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8-08上架
  • 19550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离京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22 2019-08-06 21:39:55

  壶中之水清兮,只因冰心在玉壶。

  徐家有女,闺名冰清。

  京中皆言,徐家之女清水芙蓉,逸态绰约,文才卓著,是京城名门闺秀中的翘楚。

  此女子人如其名,心若冰清,宠辱不惊。

  此次皇后娘娘特命徐冰清随粮草官一起为北境将士送去草药和棉褥。

  边境之地虽然遥遥,且又苦寒,但能得此殊荣,又代表着皇家,自然有不少人为之羡慕嫉妒。更何况,皇帝陛下姬御宸的唯一同胞弟弟姬逸风就在北境。

  但这份殊荣,对徐冰清而言,不过尔尔。她仍是一如既往地淡然自若、云淡风轻。

  徐家世代从军,沙场御敌,保家卫国。只可惜徐家嫡系人才凋零,徐冰清的祖父徐济世戎马一生,只有徐明渊即徐冰清之父一个独子。而徐明渊与妻子司空灵也只有徐冰清和徐浩然一女一子。

  犹记得,徐冰清九岁那年,父母双双战死沙场,庞大的宁国侯府除了叔祖父一脉,只余下她和年仅五岁的幼弟相依为命。

  之后,东皇国皇族动荡,朝堂纷争不断。

  内乱起,而当时身为皇太子之长子的姬御宸,挺身而出,平叛内乱,继而登上九五之位。而其弟姬逸风战甲加身,成为姬御宸安抚朝堂、震慑边境的利刃。

  此时的徐冰清正坐在一辆外表朴实无华,内里五脏俱全的马车里。

  只见她纤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螓首蛾眉,斜倚在软褥上看书。

  她只是一袭淡淡青衣,清雅又素净,虽不复倾城,却也是风华绝代。

  “小姐。”旁边一袭淡紫衣裙,一头长发高高束起,袖口紧束的侍女递来一杯茶。

  徐冰清抬头,嫣然一笑:“辛苦你了,素英。”

  素英看着徐冰清,“小姐可是担心世子?”

  徐冰清放下书,轻抿口茶,“这次离京,往返一趟,少说也得两三个月。浩然还年少,我这一离京,怕是叔祖父那边又要不安生了。”

  徐家世代守边卫国,东皇国开国之初便赐徐家宁国侯之爵位,并世代承袭。

  现在宁国侯之位空悬,徐浩然承袭宁国侯世子位,但年纪尚幼,自然引得其他人虎视眈眈。

  先不论她的堂伯父徐智德和堂叔父徐智明,单论她的叔祖父徐怀民先前被徐济世压着,没能承袭爵位,而后被徐明渊压着,如今这侯爷之位又给了一个幼齿孩童,他怎么能甘心?

  可以想见,这六年来,徐冰清姐弟俩在这偌大的宁国侯府是如何安然生存至今的。

  殊不知,这万般殊荣之后,看似锦衣玉食背后的徐家大小姐徐冰清也曾在无数黑夜里惊叫、哭泣、无助、迷茫过许多次。

  六年来,她小心翼翼,多方考虑思量,护着自己和幼弟的平安。好在她的身边还有江湖高手外祖父司空溟,还有医圣莫修染,还有素英和妙菱……这么多关心她的人。

  “小姐放心吧!世子已不是五岁孩童了,他如今已经十一岁了,聪明伶俐,又习武强身。更何况还有武功高强的司空老前辈在,不会有事的。”素英劝慰道。

  徐冰清淡然一笑:“浩然性情飞扬,虽机敏灵活,可心性纯良,没有心眼。外祖父四处游玩,又生性嗜酒如命。我实在不放心。”

  “小姐就是事事太替他们考虑了,才会小小年纪就这般成熟稳重。小姐还是考虑一下我们吧!如此这般枯坐在马车里,真会闷出病来。”

  徐冰清执帕轻拭嘴角,“你去骑马吧!不必陪我了。”

  “我可不像妙菱那么坐不住。我是担心小姐有时忧思过重,容易生病。对了,这句话是莫神医说的。”

