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十四章 夜半来人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80 2019-08-16 21:39:35

  酉时骤雨方歇,晚间秋风凉爽。

  徐冰清站在院中,伸手轻掬一滴从树上被风吹落的雨水,落在指尖,晶莹剔透,惹人喜爱。

  “小姐。”一抹黑影落入院中打破眼前的静谧美好。

  徐冰清轻捻手指,指尖的雨滴眨眼不见。

  “子暮,可有收获?”

  子暮与子落是自幼便被徐明渊安排在徐冰清身边的暗卫,子扬和子昂是徐浩然的贴身暗卫。

  “小姐离京这些时日,徐智德暗中跟贤王的人有所接触。不过,此次安排匪徒去劫杀小姐的人是徐智明。徐智明一直以来都与恒王联系频繁,但对付小姐一直都是徐智明暗中出手,可此次之事恒王也有出手。属下猜测是不是与小姐抓获陆文泽有关?”

  毕竟毒害安王爷,借此除掉陛下的臂膀,这件事怎么看都与他们的两位皇叔贤王和恒王有关。

  “贤王姬宗耀一直以来都以贤德之名著称,这会儿竟也按耐不住了?不过我的堂伯父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小心,竟然隐藏了这么久。若不是我此次离京,恐怕还不知何时才会发现他的背后之人是贤王?”

  “我们怎么做?”

  “徐智明野心不大,他图的不过是宁国侯之位。至于徐智德,怕是所图甚大。想当从龙之功臣?哼!你和子落继续盯着,万不可打草惊蛇。”

  “是。”

  “什么人?”素英冷厉的声音传来。

  徐冰清眼神示意子暮离开。

  一阵风吹过,院中立刻又剩下徐冰清一人。

  忽一条人影落入院中,素英提剑紧随而来。

  来人扑通一声直跪在地。

  徐冰清眼眸微眯,这是……颜末?

  素英见此,惊愣在原地。

  颜末微低着头,别人看不清她的脸色,只见她双手紧握成拳,不知在想什么。

  其实她早已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万千思绪不知从何说起。

  徐冰清看着这一幕不语,猜不透颜末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静观其变。

  过了一会儿,颜末像是终于做了某种决定,抬头挺胸,眼神坚定,看着徐冰清,“属下恳请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让王爷赶属下和涂傲离开。只要能消郡主怒气,属下愿受任何责罚。属下是……心怡……心怡王爷,但从来没有非分之想,还请郡主明鉴。”说完额头磕地,渗出血来。

  此举倒挺干净利落,不愧是纵横沙场的女中豪杰。

  素英横眉冷对,提剑上前,“你此行究竟意欲何为?”

  颜末直盯着徐冰清,跪地不语。

  徐冰清淡淡一笑:这是扮作白莲花还是真心实意,亦或是设局陷害?

  没办法,这种无论是民间的话本子还是深墙高院里的那些小女人间勾心斗角的戏码,徐冰清看得多了,也经历得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徐冰清素来喜欢先考虑最坏的结果,所以别怪她以恶度人。

  “颜末。”又一人影飞身而来。

  徐冰清脸上的笑意越发淡然,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涂傲?”颜末看向来人,“你怎么来了?”

  涂傲看到跪在地上、额间染血的颜末,心被刺痛,“你这是做什么?”

  “你别管!”

