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十二章 王府庶子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244 2019-09-03 21:36:33

  煦日山林照,清泉石上流。

  山涧上流淌不息的泉水,不停冲刷着地上的石头,使其光滑干净,不染一丝尘埃,且清晰地映着每块石头的纹痕,记载着它们无声的岁月。

  徐冰清忍不住上前,弯腰蹲下身,纤手轻掬起一捧甘泉,泉水清澈般透明,让人见之便心生欢喜。

  突身后一声轻咳传来,徐冰清摊开手掌,让泉水流落指尖,并慢条斯理地掏出绣帕轻拭手掌的水迹,待擦干净之后才缓缓站起。

  草木郁葱处,一位身穿淡蓝锦衣的男子慢慢走来,纤长瘦弱的手指执着锦帕轻掩口鼻,即使这样,抑制不住的咳嗽声还是一下接一下的清晰传来。

  徐冰清回头看了他一眼,柳眉轻挑,没想到会在这碰到此人。

  此人是贤王姬宗耀的庶子姬苍昊。

  看到徐冰清,姬苍昊瘦弱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抱歉,打扰郡主赏景了。”

  徐冰清淡笑看着他,“公子严重了。”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姬宗耀一直以谦逊知礼、饱读诗书的文弱书生模样示人,其子不管是嫡子姬苍晔还是庶子姬苍昊亦皆是文弱书生的模样。只不过不同于姬苍晔的阴柔,姬苍昊是真的瘦弱,也许是长年的体弱多病,也许是……

  反正就是高门深院里的那些腌臜事,不过这些与徐冰清无关,她对姬苍昊此人不感兴趣,与他更没有丝毫关联。

  虽被他打断了自己好不容易引起的乐趣,但徐冰清也并未放在心上,更没有打算与姬苍昊此人有所牵扯,所以心念间便欲举步离开此地。

  “在下本以为郡主有神怡气静、天塌不惊之心境。”低低地嗓音传来,“今日所见,倒发现郡主实乃性情中人。”

  此言一出,徐冰清倒是对他生出几分兴趣。

  此言不是恭维,却实是恭维。

  一个王府庶子,如此智慧善言,倒是让人意想不到。

  不过,此言也在变相地提醒徐冰清,姬苍昊这人不简单!

  “何以见得?”

  姬苍昊手指泉水,“佛说:逍遥者,心不赘物。郡主看见这清泉之水便欣喜非常,足见郡主之心乃至情至性。”

  徐冰清闻言轻轻一笑,看着绿水青山掩映间的灵隐寺,道:“这灵隐寺在红尘之外,名声却早已远扬红尘。它静坐此处淡看着世人,却不知世人也在淡看着它。这世间万物,谁又能做到真正的逍遥?公子能吗?”

  姬苍昊看了她一眼,虚弱一笑,牵动着喉咙发痒,又接连轻咳几声,才道:“郡主说得极是。”

  “原来你在这里!”悦耳的嗓音从树丛掩映间传来。

  这声音对于徐冰清来说太过耳熟。

  苏婉茹!她怎么会来这?

  徐冰清今日来此纯粹是一时兴起,并未告知苏婉茹,按道理来讲,她应该不知道自己来了灵隐寺才对。

  只是当徐冰清看到苏婉茹要找的人是另有其人时,心里不禁惊了一下,他们什么时候相识的?

  看其样子,苏婉茹对姬苍昊极为熟稔,一心放在他身上,以至于并未注意到姬苍昊身后不远处的徐冰清。

  徐冰清心中疑惑,柳眉微蹙。

  苏婉茹生性单纯良善,徐冰清担心她会被姬苍昊利用。

  姬苍昊看到她来,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意,素来冷淡迷离的眼神在见到苏婉茹时露出欣喜明亮的神采,虽然苏婉茹本人并未注意到,也未仔细观察过他对她的与众不同。

  来到跟前,苏婉茹终于注意到姬苍昊旁边还有其他人,当看到是徐冰清时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她会来灵隐寺,而且还和姬苍昊在一起,虽然她并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牵扯。

  徐冰清笑看着她不语。

  苏婉茹忙跑上前,拉着徐冰清的胳膊,“原来冰清也在这里。”

  “你怎么会来这里?”

  苏婉茹知道徐冰清话有它意,微低头,“那个,那个……”

  “郡主,苏姑娘,在下先行告辞。”姬苍昊出声道,他知道这种情况下他并不适合在场。

  徐冰清微点头,心中的疑惑又增了几分,她几乎可以确定姬苍昊今日之举是故意的,故意让徐冰清知道苏婉茹待他不同,只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看着姬苍昊离开,“你是如何认识他的?”

  “啊?”苏婉茹好似没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

  徐冰清薄唇微勾:“看来你比较喜欢被禁守闺阁之中。”

  “别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话在我爹娘心中的分量,你若开口,我就真的只能困守闺阁了。”

  “那就老实交待。”

  “好吧!是你当年初回京城时,我们去秦府参加宴会,当时你去阻止陛下迎娶秦姐姐,我不敢去,便躲了起来。然后,我就遇见了他,他当时正被一些世家子弟欺负,我就上前帮他解了围。”

  “哦!这么说,你不敢得罪姬……嗯,陛下,却有胆量得罪世家公子。如此看来,你的胆子也不小啊!我是不是该对你重新认识一下,苏大小姐?”

