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十七章 被算计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825 2019-08-29 21:49:43

  今日便是皇后娘娘的生辰宴。

  徐冰清到了皇宫,先去拜见皇后娘娘,而后才来到御花园。

  只是她刚到御花园,正在悄悄说话的贵女们忽然止了声音,或侧头谈论其它,或避开她的视线。

  徐冰清面上淡笑,心里却十分清楚,最近这些时日,京城里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怕是能写本书了吧!

  严玉露从人群中走出,行礼道:“见过郡主。”

  徐冰清浅笑淡淡,别人对她避之唯恐不及,不知这位严大小姐是何用意?

  “宁安郡主。”女子清脆的嗓音自身后响起。

  徐冰清正想转身去瞧是何许人,身边严玉露已开口问安,“见过恒王妃。”

  恒王妃?北夷公主百里芳华。

  若不是今日,徐冰清倒是差点忘了此人物已经成了恒王的王妃。

  只见百里芳华褪去了北夷人的紧衣束袖短裳,穿上东皇国的宽袖长裙,妖娆娉婷,高贵明艳。

  一时之间,徐冰清倒有些认不出此人了。

  本以为北夷的目标是姬御宸,却不想,北夷却让她和亲于一个年纪可当其父亲的恒王姬宗黋。

  一国公主嫁给一个早已年过半百的王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百里芳华嘴角挂着笑意,眼眸中却无一丝笑意,看着徐冰清,“宁安郡主真是越发的明艳动人了,难怪我北夷赫赫有名的北野灏大将军见之便已倾心。”

  此言一出,旁边站着的贵女们又开始低声议论,有的甚至不怕或是故意让徐冰清听到。

  “水性杨花……”

  “不知廉耻……”

  “安王爷怎么会……”

  ……

  众说纷纭。

  “家妹自是风华绝代、秀外慧中的。京城传闻,战二公子心怡紫罗姑娘。可依我看来,怕是有所误会,战公子对家妹亦是情根深种。”徐玉凝笑看徐冰清,柳眉轻挑,“不仅是宁国侯府嫡女,还是陛下亲封的宁安郡主,妹妹可真是令人羡慕啊!”

  徐玉凝此话无疑是火上浇油,简直是把徐冰清放在火架上烤。

  言下之意:她身为安王的未婚妻,不仅与战云熙纠缠不清,且还与陛下也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众人皆知,徐冰清授学于秦淮志名下,与其女秦雪卿亲如姐妹,而秦雪卿是东皇国陛下姬御宸的皇后。此番一联想,徐冰清的人品、性情、心思,很是值得让人寻味了。

  徐冰清淡笑不语。

  严玉露见此,开口道:“那天之事纯属意外,郡主和战公子一起……”恍又觉得此话不妥,忙止了言。

  她原本是想替徐冰清解释一二的,可却越解释越混乱,连忙焦急地看向徐冰清,希望她能自辩清楚,也希望她能明白自己心意。

  徐冰清淡笑着走向徐玉凝,凑近她耳边轻语:“姐姐随意臆测我也便罢了,但是陛下……你以为你有多少颗脑袋不够他砍的?这里是皇宫,姐姐莫不是忘了?”

  徐玉凝身形一震,心中冷寒。

  不错,这里是皇宫,皇宫是姬御宸的领地,这世上怕是没几个人敢在此地说一句姬御宸的不是,更遑论是随意臆测他。

  “众位都是京城名门闺秀,怎学起市井八婆来?整日里不在府中绣花习字,修身养性,偏在这里以讹传讹,在背后乱嚼舌根,简直堪比长舌妇。或者说,各位皆心怡安王爷或是倾慕战公子,奈何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苏婉茹缓缓走来,徐徐道。

  此言或多或少说中不少女子的心事,一时间,倒是安静下来。

  徐冰清笑看苏婉茹,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百里芳华笑着道:“本妃只是仰慕郡主的绝代风华,实属无心,绝无乱嚼舌根的意思,还请郡主见谅。”

  徐冰清敛眉轻笑:“王妃客气了。只是女子声誉何其重要,宁安已被逼着撞过一回金銮殿,若还有人满口胡言,本郡主一定不介意让其陪我一起下地狱。”

  明明是淡雅谦和地笑着,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说话间,姬宗耀为首的众臣已从养居殿来到御花园。

  姬逸风一眼便从众贵女之中找到徐冰清的身影,只见她一袭素雅青衣,发上仅有一支玉簪,浅笑淡淡地站在那里,清雅娴静却异常引人注目。

  而这边,皇室宗妇和众臣女眷也从正阳宫来到御花园。

  御花园内,宫女和内侍已摆好宴席,并各司其职站于宫宴四周,等候随时传唤。

  再接着,陛下和皇后齐至,生辰宴正式开始。

  宫廷乐师和舞女已上场助兴,宴上一片君臣尽欢的气象。

  忽“啊”一声响,伴随着咣当声,引起众人侧目。

  只见一宫女跪地求饶:“郡主饶命!郡主饶命!”

