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三章 解毒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31 2019-08-06 22:03:51

  书房里。

  “如何解?”徐冰清问道。

  “解毒倒也好解,只是这边境苦寒之地,怕是很难凑齐药材。不过,我可以想办法让他在回京路上安全无虞。”

  “回京?”苏行夜皱眉。

  “医圣前辈需要什么药材?请尽管吩咐,颜末就是粉身碎骨也会采来。”

  莫修染一听此话,眉头紧皱,斜睨一眼徐冰清。

  徐冰清知道他什么意思,无非是颜末对姬逸风有不一样的感情。不过对此,她现在也没心情理会,更没精力在意。

  “莫叔叔,碧落花如何?”

  传闻碧落花能解百毒,故被称之为“奇药”。

  莫修染看了一眼徐冰清,瞬间明白她的话外之意,点头道:“当然更好,见效也最为迅速。不过……”

  “我立即吩咐暗探去找。”涂傲截断莫修染的话。

  莫修染皱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没半分稳重呢?

  “之所以称之为‘奇药’,自是可遇而不可求,你说找来就能找来?再说了,等你找来了,人说不定已经死了。”

  “那怎么办?”涂傲急道。

  “无论如何也要找来。”颜末沉声道。

  “此花也只是在传闻中出现,无人知其具体身在何处何地。”苏行夜托腮皱眉。

  莫修染厉声道:“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一个个的如此性急。”

  “哦!在下关心则乱,还请前辈恕罪。前辈,您请说。”苏行夜语气中充满歉意。

  确实是关心则乱,莫修染一句话能让巧言善辩的苏家二公子闭口不言也是一件奇闻异事。

  “其实不用碧落花,我也可救他,只不过时日久一点而已。”

  “怕是不能等。”一直闭口不言的徐冰清开口道。

  莫修染看着她不语。

  最终,众人决定先离开书房,毕竟王爷中毒还是秘密,军中也还有很多军务要处理。

  于是,书房只剩下颜末来照顾姬逸风。

  徐冰清走时也只是轻扫了一眼颜末,脸上并无过多表情。

  苏行夜走在徐冰清身旁,“徐小姐好像有话并未说完。”

  徐冰清也不隐瞒,笑道:“苏将军以为谁能连续几日偷偷给王爷下毒而无人知晓,虽然后来还是被王爷察觉出端倪?可又是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给王爷下‘日日休’这么重的毒,而王爷自己都不知道?王爷统兵二十万,为帅多年,警惕心不会一下子就没有了吧?”

  苏行夜心中诧异,这么说,难道是王爷身边的人?

  “我有事想请苏将军帮忙。”

  “什么?”

  “派人盯着颜末和涂傲。”

  “这怎么可能?他们自幼便跟随王爷,一起出生入死多年。况且,颜末她……倾慕王爷,一直是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王爷受一点伤的,更何况是对王爷下毒。至于涂傲,大家战场杀敌,不是兄弟,亲如兄弟。”说完看向徐冰清,试图从其脸上中看出什么来。

  徐冰清笑容浅浅,并无丝毫异样。

  苏行夜一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难道是女人的嫉妒心作祟?

  不用想,徐冰清也能猜测到苏行夜此时的想法。

  真是可笑!颜末对姬逸风的态度,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吧!

  徐冰清敢肯定这北境之中凡是认识他们的将士都看得出来颜末对姬逸风的爱慕,哪用得着苏行夜如此费尽心机地试探。

  不过,至于当事人如何?

  要么不知,要么装傻充愣,要么两情相悦。

  “我知道苏将军并不相信我。不过为了王爷的安危,相信苏将军也不愿冒险才对。”

  苏行夜不语,这句话倒是实话。虽然他相信战场情谊作不得假,但姬逸风不仅是他的挚友,还是东皇的王爷,更是北境的主帅,他不愿亦不能冒险。

  “派人盯着他们即可,不可轻举妄动。”

  “你怀疑他们,怎么不怀疑我?”

  很显然,苏行夜已经答应了徐冰清的提议。

  徐冰清轻轻一笑:“苏家在京为官多年,难道想另谋出路了?苏将军先前违背家中长辈意见,选择弃文从武,但也不至于因此对家人由爱生恨吧!我想,若你今日背叛陛下,背叛王爷。即日,苏家就会不复存在,且不留一丝痕迹。”

  苏行夜轻笑道:“看来是在下小瞧了徐小姐。”

  “苏将军是个聪明人。”

  “徐小姐才是聪明人。”

  徐冰清薄唇微勾。

  “恕在下多嘴。请问徐小姐,王爷的毒可解?”

  “苏将军尽管放心。”说完缓步离去。

  苏行夜看着她的身影,皱眉不解。

  听莫修染的语气好像并不容易找到碧落花,北境的药材好像又并不齐全,那她又如何能这么肯定可以救治王爷呢?

  话说徐冰清回到自己暂住的院落。

  刚走进房间,莫修染已等候在那。

  “为什么不说实话?你明知道我们手中并无碧落花,而浩然幼时中毒就是得益于碧落花的功效,才得以活着。姬逸风虽然中毒颇深,但若要集齐药材,此毒早晚可解。”

  “但北境药材残缺,若要彻底解除此毒,必须回京。但回京路途遥遥,他又中毒日久,更何况北境不安生,他必须留在北境。”

  莫修染此时才知她的用意。

  “你故意提及碧落花,却不告诉他们这世上再无碧落花。你是想让他们认为我是医圣,医术高超,自有自己的手段,不需北境集全药材,也能救他们王爷的命。其实是不想让他们知道你的手中有同样能解百毒的玉莲,不想让他们知道是你救了姬逸风,甚至不想让姬逸风知道他欠你一命。”

  徐冰清不置可否,因为她知道莫修染说得是事实。

  “那可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莫修染眸中染上怒色。

  徐冰清充耳不闻,从京城带来的包袱中取出一个紫檀木盒。

  莫修染看到她的举动,冷笑道:“好啊!原来你早有准备。”

  徐冰清也不言语,径自打开紫檀木盒,里面放着一个用玉做成的盒子。

  “哼!”莫修染看着她淡然的模样,暗自生气。

  打开玉盒,里面放着一朵碧绿的莲花,晶莹如玉。

  花瓣碧绿如叶,甚为少见,十分惹人喜爱。

  “救人要紧。”

  莫修染冷哼:“仅仅是因为一条人命?”

  徐冰清笑看着他,“难道不是?”

  “我可不信你看不出来,那姑娘对姬逸风不一样。”

  “那又如何?与我何干?”

  莫修染斜睨她一眼,伸手把玉盒又装入紫檀木盒。

  “三日之后,他就会醒来。不过到时,这玉莲连渣都不剩。”说着起身离开。

  徐冰清闻言轻轻一笑。

  自从父母亡故后,不知从何时开始,无论遇到何种情况,她都学会了笑对任何人。

  看到颜末对姬逸风的男女之情,徐冰清心里也不是没有一点起伏,只是习惯性隐藏。

  多年来,姬逸风与颜末朝夕相处,若是没有生情,倒是奇怪了。

  徐冰清不知道姬逸风对颜末是不是有相同的感情,只是就算是有,她又能如何?

  这桩婚约,本就不是出自他所愿。

  他本是东皇国最为尊贵的王爷,文武双全又俊逸出尘,本就有多种选择,只是不幸且被逼无奈地接受她这个忠臣之后的孤女作为他的未婚妻。

  换位思考,若她是他,怕也不会甘心。

  徐冰清理解,也无奈。

  只是心底的那点遗憾和些微酸涩被她狠心忽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