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四十三章 以德报怨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945 2019-09-14 21:42:14

  几日后,阳光正好,徐冰清终于从屋内软塌转到屋外的廊下躺着,妙菱和素英随侍在侧,寸步不离。

  “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我已无碍。”

  妙菱嘟嘴:“小姐,我们陪着你不好吗?”

  “好啊!只是你们也有其他事要忙吧?”

  “什么事都没有小姐重要。”妙菱递上茶水。

  徐冰清无奈轻笑。

  “小姐的荷包里平日只装着伤药,以后也要备些毒药和解药。莫神医说我近日医术渐长,毒术也在不断增加。以后,我和素英皆不离你左右。”

  “嗯。”正在擦剑的素英闻言点头赞同。

  “这次是意外。”

  “意外?”男子略显惊讶的声音传来。

  徐冰清抬头看向院门处,只见管家牧舟领着几人前来。

  苏行夜!他倒是稀客。

  牧舟行礼,“小姐,苏将军、苏小姐、秦小姐来看望小姐。”

  “冰清。”苏婉茹欢快的嗓音紧随而来。

  徐冰清坐起身,“雪萱什么时候回京的?”

  秦雪萱,吏部尚书秦淮国之女,即皇后娘娘秦雪卿的堂妹。

  这段时日,秦雪萱去了惠州外祖父家,刚刚回到京城。

  “还说呢,我刚回京就听到你受伤昏迷的消息,还好吗?”上下审视她一圈。

  “还好。看到你们,先前不好,现在全都好了。”徐冰清微微一笑,又转首看向苏行夜,“苏将军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我是替某人来的。”苏行夜意有所指。

  这个某人指的自然是姬逸风,徐冰清选择充耳不闻。

  “郡主看起来恢复得不错。”

  “多谢。”

  “可惜某人被禁足府中,不能亲眼看到。”

  徐冰清不置可否,她知道是姬逸风救的她,她也知道他为了她才被禁足府中,她不知的是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冰清。”苏婉茹忍不住开口,“安王为你差点把烟花阁的人都杀了,有朝臣上奏弹劾安王滥杀无辜,所以才被陛下禁足府中。”

  苏行夜接着道:“此外,他还把白家和严家得罪个干净。说是严玉瑾和白家之女白樱即姝妃娘娘有染,白家、严家知情不报,还蒙骗陛下,此乃欺君大罪。现严玉瑾已被押入刑部大牢,而白家和严家家主皆被暂押府中,不得外出。陛下派奉天府尹齐敏和刑部侍郎卢安一起调查此案。”

  秦雪萱不在意道:“那便查吧!严家教子无方,又纵子行凶;白家之女无德无容,入了后宫还不知廉耻,与男子藕断丝连。两家皆是欺君罔上,罪大恶极。”

  苏行夜张口欲反驳,只是目光瞄到秦雪萱正眉眼含笑地盯着他,这让他没来由得汗毛直立。

  他敢肯定若是自己说出什么与她想法相悖的话来,她绝对堵得自己哑口无言,且让自己颜面尽失。

  秦雪萱看出了苏行夜的欲言又止,歪头笑着道:“难不成苏将军对此不予苟同?”

  苏行夜哂笑:“没有,没有。”

  苏婉茹在旁执帕偷笑。

  秦雪萱是名副其实的世家之女,学识、阅历、身份、地位、样貌,再加上自身的聪慧,既可以是国色生香、高贵美丽的牡丹,也可以是狡邪聪慧、灵动可爱的灵狐。

  别看她平日里的言行,完全是闺阁小姐之姿,但那只是在外人面前;在家人、朋友面前,即使顶着那张高贵骄傲的脸,也遮不住她骨子里叛逆的味道。

  在场的几人皆知秦雪萱的性情,对此早就见怪不怪。

  惟有苏行夜搞不懂这位大小姐的性情,但他足够聪明,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分寸拿捏的还是挺好的。

  素英和妙菱守在一旁看笑话。

  只有徐冰清柳眉微蹙,心中暗忖:姬逸风此举有害无益。严以正为官清廉公正,风评极好。白家世代从商,是先皇在世时就赐封的皇商。如此一来,难为的是陛下。

  终于注意到徐冰清的异样,苏婉茹不由担忧道:“冰清,你不会就此想要放过那个严玉瑾吧!他如此作恶多端,实在是不可饶恕。”想起他对徐冰清做的事,苏婉茹就忍不住气愤。

  徐冰清笑着安抚,“好啦!都已经过去了。对了,可有查到什么?”这最后一句话当然是问苏行夜了。

  苏行夜摇头,“不过,无论如何,严玉瑾是死罪难逃。”

  可惜徐冰清关心的并不仅仅是这件事。

  若是此事搁在旁人身上,有人伤害自己,那自己脱险后,首先要做的自是百倍奉还到那个人身上。

  而徐冰清却不是这样的人,她思虑太多,为了顾全大局,什么都可以忍受,即便自己才是受害者。当然了,首先那人伤害的不是自己身边的人。

  “小姐。”牧舟去而复返,“严小姐求见。”

  “冰清。”两姑娘同时看向徐冰清,皆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只有苏行夜不明所以。

  徐冰清思索一瞬,道:“无碍,请进来吧!”

