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十九章 巧言善辩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09 2019-09-10 21:46:03

  “郡主还是没有说清楚为何会恰巧出现在这,并救下姬苍昊?对此,难道郡主……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姬宗黋笑看徐冰清,“免得众人以为郡主与刺客有什么关系呢。”

  “恒王爷说得极是。好吧!是堂姐请我过来的。”

  “堂姐?可是徐家大小姐?”

  “正是严公子的未婚妻。”徐冰清看向严玉瑾。

  “你们姐妹叙话需要跑到贤王府来秘密相谈?郡主的谎言怕是准备的不太完善。”严玉瑾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原本是不需要的。不过,姐姐要我与她一起私会的人可是严公子你啊!”

  “徐冰清,你!”

  “严玉瑾!郡主的名讳可不是你可以随意叫的。”姬逸风眼眸斜睨严玉瑾,眸中的寒意令人畏惧。

  看到姬逸风明目张胆地袒护徐冰清,严玉瑾低头敛眉,掩饰眸中的恨意。

  “前两日,姐姐和严公子两人生了嫌隙,让我帮忙从中撮合调停。这不,趁着今日贤王寿辰,众人来贺,姐姐便悄悄约严公子来院外不远处的亭子处相见。只是,我刚到这里,便听到院中传来打斗的声响,接着便听到二公子接连不断的咳嗽声。我心生好奇,走进院中,竟然发现院中的侍女和小厮全无所踪。我担心二公子遇险,便进屋查看,然后就看到二公子与黑衣蒙面人在此缠斗,遂上前帮忙。”

  姬宗耀眉头紧皱,能在王府中设局,又与姬苍昊有关,他已经猜到设局之人是谁了。

  这世上,除了自己的嫡子姬苍晔,怕也没旁人了。

  贤王庶子在府中遇刺,院中竟无一人护卫,甚至身边连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

  此事若是传扬出去,贤王苛待庶子,又或是府中有人不想这个庶子活着。不管是哪一种,对恒王、恒王世子都没有任何好处。

  徐冰清看似是被人算计,却不知她早就见招拆招,且胸有成竹,反算计回去。

  直到此时,姬宗耀才对自己这个不曾在意的庶子另眼相看。不管他是不是与徐冰清相互勾结以局布局,但在外人眼中,他是受害人,且自始至终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亦没有说旁人的半句不是。如此明白事理、顾全大局之人,怕是外人都会认为他这个庶子在府中有多么的不受宠,生存有多么的不容易,又有多么的委屈求全。

  姬宗耀看着这个自己素日里并没有投入太多关心的庶子,突然间发现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长大了,且心思深沉、沉稳内敛和谋略算计更甚于自己的嫡子。

  “郡主可真是巧言善辩。”严玉瑾不屑道,紧盯着徐冰清,“或者说……谎话连篇。”

  “哦!”徐冰清挑眉,轻轻一笑。

  “在下并没有相约徐大小姐,郡主之言实在是荒谬至极。”

  “是吗?”

  严玉瑾看着徐冰清自始至终都是淡然自若的模样,心中不禁有些恐慌,“明明是郡主和二公子私自相会,被我们正巧撞见……”

  严玉瑾的话还未讲完,徐冰清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松开,身前一抹影子飘过,而后便见到严玉瑾口吐鲜血,手捂胸口,躺在地上,极其狼狈。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眨眼之间。

  “口无遮拦!”姬逸风轻甩衣袖,“下次说话前,好好思虑清楚。”

  很显然,刚才那抹影子正是姬逸风。

  众人这才注意到,安王自从来到这之后基本上都是沉默不语的,且一直站在徐冰清身旁。

  也许正是这种无声的呵护才让众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也忘记了他的身份。

  安王,宁安郡主的未婚夫,陛下的同胞弟弟。

  而在这一刻,众人终于意识到安王的存在,还有看到他对自己这个未婚妻的维护和支持。

  严玉瑾执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水,冷嗤:“王爷这是恼羞成怒了?也对,未婚妻与别的男子私会,王爷的确该生气。”

  这话一出,场上众人皆惊,下意识地都认为严玉瑾这人疯了。

  即便事实真是如此,那也不该这么说出来,更何况是当着安王爷的面,这不是“鸡蛋碰石头”,纯粹找死吗?

  “是吗?不知除了严玉瑾,还有哪位看见了?”姬逸风眼眸斜睨众人。

  众人皆是浑身冷寒,不敢言语。

  这个时候,谁也不想不自量力地去招惹姬逸风。且不看他安王的身份,就只是适才姬逸风对付严玉瑾的那一幕,就足以震慑他们。

  “冰清!冰清!”苏婉茹清脆的嗓音随着慌张急切的脚步声传来,看到徐冰清,忙上前拉着她手,担忧道:“你没事吧?”

  随之而来的是素英,“小姐。”

  徐冰清摇头,让两人安心。

  姬宗耀看了一眼徐冰清,心中已明,怕是证明徐冰清清白的人……来了。

  “这不是苏家小姐吗,你怎么会在此?”姬宗黋看着苏婉茹问道。

  苏婉茹一看说话的人是恒王爷,忙行礼问好,“适才与冰清看到有刺客想要行刺二公子,冰清想要救人,又怕我受波及,便让素英带我躲在院落外。”

  “你胡说!”严玉瑾站起身,怒指苏婉茹。

  苏婉茹下意识躲在徐冰清身后,口中低喃:“我可没有胡说,明明是你与徐家小姐私会。再说了,适才我还看见徐家小姐在院外不远处的亭中等着严公子呢。”

  “胡说!你与徐冰清串通一气,合伙来诬陷我。”

  “怎么会呢?明明是徐家小姐亲口告诉我,要我找来冰清,并在此为你们打掩护。”

  “你!”严玉瑾不能拿苏婉茹如何,只能怒瞪她。

  因为苏婉茹躲在徐冰清身后,而徐冰清身旁又站着姬逸风。

  “我刚进王府时,徐小姐就叮嘱我此事,府中的下人可以作证。”

  有时候,真亦假时假亦真。

  进府时,徐玉凝去找苏婉茹,众人所见。

  只不过,徐玉凝是想利用苏婉茹引徐冰清入局,借而摧毁徐冰清的声誉和清白。

  徐玉凝这样做,既能断了徐冰清和安王的姻缘,也断了她父亲想让她与恒王世子生米煮成熟饭的念想。把徐冰清和贤王庶子绑在一起,自己不用再与贤王世子联姻,却可达到同样的效果,让宁国侯府和贤王府姻亲相系,彼此之间的利益不可分割,也算是对自己的父亲有了一丝交代。

  只可惜,徐玉凝的想法很完美,事实却不从她愿。

  贤王见事情已经清楚明白,“严公子和徐小姐乃陛下赐婚,虽还未行婚嫁之礼,可已是众人皆知的事实,私下相见也并无不妥,况且身边还有其他人。当然,若是两位之间真有什么误会,本王也愿意从中调和。”

  “王兄说得极是。小辈之间闹别扭,我们就别掺和了。”姬宗黋笑道,仿若这件事从始至终真是小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

  “是啊!”

  “是啊!”

  ……

  众人纷纷附和。

  看到姬宗耀举步离开,其他人也争相离开。

  姬逸风拉着徐冰清的手往外走。

  苏婉茹紧随其后,离开前担忧地看了姬苍昊一眼。

  姬苍昊一直低头敛眉地坐在那,仿若感知到了苏婉茹的担忧,抬眸,微微一笑,轻摇了下头,表示自己无碍。

  苏婉茹这才安心地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