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十章 谁算计谁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93 2019-09-01 21:35:01

  “参见陛下。”庆国公庆宇、兵部尚书彭鹰来到。

  姬御宸仍是闲闲地坐在那,也未让两人起身。

  庆宇看到自己的女儿庆柔浑身湿透,身形在单薄的衣裳下若隐若现,脖颈上的红痕显而易见,跪倒在地,发疯似的又哭又叫。再看地上跪地不语,与庆柔相似情形的陌生男人,他的心中已明了几分。

  “陛下,臣教女无方,没想到她竟做下如此有辱皇家颜面、有辱门楣之事,还请陛下责罚。”

  说话间,庆宇已定了庆柔的罪。

  不知道的人以为庆宇是公私分明,可明眼人都知道庆宇已把庆柔当做弃子,并想把自己摘出去。

  血脉亲情、门楣荣辱,其实都不过是权衡利弊下的附属品。

  彭鹰也忙跪地求饶,“不知德妃娘娘犯了何事,还请陛下从轻发落。”言语间的疏离和冷漠显而易见。

  “父亲?”德妃彭萤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徐冰清薄唇轻启:“德妃娘娘派人毒害大皇子,又嫁祸柔妃娘娘。尚书大人,你说该当何罪?”

  若无意外,大皇子姬晟睿便是未来东皇国的皇帝陛下。

  单论姬晟睿嫡长子的身份,在普通人家,妾氏暗害丈夫的嫡子,已是罪无可赦,更何况,他还是陛下的皇长子。在东皇,不管何人,暗害皇子,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这?”彭鹰连忙磕头请罪,“还请陛下明察,也许……”

  “彭鹰!你可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庆宇在旁冷笑。

  徐冰清嘴角轻笑:“庆公国,珍妃娘娘品性不端,与人私通,还珠胎暗结,并冒充皇家子嗣,欺瞒陛下,不知又该当何罪?”

  “郡主此言何意?德妃她连皇子都敢毒害,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在我看来,一定是德妃故意设计珍妃。”

  彭鹰看了一眼姬御宸,“臣的忠心天地可表,还请陛下明鉴。”又转头看向徐冰清,“事实如何,自有陛下公断,不知郡主又是以何种身份在此大放厥词?”

  姬逸风冷眼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心中冷嗤:死到临头,还犹不悔改。

  殊不知他们来到这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好了结局。

  一直冷眼旁观的姬御宸终于开了口:“人证、物证皆在,不知几位还有何辩解?”

  此话之意:事情已查清楚,可以留遗言了。

  “陛下!”

  “陛下!”

  ……

  众人皆惊。

  姬御宸终于失了耐心,“彭萤、庆柔立即处死;立即查抄兵部尚书府、庆国公府;府中之人皆发配边疆苦寒之地,至于彭鹰、庆宇……”轻甩衣袖,“三日后处斩。”说着起身离座朝殿外走去。

  “陛下!”

  “陛下,臣忠心耿耿啊!”

  ……

  徐冰清弯腰低语:“放心,两位背后之人很快就会与两位大人相见了。”

  彭鹰、庆宇闻言皆是一愣,而后又了然。

  此事看似是他们女儿之过错,其实是与他们生出异心有关。

  这次陛下借此除掉他们两人,以此来砍掉敌人的臂膀,可谓是一箭双雕。

  姬逸风不由得对皇兄更增佩服,德妃毒害皇子是真;珍妃与人私通,众人皆见;彭鹰勾结北境陆文泽,效忠贤王姬宗耀;庆宇则是恒王姬宗黋的党羽。此举借机除掉了庆国公府和兵部尚书,斩断贤王和恒王的党羽,又解决了宫里两位碍眼的妃子,又给予恒王、贤王以警告,堪称“绝计”,的确非同凡响。

  柔馨殿外。

  “那孩子真不是皇兄的?”姬逸风张口便问出心中一直担忧又好奇的问题。

  “当然不是。”

  姬逸风眼睫轻眨,心疼地看着兄长。

  他认为皇兄为国为民做了这么多,竟然连身边的女人都生出异心,暗中与人苟且。可见自家兄长即使身为皇帝,坐拥天下,为君的日子也不好过。

  姬御宸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抿唇轻笑,也不说透,轻拍他肩膀,“父亲这一世只娶母亲一个女人,你我兄弟二人才算没有在女人的争风吃醋、勾心斗角中长大。父亲力排众议,只携母亲一人终老,虽是为了避免自己的子嗣争权夺势、相互残杀,可也是对母亲的守言重诺,还有对我们的爱护。”