  “是。”牧舟离开,不问原由。

  “那就委屈三位去屋里迁就一下?”笑看着三人。

  秦雪萱皱眉,临走前叮嘱道:“冰清,你不能心软。”

  徐冰清点头。

  不一会儿,严玉露身着普通布衣、外系披风、头戴帷帽而来。

  见到躺椅里的徐冰清,摘下帷帽,双膝跪地,磕头行礼,“严玉露见过郡主。”

  “严小姐于我有救命之恩,以后还是不要如此才好。”说着示意素英搀她起来。

  严玉露跪而不起,“我知兄长行事一错再错,本也不愿再奢求郡主原谅,只是家父一心为民,为官数年兢兢业业,从未有半分马虎,更没做过背叛陛下、违逆忠心之事。所以恳请郡主高抬贵手,救我严家人性命。”

  “严玉瑾罪有应得;严家教子无方,理应严惩;至于你对我家小姐的救命之恩,说到底也是你兄长做的局。现在还敢求情求到我家小姐面前,可真是不要脸面。”妙菱气愤道。

  这大概是妙菱生平说得最过分的话,可见她有多生气。

  “妙菱,不可胡言。”

  “妙菱姑娘说得不错。只是父亲素来耿直公正,因兄长之事痛心疾首,现又被禁足府中,整日里郁郁寡欢。他对此事一直不愿辩解,亦不愿再为官,已是心灰意冷。我人弱力微,无处可求,只能厚着脸皮来求郡主。还望郡主看在我先前是真心想与您结交的份上,出手相帮。”

  “令兄与我之事倒是好解决,只是……”

  “兄长与……白樱姐姐之事,事先父母并不知情。而后,白樱姐姐入宫为妃,兄长与她更是断了往来。”

  徐冰清略一思索,看向她,轻轻一笑:“放心吧!会没事的。”

  严玉露惊喜,又是跪地磕头,“多谢郡主。”

  “小姐!”妙菱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小姐。

  素英也是满脸不认同。

  等严玉露一离开,苏婉茹清脆的嗓音便传来,“冰清,你到底在干什么?”

  秦雪萱皱眉,“你不会要救严家吧?”

  徐冰清轻轻一笑:“救他,也未尝不可。”

  “你!有病吧!”秦雪萱气愤道。

  “冰清,你为什么呀?”苏婉茹不解。

  只有苏行夜托着腮,若有所思地看着徐冰清。

  徐冰清此举足见其胸襟和气度、目光长远、有大局观,且为了大局宁可委屈自己,虽然这个委屈是别人认为的,她自己倒是不曾放在心上。

  苏行夜不由感叹:此乃奇女子也!

  “随便你!反正谁受的苦谁知道。”秦雪萱转身便走。

  “哎!雪萱!”苏婉茹看向徐冰清。

  徐冰清笑笑:“没事。”

  “那我也先走了,你好好休养。”说完小跑着去追秦雪萱。

  “真怀疑你们怎么会交好的。”这脾气、秉性、行事完全不同的三人怎么会成为好友?苏行夜看着离去的两人,又看看徐冰清。

  “她们只是关心我、担心我罢了。”

  苏行夜点头,“你想怎么做?”

  徐冰清拿起书翻看,“我想严以正可以继续为官,且对陛下没有嫌隙,跟以前一样尽职尽心,甚至比从前更忠心;我想白家依旧是皇商,维持着各地的经济,不至于乱了民生……”我想姬逸风可以免除惩罚,陛下可以不必为难。最后一句话,徐冰清没说出口。

  苏行夜幽幽一叹:“恐怕某人不会甘心。”

  这个某人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徐冰清知道苏行夜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帮忙相劝姬逸风,最终轻叹口气:“今夜子时,静候王爷大驾。”

  虽然姬逸风被禁足了,但以他的武功深夜悄然离开王府也不会有人发现;即使有人发现,也甚少有人会不识趣地跑去举报;即使有人去举报,陛下那里对此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不会放在心上。

  苏行夜挑眉,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省事,“此话一定带到。”说着举步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