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十三章 山间遇刺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279 2019-09-04 21:43:27

  山间松木葱茏,空气清新自然。

  徐冰清悠悠然走在下山的小路上,嗅着山野间芳草的鲜美,感受着自然的美好。

  忽仿若感知到了什么,眼眸一眨,薄唇轻勾,走入山林间。

  而后,徐冰清先前走的那条小路上出现了两个黑衣蒙面人,看情形,是在寻找徐冰清的身影。

  徐冰清今日来灵隐寺并未带素英和妙菱,她就想看看又会有什么人耍出什么花样来?

  山间清幽静谧,人烟稀少。当然,除了一些野生的飞禽走兽。

  突一柄长剑泛着阴冷凌厉的寒光直刺徐冰清后背,而徐冰清仍是不疾不徐,淡淡笑着,仿佛并不知道有人在自己身后等着给自己致命一击。

  只是眨眼之间,那人手中的利剑就被打落,手捂胸口,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徐冰清。

  徐冰清回首,笑看着他,“子暮,先留他们性命。”

  “是。”子暮冷冷地看看黑衣刺客。

  此时,另一个黑衣刺客也落入场中,他本以为只有徐冰清一人,而她并不会武,以为同伴很快便会解决了徐冰清,只是没想到她身边还有其他人,更没想到徐冰清早就知道来杀她的是他们两个人。

  只是现在的他已来不及多想,因为徐冰清口中的子暮已执剑而来。

  徐冰清淡淡看着子暮与两名刺客周旋。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名刺客已倒地不起,只能愤恨地瞪着徐冰清。

  徐冰清轻拍双手,“看来莫叔叔的软筋散果然名不虚传。”看着软倒在地上的两人,“这样就不用担心你们作恶了。子暮,送他们到刑部一游吧!”

  子暮正竖耳倾听,并未言语。

  徐冰清这才注意到子暮的异常。

  只见子暮眸中泛着寒意,全身绷紧,手中长剑紧握,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有人!”

  “先躲起来。”徐冰清当机立断。

  他们刚躲好于树丛后,便见到一群黑衣蒙面人正追杀着一位身穿淡蓝锦衣的男子。

  那男子边捂胸口边往前跑,他身边的两位侍从正全力抵挡刺客的刀光剑影。

  只可惜,人少力微,三人都受了伤,衣襟上都染了血迹。

  徐冰清忍不住冷笑:真巧!竟然是他,姬苍昊!果然非常人也。

  “小姐,救吗?”子暮看着前面的战局。

  “不救。”果决迅速,“不要多管闲事,趁他们还未发现我们,先走为上策。”

  只是徐冰清刚要起身离开,姬苍昊便被刺伤在地,衣袖被刺破,从中飘落出一方雪白的手帕。

  徐冰清觉得那手帕有些眼熟,定睛看了看飘落在地的那方手帕,上面绣着的桃花异常鲜艳,且引人注目。

  看了一眼场中正忙着应敌的姬苍昊,若是没有猜错,这手帕一角还绣着一个“茹”字。

  她的身边有一个人素爱桃花,且名字里也有一个“茹”字,那就是苏婉茹。

  那这手帕之主就不言自明了。

  徐冰清忍不住皱眉,女子的贴身锦帕竟在一个男子手里,这相当于私相授受了。

  最终,她轻叹口气,道:“去帮忙。”

  子暮闻言,飞掠而起,执剑朝黑衣人刺去。

  此时的姬苍昊起身去捡手帕,后背空悬,黑衣人趁隙刺入他的后背。

  徐冰清连忙上前,却来不及阻止,忍不住喊道:“小心!”

  姬苍昊侧身微躲,虽捡回了手帕,但手臂还是被刺了一剑。

  “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把他们引到山道上去。”徐冰清来到跟前,对姬苍昊道。

  灵隐寺香火旺盛,来往香客非富即贵,身旁皆带着护卫。

  徐冰清提议去山道上是因为那里人来人往,方便找人帮忙,也极易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好。”姬苍昊欣然同意。

  于是,他们便且战且退地引着黑衣人往山道而去。

  “郡主?”女子轻柔的嗓音传来。

  徐冰清回头一看,女子竟是严玉露,而她的身边是她的兄长严玉瑾。

  严玉瑾吩咐护卫:“你们两个保护好小姐。”说着执剑加入战局。

  “大哥小心!”严玉露的声音透着担忧与不安。

  “这些是什么人?”严玉瑾已执剑站在徐冰清身旁。

  徐冰清轻撇头,“问他。”指向战局中的姬苍昊。

  “冰清!”又一女子脆耳的嗓音传来,透着焦急和担忧。

  徐冰清不用回头也已猜到来人是谁,厉声道:“别过来!”

  看着剑来剑往的寒影,冷酷肃杀的场景,苏婉茹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心!”清朗的声音伴随着疾速的身影一同到来。

  徐冰清只感觉到背后有人推了她一下,她在无防备之下承受不住这快速全力的一推,导致被推倒在地,而在倒地的瞬间看到正飞身赶来的姬逸风,和他那眼眸中刹那略过的一抹担忧。

  担忧?徐冰清怀疑自己眼花了,他怎么可能担忧自己?