  姬逸风点头,这话倒是不假。他们兄弟俩虽出身皇室,却没有兄弟阋墙的担忧。虽说他们的父亲是东皇太子,但他所给予这个家的一直都是父母恩爱,兄弟相亲,和谐美好的氛围。

  “如今,我身为东皇国皇帝,很多事身不由已,但我也愿尽我全力,守护我的妻子,保护我的孩子平安幸福。所以,我不会给其他人机会的,不仅仅是因为雪卿,也是因为我自己。况且,这世上,除了卿卿,也没人配给朕生孩子。”

  这就是姬逸风最为佩服自家兄长的地方。

  皇室中人的骄傲、高贵,毋庸置疑,他们皆有。但这样从内到外的强大、自信、勇敢、智慧却是世间少有,独具一格的,让人由衷的钦佩和仰慕。

  “知道皇兄和皇嫂夫妻情深,不用时时在臣弟面前炫耀。”姬逸风嘴角含笑道。

  “那就让我看看你幸福的模样。”说完扬长而去。

  姬逸风嘴角轻撇,转头看着身后不远处慢走的徐冰清。

  上阵杀敌,他自是不在话下,但与女子相处,他却是毫无经验且束手无策。

  而此时徐冰清脑海中想的是珍妃腹中孩子之事。

  虽是她提出利用珍妃引出毒害大皇子的凶手,但她并不知道姬御宸具体是如何做的,毕竟皇宫是他的地盘。她本以为姬御宸不想要珍妃腹中的孩子,以免庆国公自恃过高、妄自尊大,也避免与秦雪卿之间生出嫌隙,却没想到,姬御宸一直在利用珍妃。

  想起珍妃先前口口声声称自己腹中是陛下的骨肉时,她的坚信和肯定;只是当太医诊断结果出来后,她那一瞬间便露出绝望、沮丧的神情;还有她看向姬御宸的神色中带着的不可置信;而后,她像是猜到了什么,才会在最后不再为自己辩解一句。

  又想起那日在明月殿提起珍妃怀子之事,秦雪卿黯然的神色。当时徐冰清以为是宫中有其他妃子怀上姬御宸的骨肉,秦雪卿才会如此神伤,现在想来也许并不是,秦雪卿是在为那个还未出世且不会出世的无辜孩子伤心吧!

  姬御宸心思缜密、奸诈狡猾,又足智而近妖,除了自己在乎的,其他人不管是珍妃,还是德妃,他又岂会放在眼中。

  或许从一开始,众臣进谏让陛下纳妃广扩后宫时,他就打算只走个过场来糊弄朝臣,但也仅仅只纳了四妃,来堵住朝臣的嘴巴。不然这么多年,除了皇后,其他妃子均无所出,也未传出谁有过身孕之事,后宫也是绝无仅有的安静,看来这一切都是姬御宸的功劳。想来也是,除了东皇之帝、皇宫之主,试问谁又有此等能力?

  徐冰清当年只是提醒姬御宸不要做让秦雪卿伤心的事,因为任何人都经不住一次次的伤心,特别是心伤。

  只是没想到姬御宸一国之主竟能做到如此地步,他一方面应众臣所请,册封四妃,赐予她们封号,把她们养在深宫,就真的只把她们当成宫中的住客;另一方面暗中控制她们,还不惜让她们给自己带绿帽子。

  这一次姬御宸不但拔除了敌人的臂膀,巩固了朝堂,解决了宫里的麻烦,还少了两个女人在秦雪卿面前碍眼,简直是一举多得。

  徐冰清忽然有些羡慕秦雪卿,得一人如此,此生又有何求?更何况那人是一国之君,如此费尽心机只为讨她开心,给予她平安喜乐之境。

  “你在想什么?”姬逸风清朗的声音传来。

  徐冰清从沉思中醒来,看了他一眼,“没什么。”猛然发现不知何时竟只剩他们两人。

  “冰清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说着行礼告退,完全不给姬逸风说句话的机会,也没看到姬逸风张口欲拦的手臂。

  姬逸风站在原地,看着她纤瘦的身影,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