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十一章 棋局之深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703 2019-09-02 21:32:05

  宁国侯府。

  漆黑的夜空中只余一轮明月高高悬挂,略显孤独、寂寥。

  徐冰清斜躺在榻上看书,忽桌上烛火微晃,室内忽明忽暗。

  待好不容易恢复如初,只见室内多了一人。

  来人一袭夜行衣,嘴角噙着邪笑,慵懒肆意地坐倒在椅子里,修长的手指捻起桌上的糕点就往嘴里送,那姿态随性肆意,毫不客气,宛如在他自己家,或许比在自己家还随意。

  徐冰清看着他,笑意盈睫,语带嘲讽:“你今夜倒是风光无限啊!”

  来人正是今日宫中被设计人之一,战云熙。

  看着徐冰清脸上的笑容,心中悚然,忙收敛坐姿,“我是担忧你出事才会一时大意。”

  “今日之后怕是会有无数你我宫中私会的流言渲染开来,你说你做这一切是真的为我好?”

  战云熙自知理亏,也不反驳。

  “你这智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在逐渐下降啊!怪不得到现在紫罗还不愿接受你。”

  “你!”战云熙横眉冷目,但怒气也只持续一眨眼的功夫,转而笑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再说了,你家王爷不是替你解围了吗?他可是当着众人面亲口说是他约的我。”

  你家王爷?徐冰清听见这四个字忍不住皱眉,但也知道战云熙的口无遮拦和故意调侃,若真是出言反驳,怕真是没完没了。对此,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不予理会。

  战云熙打量她的神情,微勾唇角:“还是你担心他会误会?”

  “让别人查到你我的关系,或许无碍,但若是引出身后的那位大人物,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战云熙撇嘴挑眉,对于徐冰清的顾左右而言其他,他已经见怪不怪。不过她说得也没错,若有人查到他背后之人是皇帝陛下,且红袖招归他掌管,用以收集各方消息,恐怕很多人都会想要他的命。

  “如今看来,贤王手下倒是人才辈出。”

  见徐冰清说起正事,战云熙敛了笑意,“彭鹰与北境的陆文泽多有来往,陆文泽想要北境的军权,彭鹰想要更上一层楼。只看他们两人,贤王手下就足足有两员大将。哦!还有你们徐家大爷徐智德。如此来看,贤王倒是挺会用人。”

  “确实。”

  “不过比起贤王,恒王倒是有些不够看了。陆文泽乃北境老将,曾任你父亲麾下;彭鹰任兵部尚书;徐智德则是工部尚书。再看恒王手下的这些人,庆国公府早已不风光不再,庆宇也只是担着庆国公的名号罢了;徐家二爷徐智明,一个不足挂齿的礼部尚书。恒王此人又比贤王少了几分隐忍和心机,连带着手底下的人也是愚蠢有余、智力不足。总而言之,全都是不自量力。”

  “恐怕不止如此,别忘了,安王所中之毒出自南黎。”

  “如此看来,陆文泽对安王下毒,而北夷又在同时得到消息,并借机攻打北境。若说只是因为陆文泽从中牵线倒也说得过去,但我总觉得还有其他的什么没被发现。”

  “我倒是怀疑东皇有人和北夷、南黎都有牵扯,只是原先我以为背后之人针对的是宁国侯府,或者看似剑锋指着的是我徐家,其实是另有所指。”

  战云熙惊,“你是说……”

  话未尽,但意思明了。

  徐家历代效忠之人是东皇国陛下,而现在的陛下是姬御宸,以姬御宸和先宁国侯的渊源,以后不管发生何种情况,作为宁国侯府世子的徐浩然所忠心之人必是姬御宸一脉。

  那这背后之人的目标除了东皇国,或者说东皇国的皇位,也没别的了。

  无论如何,可见此人野心之大,隐藏之深。

  若有朝一日掀开其面纱,必定是举国哗然、惊世骇俗。

  就是不知这背后之人究竟是何人?