  “哎呀!我这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然后呢?”

  “然后?呃!他经常会来灵隐寺,而我也常陪着母亲来此上香,遂遇到过几次。”

  “以后离他远些。”

  一个庶子出生在王府,还长至及冠,虽不受宠,却也不曾受虐待,想来定不是简单人物。

  徐冰清担心他接近苏婉茹是另有所图。

  “为什么?其实他……”

  徐冰清侧头审视她。

  苏婉茹欲出口的话卡在喉咙里,心里不自觉地悚然,看看自己,没毛病啊!

  徐冰清托腮,“苏大人及你的两位兄长都是心思深沉、聪明绝顶的人物,怎么这些在你身上一点体现都没有呢?看来我真得提醒一下苏夫人,免得她闺女什么时候被人卖了,他们都不知道。”

  “哈哈!郡主说得极是。”苏行夜笑着从葱林处走来。

  而与之同行的还有一袭白衣的姬逸风。

  “王爷。”二人见之连忙行礼。

  姬逸风微点头。

  苏行夜看看姬逸风,又看看徐冰清,这两人之间的气氛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怪异。

  怎么说呢?两人之间太过客气疏离,亦或者皆在装模作样,还是说是在恪守礼仪,又或者还有其它。

  他虽不了解徐冰清,但他绝对了解姬逸风。

  虽然姬逸风在幼年时养成的潇洒随性、洒脱肆意在去了北境、见了战场之后被渐渐消磨掉了,但他骨子里在有些时候还存留着昔日的痕迹。

  “不瞒郡主,自从知晓家妹对郡主比之我们兄妹之间更亲近时,我就担心我家傻丫头被某人给卖了。”

  “二哥!”苏婉茹嘟嘴不依。

  “令尊乃当朝户部尚书,令兄年纪尚轻已是吏部侍郎,而苏将军你也已是三品参将,苏家又是书香世家,前景一片光明。即使有人想要动苏家小姐一根头发,怕也得万般思量、再三掂量。”

  “郡主说笑了。”苏行夜转头看向自家小妹,“姬苍昊此人,你以后少接触。”

  “二哥!”苏婉茹不满,可也没有反驳,她知道冰清和二哥思虑周全,更是为自己着想。

  “家母寻家妹一起上香,我们便先离开了。”说着,苏行夜拉着苏婉茹头也不回地离开,完全不给剩下的两人任何阻拦或找借口的机会。

  姬逸风知道苏行夜此举是故意的,但他并不在意,因为他确实有话要对徐冰清言明。

  而徐冰清也不是傻子,只是她与他之间还真没什么可说的。

  她低首敛眉,嘴角勾笑:“那冰清也先告辞了。”

  姬逸风伸手拉住她的手臂,阻止她离开的步伐。

  徐冰清心里一紧,袖中手指紧握,她知道他讨厌她,而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姬逸风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事实上,他也从未与女子有过多接触,也不知该如何与这个不甚相熟、又心思难辨的未婚妻相处。

  徐冰清看了一眼抓着自己手臂的修长手指,唇角勾笑,抬眸看着他,“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姬逸风松开徐冰清的手臂,看着这张整日里对任何人都是浅淡笑容的脸颊,他突然有些厌恶她这样的一张笑颜,讥讽的话脱口而出:“一个人的面具戴久了,或许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徐冰清脸上的笑意不变,她对他又能有何期待?

  从上次北境回来的第一次相见,他对她人前维持着未婚夫妻的本来尊荣,人后却都是讥讽不屑、冷眼相待。

  “王爷说得极是。”

  姬逸风欲张口解释,可是长年以来的骄傲和尊贵身份阻止了他。再者,他们的每次见面好像皆是如此。而且,他觉得他们之间并不相熟,有些话太过交浅言深了。

  “皇兄前两日问我婚约之事,你对此,怎么看?”

  徐冰清微侧开身,以防自己举止有漏,“王爷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冰清自当听从。”语气淡淡,没有丝毫异样。

  姬逸风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身影,“我以为你并不是随意任人摆布的人。”略一挑眉,“还是说你……”

  还是说你无所谓婚约之事?或是无所谓嫁予何人?又或是心有所属?

  不过这话,姬逸风终是没问出口。

  徐冰清以为他又要说她满心算计的话,而她已经不想再听,转身行礼,“冰清还有事,先行告辞。”说着转身离开。

  姬逸风轻叹口气,看着她离开的纤影,久久不语,他们之间好像总是难以相处。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该如何相处?他也不明白,两个无心的人怎么能牵连在一起?他更不懂,皇嫂怎么会认为他们两个合适呢?

  殊不知,他们两人的命运或许从一开始就被注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