  徐冰清薄唇微勾,瞧!好戏开锣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率先成为今夜的主角。

  若是她没看错,是身边的徐玉凝故意绊倒了这宫女,导致宫女手中的酒壶掉落,酒水洒了她一身。

  不过……这酒?

  徐冰清眸中精光一闪而过,这酒里竟然加了醉香粉,此粉会让人如喝醉一般神志不清。

  这是谁的局?

  徐玉凝?好像不太像。

  或许徐玉凝想让徐冰清出丑是真,但如此在宫宴上公然算计她,她还没那个胆量和本事。

  徐冰清站起行礼,“打扰陛下和娘娘的雅兴,臣女该死。”

  秦雪卿眼含关切,像似询问她可有受伤。

  徐冰清微摇头,表示无碍。

  姬御宸冷言:“殿前失仪,还不快退下!”

  “是,臣女告退。”

  那宫女俯首跪地,全身发抖,不敢言语。

  “你起来吧!带我去公主的明月殿,我去换身衣裳。”

  “是,多谢郡主。”宫女连忙起身迎徐冰清朝明月殿走去。

  一路上,宫女都是弯腰低头,不敢言语,亦不敢看徐冰清。

  徐冰清淡笑道:“你不必紧张,不过一套裙裳罢了,我还不至于因此为难你。正好宫外我马车上还有一套裙裳,劳烦你帮我取来。”

  “多谢郡主仁善,奴婢这就去取衣裳到明月殿,还请郡主稍后。”

  “嗯。”

  明月殿是姬晟月的寝殿,因其中毒便送往皇后的正阳宫休养,所以此刻的她并不在明月殿。

  此时的明月殿自是寂静无声的,不过也给某些心怀诡计之人提供了方便。

  当徐冰清熟门熟路地到达明月殿偏殿内室时,便闻到香炉里燃着不同以往的味道。

  因姬晟月年幼,她的宫殿里一直都是简单干净、清新自然的,从不燃香炉、点熏香的。

  徐冰清心中了然,适才宫女看似的无心之举其实是早就算计好的。

  反正事情不在乎两种可能,一种是徐玉凝的故意之举;一种是其他人的算计,只是被徐玉凝凑巧碰上。不过不管哪一种,可以肯定的是此人故意算计徐冰清,而且还熟知她的习惯,知道她会来明月殿,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她入瓮。

  徐冰清从荷包掏出一只玉瓶倒出一粒解毒丸,刚准备喝口茶送入口中,便发现杯中的水有异。

  哼!还真是周到细致。

  先是在酒壶里加了醉香粉,又是在炉内燃了合欢散,接着茶内放着软筋散。

  步步算计,如此周密细致,徐冰清还真是好奇是何人所为。

  殿外脚步声传来,徐冰清放下床帐,躲入衣柜中。

  “够毒啊!”朗朗的声音响起。

  徐冰清皱眉,这声音?战云熙!

  听出来人只有战云熙一人,她才走出衣柜。

  只见战云熙正站在香炉旁啧啧出声,想必此香对于经常混迹青楼酒肆的他来说自是不陌生。

  战云熙看见她,走近她身边嗅了嗅,挑眉,“果然,衣裳上的酒渍也有问题。”

  徐冰清指了指桌上的杯子,那意思:这茶水也有问题。

  战云熙瞬间明了。

  很快地,殿外的脚步声接连传来,听声音,且不止一人。

  百里芳华的声音传来,“把偏殿四周都给本妃围了,本妃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要害宁安郡主。”

  徐冰清柳眉微挑,这么快!

  对战云熙轻语:“你先走。”

  若是被人发现,他们两人同处一室,怕是千万张嘴也说不清了。

  但若是他们两人都走了,这事岂不是不了了之了,这样对幕后之人也太过仁慈了。

  战云熙不可置信地睁大眼,“女子声誉何其重要。要走也是你走,本公子可不愿让女人……”

  忽窗户微开,“你留下。”姬逸风带风而来,不待两人反应,手臂搂着徐冰清的纤腰转眼便消失于殿中,好似从未来过,来去如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