  “只是贤王……恒王?”徐冰清心中无来由的难安,这两个人确实是身在局中,也早已摆在明面上,就是怕有身在暗处、看似局外实则是局内之人。

  “贤王一向老谋深算、隐忍内敛,想来他的可能性倒是大些。不过那又如何?现在这些人早已在陛下的掌控之中,他们还能蹦踏到哪去?”

  “身在局中之人往往看不清真相。倘若有棋盘之外的人呢?”

  战云熙被堵的语塞。

  “浩然当年所中的黄泉之毒,我们只知道出自南黎,却一直找不到凶手,亦找不到制毒之人。现在安王所中之毒同样出自南黎,同样找不到制毒之人,我怀疑这其中有什么牵连。你那里可有收到什么消息?”

  战云熙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没有。”

  此时的徐冰清正在暗自思忖,并未注意到战云熙那一刹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显然他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只是不便告诉她。

  徐冰清苦思无果,只得叮嘱道:“你最近少来侯府。”

  战云熙又恢复成风流公子的模样,嘴角勾笑:“怎么?真怕他误会?放心,我去跟他解释。”

  “不用。宫中之事,我看那个百里芳华和徐玉凝有所勾结,想来与我堂伯父有莫大关系。我怕近日他们对我的监视或试探不会太少,所以你还是小心为妙,以免他们寻到一些蛛丝马迹连带着查到你的身上去。女人心,海底深。可别小瞧这些女子,她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战云熙点头,表示赞同。

  可不是嘛,他眼前就有一个。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

  看着徐冰清径自深思的模样,战云熙犹豫着要不要把姬逸风暗中调查她之事,还有他把徐冰清自北境回京之后所经历的事迹全部呈给姬逸风看了。只是今日看姬逸风的举动也没显示出什么来,所以他思虑再三,决定还是闭口不言为好。

  侯府西院。

  书房中,一袭深蓝锦衣、头发虚白、尽显儒雅做派的徐智德正来回踱步。

  徐玉凝垂首站在房中。

  “你说有人故意设计徐冰清和战云熙?”

  “是的,父亲。虽说是女儿故意绊倒那宫女,想让徐冰清难堪,但我并不知道那酒中被人下了醉香粉。想必做手脚之人极为了解徐冰清,知道她一旦醉酒或是要整理衣裳,那必是去往明月殿。所以有人提前在明月殿布置好了一切,就等着徐冰清入瓮,只可惜还是被她逃过一劫。”

  “敢在皇宫做手脚。”徐智德冷嗤,“简直是不知死活!”

  “那宫女承认是德妃娘娘所指使,而后德妃娘娘又称是珍妃诬陷。接着,陛下便带人去了柔馨殿,而我们则随着皇后娘娘回了御花园。再接着,便传来陛下赐罪的圣旨,而后之事父亲也都知道了。”

  徐智德暗自思忖:今日不管是何人设局,又是设了何局,显而易见的是这坐收渔利之人乃是皇帝陛下。看来姬御宸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有些事他也该早做打算。

  “你以后和恒王妃不要走太近。”

  徐智德说的是百里芳华。

  他早就知道自己女儿与百里芳华有所牵扯,他也只当徐玉凝年少无知又是女儿家,同时也想看看对方的意图,所以对此一直是放任姿态。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有些事需要尽早安排,必须尽快处置得当,以确保自己无后顾之忧。

  “爹!从今夜之事来看,徐冰清跟战云熙肯定有染。若是可以……”

  “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我早就劝过你,要尽早死心。别忘了,你以后可是要飞凤呈祥的。暗地里,你可以跟徐冰清小女儿家的斗来斗去;但在外人面前,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可再刁蛮任性、口不择言,省得连累自己的名声。”

  徐玉凝脸色发白,抿嘴不语。

  徐智德一直想要女儿嫁给贤王姬宗耀的嫡子姬苍晔,以巩固他与贤王的利益关系,确保他坐上宁国侯的位置。

  可在徐玉凝看来,姬苍晔长相虽算端正,但太过秀气和阴柔,简直是一文弱书生,哪里比得上安王姬逸风英俊挺拔的身姿,和那清逸出尘的气质?

  在她心里,像姬逸风这样可文可武的双全之人,才值得女子敬之爱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