抿一口茶,“嗯!好茶。”而后放下杯盏,“适才不小心听到几位小姐的欢声笑语,忍不住心生好奇,所以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既明知我们几位姑娘在此谈心,你还上门叨扰,岂不故意为之?现在又假意告罪,简直是惺惺作态!”秦雪萱语气之差,不似平常,就差没对苏行夜翻白眼了。

  苏行夜假意轻咳一声,并未反驳。

  秦雪萱故意落苏行夜面子,还这么明显,在场之人,迟钝如苏婉茹,也感觉出来了。

  紫罗看看秦雪萱,不明就里,遂又看向徐冰清,眼神示意:什么情况?

  只可惜,徐冰清也是摸不清状况。

  只有苏婉茹抿唇憋笑,对徐冰清附耳低语:“昨日在我家,雪萱被绊倒,身旁的二哥本想伸手去扶她,可谁曾想,二哥手麻无力,一不小心,没拉住雪萱,然后她就……”双手一摊,表示后果请自行想象。

  可想而知,秦雪萱最后的下场肯定是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昨日之事,实乃无心之失,还请秦小姐见谅。”

  “也是,征战杀伐的苏将军竟然会手软到扶不起一个柔弱姑娘,知道的人会相信苏将军是无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雪萱体重……行缓。或者,苏将军就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看我们雪萱笑话。”徐冰清火上加油道。

  苏行夜连忙站起行礼,“郡主严重了,在下并无此意,真的是无心之失。”

  任谁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言善辩的苏行夜也有百口莫辩的时候。

  “无不无心,只有自己知道。”秦雪萱撇嘴道。

  苏行夜无奈,“实在是近日练剑太久,难免手软无力。”

  苏婉茹连忙为其兄长证明,点头道:“这话倒是不假。这几天,二哥吃饭时,常常掉碗掉筷。”

  紫罗笑道:“如此说来,倒是冤枉苏将军了。不过,我倒是好奇,眼下不在边境,无需打仗杀敌,苏将军这么拼命练武做什么?”

  苏行夜叹气,“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秦雪萱白他一眼。

  苏行夜也不予计较,“实在是因为王爷最近心思不郁。”

  徐冰清敛眉,没想到苏行夜会提到姬逸风,还记得上次两人不欢而散,直至现在还未曾见过面。

  说起来,她与姬逸风也从未欢聚一堂过,基本上每次都是一言不合,而后不欢而散。

  “先前陛下命王爷巡视京畿各营,他对此倒是以身作则,凡事亲力亲为,把京畿东西南北四个大营的将士全都训了一遍,搅得各营人仰马翻、惨叫连连。朝臣上书,说王爷自视甚高、仗势欺人,陛下命其禁府思过。”

  “又是闭门思过?我刚回京时,便听闻他被陛下禁足,这应该是他第二次被禁足府中反省了吧!”秦雪萱嘲笑道。

  “可怜的我,作为他的参将,北境文书需要日日送到其手上。这不,我就成了他练武的对象。他武艺高强、剑法凌厉,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几日下来,他是精神越发抖擞,武艺也越发精进,我却快要命丧他剑下了。”

  “苏将军辛苦。”紫罗执壶帮苏行夜斟茶。

  “多谢紫罗姑娘。”

  “技不如人,怨的了谁?”秦雪萱继续冷嘲热讽。

  苏行夜撇嘴,不予计较,“也不知王爷最近是怎么了,总感觉他近日怪怪的,我都有些搞不懂他的心思了。”

  “性情反常?”紫罗低首轻笑,看了一眼徐冰清,“佛说,心不动,万物皆不动。性情反常,一般情况下则是动了心,心动必因情。”

  情!苏行夜连忙看向徐冰清。

  不要怪苏行夜多心,实在是回京这些时日,姬逸风接触最多的只有徐冰清,想来姬逸风的反常与她脱不了关系。

  徐冰清闻言仍是笑意浅浅,敛眉喝茶,并未言语。

  有些人,行坐安然,万变犹定,凡事宠辱不惊,淡然处之。

  比如徐冰清,她就练就了这样的本领,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也无人能探知她的内心深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