  徐冰清轻笑出声,犹如山涧的清水干净透彻。

  当她真实地笑着时,她的笑总是像风吹掠湖面,看似自然随意,却让人如沐清风。

  “你这丫头!”沉稳清朗的嗓音传来。

  人也随着声音来到马车中。

  高大挺拔的身姿显得马车都变小了。

  只见来人一袭白衣,儒雅俊朗,正是莫修染。

  不知是否因学医的缘故,或是保养得宜,年过四十还是如而立之年一般年轻英俊。

  “莫叔叔。”徐冰清递上茶水。

  莫修染出生江湖,素来与司空溟交好,江湖人称“医圣”。

  当然,他也是因司空溟之故结识了将门之子徐明渊,并一见如故。

  而后徐明渊夫妇离世,一向逍遥尘世、游山玩水的司空溟和莫修染回到京城,并住在宁国侯府照顾徐冰清姐弟。

  莫修染忍不住道:“还是妙菱那丫头讨人喜欢。素英,你这样可怎么嫁的出去?”说完还不忘叹口气。

  “当心外祖父听到又找你打架。”

  素英自幼跟在徐冰清身边,读书、写字都来自于徐冰清的教导;而武嘛,则是得益于武艺高强的司空溟。

  徐冰清虽文采出众,但武功平平,当然,她也无太多空闲在武功上多费功夫。

  司空溟对此痛心疾首,总是感叹白费了她的好根骨。

  他虽素来不收徒弟,但女儿司空灵的武功的确承自于他,所以司空灵的武功奇高。

  再后来,司空溟来到侯府,便教素英习武,让她既可保护自己,又可保护徐冰清。

  至于妙菱,她生性机灵活泼,人美又嘴甜,极擅长厨艺,所以身为“医圣”又极为讲究吃食的莫修染便教授她医术。

  因司空溟和莫修染皆来自江湖,不喜拘束,所以不论是教导武功也好,或是传授医术也罢,他们之间皆无师徒之名,却是真正的师徒之分。

  “我可不要嫁人,我此生只愿守着我家小姐。”

  莫修染儒雅的气质褪去,一脸的怒其不争,而后瞬间又恢复如初。

  无不让人惊叹他变脸的速度。

  “你家小姐可是要嫁人的。别忘了,她今年已经及笄了,也早已定有婚约了。况且,此次去见的人……”话未完,意已明,莫修染挑眉看向徐冰清。

  徐冰清依旧是那副闲适的姿态,淡然的笑容,全然事不关己的模样。

  莫修染轻搓手臂,“你母亲生性洒脱,你父亲也没像你这样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之姿。你怎么……唉!”

  六年前,徐氏夫妇在边境离世,托徐家于当时在场的姬逸风。

  而姬逸风当年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

  而后,先太子妃也就是姬逸风的母亲范映兰便定下两人之婚约,以谢徐家对东皇国的忠君为国,同时也以此身份来护佑徐家姐弟。

  “小姐若是不想嫁,想来陛下也不会逼迫小姐吧!这么多年来,小姐和皇后娘娘姐妹情深,又多得陛下照顾,此次……”素英想起什么,停了下来,看着自家小姐。

  难道此次陛下命小姐离京去往北境是为了让小姐和王爷联络感情?

  北境原先是由徐家世代镇守,而姬御宸和姬逸风先后在徐明渊帐下从军历练。

  而后徐明渊战死,姬御宸登基为帝,姬逸风统领北境。

  素英原本以为派小姐去往北境是皇后娘娘授意的,因其与小姐姐妹情深,想让小姐借此机会去祭奠一下亲生父母生前的战场。

  徐冰清明白素英的意思,轻轻一笑:“素英,你想多了。”

  昨日进宫,皇后娘娘秦雪卿叮嘱徐冰清万事一切小心。而后,陛下到来并屏退左右,对她言明关于此次北境之行要她前往的原因。

  想起这些,徐冰清顿时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除了陛下和皇后,没人知道徐冰清此行的真正目的。

  莫修染怀疑地看着她,她此次要他同行,说是什么多年未曾再回北境,怕会水土不服,有他这个医圣在旁自是安全无虞。

  以徐冰清的性格,她心中最在意的便是她的弟弟。此次离京又远,自是恨不得多个帮手在她弟弟身边保护他。这次竟然把他也带了出来,莫修染觉得其中另有猫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