  身后惨叫声传来,姬逸风已到眼前,一手执剑刺入徐冰清身后黑衣人的胸膛,另一只手……

  徐冰清转头回看,严玉露?

  姬逸风另一只手搂着的人是严玉露。

  原来是严玉露推开徐冰清,帮她躲开致命一击,只是却连累她自己受伤了。

  紧接着,苏行夜带人赶到。

  姬逸风见状,轻搂严玉露离开战局,放她于安全处。

  不一会儿,战局逆转。

  徐冰清忙上前去看严玉露,只见她脸颊苍白,衣襟已被染红,“得赶紧去看大夫。”

  “先回灵隐寺,慧心大师懂医术。”姬苍昊道。

  闻言,严玉瑾连忙抱起严玉露朝灵隐寺急掠而去。

  苏行夜带人清理战场。

  姬逸风走到徐冰清身前,“你怎么样?”打量了她一下,确定她并未受伤。

  “无碍,多谢王爷关心。”

  “冰清。”苏婉茹提着裙摆跑过来,“你没事吧?”

  徐冰清摇头,看着地上黑衣人的尸体。

  “这都是什么人啊?太吓人了。”苏婉茹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这就要问二公子了。”徐冰清笑着走向姬苍昊。

  姬苍昊正背靠大树,不住地咳嗽,而他身边的侍卫已经为主尽忠了。

  苏婉茹连忙跑上前,伸手去扶他,“我扶你先回灵隐寺吧!”

  姬苍昊看到她过来,忍着身上的伤痛,脸上硬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无碍,不过是一些小伤而已。”

  苏婉茹急道:“怎么会是小伤?衣裳都被血染红了。你本来身子就病弱,又流了这么多血,还是赶紧找大夫瞧瞧吧!”

  姬苍昊笑笑,“旧伤罢了,不必担心,我真的没事。”

  徐冰清在旁皱眉,苏婉茹与姬苍昊绝不仅仅是见过几次那么简单。

  “小姐。”子暮悄然从密林中而出,低语道:“那两人死了。”说完又隐身而去。

  适才见苏行夜带着人到来,徐冰清便吩咐子暮去找先前追杀她的那两个刺客,没想到他们竟然死了。

  只是,会是谁做的手脚?

  他们已被下了软筋散,又被点了穴道,早已不得动弹。

  是谁趁着间隙去杀人?又是什么原因?或是出于什么目的?

  这里的人,姬逸风,苏行夜,苏婉茹,严家兄妹,都不可能想要杀她。至于姬苍昊,他更没有理由来杀她。

  难道是这些侍卫?可是他们是苏行夜带来的人,应该不可能伙同那两名黑衣刺客来杀她才对。

  又或是这些刺杀姬苍昊的黑衣人?但他们应该不会跟那两名刺客是一伙的才对,毕竟姬苍昊跟徐冰清毫无关系,今日徐冰清帮他的举动纯属无奈。

  徐冰清思忖间,苏行夜已带人从树丛中把刺客的尸体全都搬到了一起。

  他指着那两个已被扯掉黑布面巾的刺客,看着徐冰清,“与郡主有关?”

  徐冰清上前,打量了一下,仍在渗血的脖颈上昭示着两人皆是一剑毙命,足见那一剑的快速狠绝。

  “原本我是想送他们去刑部大牢的,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下地狱了。”

  姬逸风看着她,上前拉着她的手就离开,“我送你回去!”连一丝回绝的机会都不给徐冰清。

  直到坐在山下的马车里,徐冰清才开口道:“严小姐为救我受了伤,我这样不告而跑会不会不太妥当?”

  “我看过了,小伤。”

  徐冰清闻言,忍不住看向他。

  到此时,徐冰清倒是有些看不懂姬逸风了,原以为他当时担心的人是严玉露,可此刻他却坐在送她回府的马车上,淡淡地说严玉露身上的伤是小伤。

  若是没看错,黑衣人的那一剑刺中了严玉露的肩胛骨。当然,这伤对于常年征战沙场、受伤无数次的姬逸风来说自是小伤。可人家是娇滴滴、不懂武功的大家小姐,这点小伤足以让她在床上躺一段时间的。

  徐冰清的心在此刻有些微的松动,不知是放松、释然,亦或是其它。

  “要杀你的是什么人?”

  徐冰清正随意翻着马车里闲置的书来看,不在意道:“不过是小女儿家的嫉妒心作祟。”

  “谁?”

  “徐家的人。”

  “因为什么?”

  徐冰清终于从书中抬起头,看着他。

  不知为什么,她什么都没说,姬逸风却明白了,微一怔愣,轻咳一声,“我好像并没怎么见过她。”

  徐冰清轻笑:“少女怀春总是诗。”说完她自己先惊愣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如常。

  徐玉凝心怡姬逸风,这事徐冰清早就知道。

  况且倾慕姬逸风的人不仅有徐玉凝,还有那些养在深闺的大家小姐。

  姬逸风是英雄出少年,十二岁便上战场杀敌,且一战成名,身姿挺拔如苍松,面容俊逸似仙人,自是无数贵女心中的如意郎君;且他浑身上下皆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高不可攀之态,更引得无数香闺人芳心暗许、情愫暗生。比如颜末,比如徐玉凝,比如严玉露,又比如……

  徐冰清纤指紧握手中书卷,刹那又恢复如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