  涂傲看向徐冰清,眼眸中含着怒意,甚至带着一丝狠绝。

  特别是徐冰清一脸恬淡、笑意浅浅地站在那,对比于颜末的自甘受辱和满头血迹,更让人觉得这一切皆是徐冰清的过错,更何况是对颜末有男女之情的涂傲,他下意识便认定是徐冰清在欺负颜末。

  “郡主虽是王爷的未婚妻,但比较起来,颜末比郡主更有资格陪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他们一起征战沙场,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出生入死。在她心里,王爷就是她的命,甚至比她的命更重……”

  颜末伸手拉他,“你胡说什么?快回去!我不要你管。”

  涂傲拽她起来,气愤道:“我宁愿离开王府,也不要你下跪求她。”

  颜末大喊:“是我的错!是我不配!是我身为护卫却对主子生了不该有的情意。”

  涂傲拽着她的手臂,猛摇她,“有什么配不配的。这么多年,你跟在王爷身边,多少次死里逃生。你为王爷所做的,她又怎么比得上。若真要说配不上,应该是她才对。”指向徐冰清。

  素英担忧地看着徐冰清,“小姐?”

  徐冰清笑笑,“无碍。”

  涂傲松开颜末,眼眸中的冷厉一览无余,肃杀之意尽显。

  徐冰清低声道:“小心。”

  话音刚落,涂傲执剑掠来,“我杀了你!”

  素英执剑迎上,站在徐冰清身前。

  颜末大惊,“涂傲!”

  涂傲手上剑光冷寒如冰,“今夜我帮你杀了她。”

  颜末大叫:“不要!不要!”

  “我杀了你,再去向王爷以死谢罪。一命抵一命,公平!”

  徐冰清淡笑看着他,杀我?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简直是痴心妄想!

  颜末身体轻颤,手脚冰凉,眸中泛着凄苦、委屈、担忧、无力……泪水如雨滴一样顺着脸颊沾湿衣襟。

  涂傲像是下定决心要除掉徐冰清,执剑挥开颜末和素英,直奔徐冰清而来。

  徐冰清静静站在原地,看着那把泛着寒光的冷剑,袖中的匕首已在手中,随时准备一击即中。

  “涂傲,你干什么?”急切冷肃的声音传来。

  苏行夜飞身赶来,正好看到涂傲发了疯似的直刺徐冰清,心底一阵冷颤。

  只是……

  涂傲的长剑在距离徐冰清只剩寸里之间时竟被阻挡,还被强劲的内力逼迫着后退了几步。

  只见凌厉的剑尖被人用两根手指夹住,一位灰衣老者站在徐冰清身前。

  涂傲惊愣:此人是谁?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老者嘴里嘟囔道:“让你好好学武,你偏不听。看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徐冰清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素英喜道:“老前辈。”

  不用怀疑,老者正是徐冰清的外公司空溟。

  “老夫教了你这么久,你怎么还这么没用?一个疯子都拦不住。哼!”

  颜末和苏行夜惊愣地看着这一幕,谁都没想到有人仅用两根手指就抵挡住了涂傲凌厉杀伐的一剑,还面不改色地迫使他倒退几步。

  “您老说得是。我以后一定勤加苦练。”素英道。

  而后,便听到破铜烂铁掉在地上的声音。

  众人皆看向声音来源处。

  只见涂傲正惊愣地看着手中的剑柄,而剑身已掉落在地,碎裂满地。

  当然,这不是涂傲做的,而是那位老者。

  他手指夹剑,看似轻松随意,实则用了内力,所以剑身才会承受不住,碎裂而亡。

  苏行夜更是惊奇了,没想到徐冰清身边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人物,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啊!

  颜末捂着脸颊,抽搐着哭意,站在原地,心中的紧张、担忧、害怕,在看到涂傲和徐冰清都相安无事时渐渐消散。

  苏行夜拱手行礼,“真是抱歉!还请郡主恕罪。”

  徐冰清轻轻一笑:“苏将军何罪之有?”

  苏行夜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实在是因为王爷认为涂傲和颜末触犯了郡主,所以要赶他们离开。而他们本就是孤儿,自幼于王府中长大,实在是无处可安身。王爷此举难免让人思绪混乱,容易冲动,这才犯下此等错事。还请郡主原谅他们的无心之举。”

  “无心?”

  徐冰清纤指微动,短刃已在手中,而后身形移动,一剑直刺涂傲肩胛骨。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皆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