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四十五章 一反常态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855 2019-09-16 21:27:10

  养居殿。

  姬御宸正在批阅奏折,姬逸风斜坐椅子上闭目养神。

  终于,姬御宸抬头看他一眼,“你在做什么?”

  姬逸风眼睛都懒得睁开,继续闭目道:“皇兄,不是你让我来陪你的吗?”

  “所以呢?”

  “你知道的,除了带兵打仗,我什么都不会。”

  姬御宸放下奏章,“我可在众臣面前曾诺要好好教导你的,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

  外人面前,姬逸风还是高冷、骄傲的;但在他面前,仍是小时候的模样,言行举止要多懒散就有多懒散,凡事不肯动一点脑子。

  姬御宸有时候都怀疑自己多养了个儿子,不对,比之大儿子姬晟睿,姬逸风有时候还不如自己的儿子。

  姬逸风想起什么,突然睁开眼坐起,“姬苍晔和百里芳华、徐玉凝之事,皇兄打算怎么处理?”

  姬御宸重新拿起奏章,不在意道:“不如何。此时与朕何干?”

  “那你赐婚严玉瑾和徐玉凝的婚约呢?”

  姬御宸“啪”的一声摔了奏章,“你还有脸提!若不是你在朝堂上捣乱,说什么严玉瑾和徐玉凝私下相授、两情相悦,又怎么会有赐婚一说?结果又是你设计姬苍晔和徐玉凝红鸾叠嶂,折损朕的颜面,朕还未与你计较呢。你说你做事之前就不能事先思虑周全,想好万全之策再做决定?”

  姬逸风站起行礼,“此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还望皇兄恕罪。”

  姬御宸见此,终是叹口气:“罢了。你最近闲来无事,便去京畿各大营转转,省得你离京这么久,很多人都不认识你了。”

  “是。”姬逸风挑眉,“若是臣弟遇见碍眼之人,自是不会手下留情,还请皇兄有个心理准备。”

  姬御宸薄唇轻勾,自己这个弟弟虽然心计不行,但在有些方面一直是自己的左膀右臂。

  这么多年,姬逸风不光是姬御宸的弟弟,还是姬御宸手中的利刃,兄之所指,弟之所往。

  “对了……”姬御宸叫住欲离开的姬逸风,“你跟冰清的婚约之事,你到底是如何想的?”

  姬逸风身形微顿,“此事以后再说吧!”

  “以后?你……”姬御宸还欲再说,姬逸风已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

  姬御宸挑眉,“看来两人有得磨啊!不过,我还真想看看你们究竟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一副想看热闹的模样。

  殊不知自己的弟弟正焦头烂额地寻求与徐冰清的相处之道。

  宁国侯府。

  今日,姬逸风派人送给徐冰清一套衣裳,这套衣裳在侯府后院引起了轩然大波。

  徐玉凝听闻后毁了满屋的物件,就差没有跑到徐冰清面前叫嚣了。

  侍女绿意安慰道:“小姐,要不找老爷……”

  徐玉凝冷笑:“父亲?对于父亲来说,利益最为重要,哪会在乎我幸福不幸福。我平日里跟徐冰清小女儿家的勾心斗角,他之所以冷眼旁观,那是在我并没有破坏他利益的基础之下。现在,我名誉尽毁,清白也没了,就更不会有人在意我了。现在的我除了嫁入贤王府,还能怎么办?”

  “小姐!”

  徐玉凝泪眼婆娑,“绿意,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我和她同是宁国侯府的嫡女,她一个出身边城之地的野丫头,初回京城便入秦院长名下学习;父母双亡却深受陛下和皇后娘娘喜爱,现又被赐封宁安郡主,受尽荣宠;还有一个安王那样文武双全的未婚夫。我们俩斗了这么多年,看似我占上风,可每次她都能化险为夷。而我呢?竟落得此下场。你说,上天是不是不公?”

