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十七章 暗箭难防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37 2019-09-08 21:29:35

  安王府。

  书房里,姬逸风正看着一幅画出神,甚至连苏行夜进来都没发现。

  苏行夜走至桌案旁,托腮挑眉,这是……徐冰清?

  不过,这是不一样的徐冰清。

  一袭骑马装束的青衣,纤手执鞭,英姿飒爽;柳眉明眸,神采飞扬;嫣然一笑,见之忘形;青衣红马,飞扬洒脱,仿若随时破纸而出。

  苏行夜“啧啧”两声,“果真是好墨笔,生动活泼,栩栩如生啊!”

  姬逸风回神,伸手收起画作,“你怎么来了?”

  苏行夜叹气:“谁让某人最近总是见色忘义呢!”

  “你很闲?”威胁之意尽显。

  “咳咳!那个,两日后,贤王寿宴。”

  姬逸风挑眉。

  “去吗?”

  “去,为何不去?有热闹谁不爱看。”

  苏行夜不置可否。

  宁国侯府。

  素英递上贤王府的帖子,“小姐,贤王寿宴。”

  徐冰清接过帖子,看了一眼,放在桌上。

  “去吗?”

  “去。”

  “子落来报,大老爷让堂小姐对贤王世子姬苍晔下药,准备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哦!看来我这位伯父坐不住了,准备兵行险招。徐玉凝与严玉瑾的这道圣旨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如今也只能出此下策了。不过,他女儿未必会如他所愿。”

  “素英害怕她会对小姐不利。”

  “无碍。我也想看看我这位堂姐还有什么花招。”

  两日后,贤王寿宴。

  徐冰清刚到贤王府后院,恒王妃百里芳华便走了过来,不容她拒绝地硬拉着她去见贤王妃。

  进入一处院落,里面空无一人。

  百里芳华笑着道:“今日贤王府中宾客众多,想必王嫂此刻正在忙,郡主先坐,本妃出去找一下。”言毕,便疾步离开,仿若身后有猛虎在追。

  徐冰清冷嗤一笑:这么漏洞百出的棋局,她还真敢下。

  素英看着百里芳华走远,“小姐,这恒王妃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徐冰清打量了一下四周,“先离开。”

  只是“啪嗒”一身响,房门立刻被落了锁,而后传来院落大门也被关上的声音。

  “小姐,怎么办?”素英急道。

  徐冰清冷笑:是谁给他们的胆子,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她设局,果然是狗急跳墙了啊!

  “素英!你……”身后突然没了动静。

  徐冰清惊诧,刚欲转身,便被人搂住纤腰。

  身后是陌生人的气息,混着浓重的酒香,还有男人身上的龙涎香,让人极尽作呕。

  “姬苍晔!”徐冰清好不容易挣脱开,看着来人。

  姬苍晔脸色微红,衣襟散开,眼眸迷离,嘴角勾着邪笑:“美人,让本世子好好疼你。”说着上前去拉徐冰清入怀。

  徐冰清眼眸微眯,好在为以防万一,她时时藏匕首于袖中,现在正是物尽其用的时候。只是眨眼间,手指翻转,匕首已在手中,直刺姬苍晔手臂。

  姬苍晔见她出兵刃,连忙闪躲。

  “看来世子并未喝醉。”

  虽然姬苍晔身上的酒味浓重,说话时口中却无半分酒味,而适才的试探也证明了他在故意装醉。

  姬苍晔冷笑出声,眸中清明一片,“你以为你还逃得掉?我倒要看看,若是姬逸风见到你我在一起,且颠鸾倒凤、被翻红浪,你猜他会怎么做?”

  “杀了你!”

  说曹操曹操到。

  姬逸风手持利剑直刺姬苍晔,带着怒气和戾气,恨不得一剑结果了他。

  姬苍晔身形一闪,“你怎么会在这?”

  姬逸风原本也没打算杀他,留着他还另有用处,于是趁其不备点了他的穴道,冷嗤道:“看来堂兄久不颠鸾倒凤,情欲无处释放。不如本王帮堂兄一把,算是尽一点兄弟之情。”

  姬苍晔冷眼看他,心有疑惑。

  “涂傲!”

  “是。”涂傲把一女子直接扔在地上。

  “堂兄好好享受。”说着,姬逸风携着徐冰清飞窗而出。

  与此同时,子暮也携着晕倒的素英离开。

  涂傲给屋内的两人分别灌了掺杂其它东西的茶水,而后也飞身离开。

  直到出了院落,徐冰清看向姬逸风,“是子暮告诉你的?”

  素日在外面行走时,子暮是一直跟在徐冰清身边暗中保护的。

  适才被百里芳华硬拉着往这里来的时候,徐冰清便暗中给子暮递了眼色,留他在外面以防万一。

  “嗯。你还好吗?”

  “无事。你先回前院吧!免得引人误会。”

  毕竟后院是女眷聚集之地,若是姬逸风在此碰上其他女子,怕是有口难言。

  “我知道,自己小心。”

  “好。”

  姬逸风和涂傲悄然离去。

  徐冰清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轻叹口气,转身看着素英醒来,“怎么样?”

  素英眸中渐渐清明,“小姐!素英大意了,差点害小姐……”

  “无碍,走吧!”

  素英找来一个侍女,领着她们到了王府花厅,便看到三三俩俩的夫人小姐在闲聊吃茶。

  苏夫人先看到徐冰清,笑着招手,“冰清,来。”

  “苏伯母。”

  “你这丫头可是好久没来府中玩了。”

  “冰清正准备过两日入府叨扰呢。对了,今日婉茹没来吗?”

  “婉茹?”苏夫人看看周围,皱眉,“适才她还吵着问你怎么还没到,不知道这会儿又跑到哪去了。这丫头,总是不省心。”

  徐冰清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笑着道:“估计又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了,我去找她。”

  “好,找到她,你们赶紧回来。”

  “是。”

  出了花厅,并未看到苏婉茹的身影,徐冰清不免有些担忧。

  百里芳华和姬苍晔合谋害徐冰清是为了对付陛下和姬逸风;上次灵隐寺之行,是徐玉凝和严玉瑾合谋,想要毁了徐冰清,破坏姬逸风和徐冰清的婚约。

  想到徐玉凝,自来到贤王府,她好像一直未曾见到徐玉凝。

  徐冰清眸中清亮,记得上次宫中之事,百里芳华和徐玉凝一唱一和地陷害她。这两人如此“志同道合”,谁说她们不能狼狈为奸呢?若是她们和姬苍晔几人联手,怕是今日的贤王府不只适才那一出戏。现在婉茹不见了,有可能就是他们也对婉茹下手了。况且若要伤及自己的身边人,他们就只能选择婉茹了。只是最后的结果若要苏家哑口不言,那就只能是毁了苏婉茹的清誉。

  毁人清白这种事,也不外乎就那一种。

  只是姬苍晔还在后院房中,贤王府中还有谁?

  今日是贤王生辰,他现在一定在前院招呼宾客,那就只剩一个了。

  姬苍昊!

  “快!去姬苍昊的院落。不对,也不一定在姬苍昊自己的院落。素英,分头找。”

  “可是小姐你……”

  “快去!”

  “是。”

  两人分开去寻人。

  自古以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