  “小姐,会好的。那个贤王世子也是人中龙凤,以后也是王爵。小姐将来也是王妃,不会比她差。”

  “是啊!一个贤王之子,一个陛下的同胞兄弟……”徐玉凝冷嗤一声,最终轻叹口气,“事已至此,我还能如何?”脸上已尽是万念俱灰之态。

  而这边,最为高兴莫过于妙菱。

  “小姐,这套衣裳与小姐可真是契合。青白相间,像似青竹隐现于白云之间,清新飘逸。若是身穿此衣奔驰于马上,定是欲乘风而去之仙姿。”双眼发亮、沉于幻想中的妙菱兴奋道。

  徐冰清对此也只是微微一笑,她不知道姬逸风什么意思,只是有些不解,他如此作为,倒有些不像姬逸风的作风了。

  素英轻叹:“不过是一套衣裳而已,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再者,我看这套衣裳与小姐其他衣裙也没什么不同。”

  “你不懂。你看这布料、做工、针绣,细致工整……”

  “行行行!打住,你还没玩没了了。”素英不耐烦道,看向徐冰清,“小姐,怎么办?”她可没忘记安王是如何对自家小姐的。

  徐冰清明白素英的担心,“你也说了,不过一套衣裳而已。”

  不管他想做什么,想怎么做,她所做的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其实徐冰清她们想错了,姬逸风并无他意。

  自从看过她这几年的经历之后,他便想尽可能地去了解她,帮助她回到她父母健在时候的徐冰清。或者说,让她变回六年前潇洒肆意、活泼开朗的徐冰清。

  可惜姬逸风也错了。

  世事无常,天意如此,恐人力难为,有些事出现了就不可能再逆转。

  徐冰清再也变不回先前的徐冰清,时间也不会倒回到六年前,宁国侯夫妇更不会再出现在这世间。

  更何况,徐冰清自己也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不好的,也不想再变回原先懵懂无知、受尽宠爱、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女孩。

  皇宫里。

  “听闻逸风派人给冰清送去一套衣裳。”秦雪卿道,“你说他是怎么想的?”

  “他这样做,不正合你心意?你不是担心他们两人谁都不先向前走一步,僵在原地吗?这下逸风主动出击,不是好兆头吗?”姬御宸不在意道。

  “我是担心逸风的做法恐怕……”

  姬御宸上前搂着她,“好啦!他们自己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有些事磨合磨合,不一定是坏事,更容易促进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了解。”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他们两人都可以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不管如何,终归要他们自己做决定。”

  “嗯。我真心希望他们能有好的结局。”秦雪卿靠在姬御宸怀里,温言道。

  姬御宸挑眉,眸中深邃,暗道: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结局如何,全靠自己。

  世间之事,唯独感情不能强求,他可是很期待两人的表现。

  宁国侯府。

  “小姐,你要去吗?”素英看着手中的帖子。

  帖子是姬逸风派人送衣裳的时候一起送来的,说是邀徐冰清今日外出赏景。

  素英知道安王对自家小姐颇多微词,甚至出言毫不留情,所以她担心他邀小姐出去怕是另有所图。

  “去!为什么不去?”一旁的妙菱已经拿出昨日送来的衣裳准备帮徐冰清穿上,“而且还要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出去赴约。”

  “妙菱!”素英皱眉,她实在对妙菱的欣喜无可奈何。

  妙菱不明所以道:“安王是小姐的未婚夫,以前他远在北境,甚少见面,更遑论相处。现在他已回京,而小姐也已及笄,两人的婚事迟早会提上日程。如今他邀约小姐,主动与小姐相处,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若不是妙菱提起,素英都快忘了,小姐已经年满十五了,若是平常人家,这个年纪,已经定亲或是成亲了,更甚者都生子了。可是自家小姐虽然有婚约在身,但父母亡故,安王又是暧昧不清之态,所以直到现在也无人提及此事,以至于只能这样拖着。

  “小姐?”素英忧心地看向徐冰清。

  徐冰清听到妙菱的话也只是呆愣了一瞬,唇角勾笑:“素英,你多虑了。妙菱,你也不必麻烦了,就平常的穿着就行了。”

  妙菱举着衣裳愣在原地。

  素英轻叹:“那我去叫人准备马车。”

  “嗯。”徐冰清轻轻一笑。

  “小姐,那这衣裳?”妙菱虽不懂自家小姐的心思,但也不会违逆小姐的想法。

  徐冰清看了妙菱手中的衣裳一眼,“先收起来吧!”

  她虽不明白姬逸风的一反常态,但也不至于一再拒绝他的好意,毕竟他是安王爷,陛下的兄弟,身份贵重,颜面何其重要,不能轻易忤逆。

  所幸不过一套衣裙,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徐冰清这样安慰自己。

  其实,她私心里还是放不下姬逸风,只不过不愿承认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