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十二章 荣升郡主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74 2019-08-14 21:45:46

  正阳宫。

  话说秦雪卿和徐冰清在喝茶闲聊。

  “陛下驾到!”内侍尖亮的嗓音打断了徐冰清的回忆。

  只见殿门处,姬御宸一袭日常锦衣,身形修长,面容俊美,眸若瀚海,嘴角带着一丝邪笑,气宇轩昂地走来。

  “参见陛下。”

  “都起来吧!”说着上前扶起秦雪卿并拉着她走上主座。

  徐冰清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聊什么呢?”

  徐冰清笑道:“正说姐姐的才与貌在四国之中堪称翘楚,是真正的国色天香、天下无双。唉!就是不知姐姐的一颗芳心怎会落在陛下身上?”

  这话对身为东皇国皇帝的姬御宸来说极为不敬,更甚者有藐视皇权之意。若是外人听见,肯定极为震惊和惶恐,更不会想到徐冰清在陛下面前竟如此大胆又狂妄。

  殊不知他们三人私下相处时一直都是如此,一如当初徐冰清初回京城、姬御宸未继承皇位之时,三人如亲如友,随意闲谈,互相调侃。

  姬御宸握着秦雪卿的纤手把玩,“你是说朕配不上雪卿?也对,当年朕去秦家提亲,就是你这个小丫头拦在朕面前,指着朕的鼻子说朕配不上你姐姐。”

  秦雪卿轻笑出声,显然是想起了当年之事。

  “让朕想想,你当时是怎么说的?嗯!你说朕奸诈狡猾、多面善变,配不上你清雅高贵、风华绝代的姐姐。也不想想,若是朕都配不上雪卿,这世上谁还配得上?”

  秦雪卿笑意盈睫,无奈摇头,这两人私下相处时总是如孩童一般。

  “这么久远的事,陛下竟然还记得,臣女可是不记得了。”

  姬御宸冷哼:“那朕就说个你记得的。近日京城之中流言纷纷,全都是关于你的。为什么任由别人随意败坏自己的名声?宁国侯的女儿什么时候这么忍气吞声地任人欺辱而毫不作为了?”

  “难道我那一把火烧得还不够打脸?”

  “师父当年虽为武将,可论智计、谋略,那可是样样不缺;就连你母亲也是别人犯我,我必百倍还之的洒脱性子。如今,你看看你,可是及不上他们万一。”

  姬御宸言语间处处充满鄙夷,但徐冰清也听出了另一种关心。

  姬御宸年幼时,文从先太子即其父姬腾翼和秦雪卿之父秦淮志;武从徐冰清之父徐明渊。故而在自家人面前常称秦淮志为“先生”,称徐明渊为“师父”。

  秦雪卿轻拉姬御宸,让他适可而止。

  “陛下说得极是。”徐冰清屈膝行礼。

  “得!我看你还是小时候可爱,最起码说出口的话不加掩饰,毫不做作。现在却是满口胡话,无一句真言。”

  “那还得多亏陛下教导。”

  “此话倒是不假。”秦雪卿笑着道。

  “你总是向着她说话。”

  “多谢姐姐。”徐冰清挑眉。

  姬御宸嫖了她一眼,正色道:“今日北境传来捷报,逸风接连斩落北夷十万大军,北夷派出使臣出使我东皇国,说是来商讨议和之事,我已下旨让逸风随同使臣一起回京。”

  秦雪卿闻言,看了一眼徐冰清,高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徐冰清明白秦雪卿的心思,只是……她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待徐冰清离开后。

  秦雪卿忧心道:“听冰清的口气,是不是逸风已心有所属?”

  “北境那苦寒之地,能有什么女子?更何况能让逸风动心的女子,那简直是大海捞针,难乎其难。再说,他整日里军务繁忙,哪有什么机会心有所属?”

  “你还是派人去查一下吧!”

  “不用担心,等他回来,一问便知。”

  话虽如此,事实上,姬御宸心底暗道:他们两人的事,怎能让自己的妻子跟着担心。等姬逸风回来,他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秦雪卿靠着姬御宸的肩头,“每日里看着月儿渐渐长大,我总是担心她生于皇家,将来可能会委屈了她。终身大事何其重要,我不希望我们的女儿以后受委屈。看着冰清,自然也不希望她受委屈。”

  姬御宸轻咳,他没想到秦雪卿能想那么远,他们女儿今年才五岁啊!心中暗道:看来是最近发生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变得这么多愁善感。

  这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了他的爱妻?看他查出来不扒了那家伙的皮!

  “放心吧!”姬御宸搂着她安慰,“若是他们两人都不满意这桩婚事,到时候解除了就好。”

  “可是女子声誉何其重要。若真解除了婚约,冰清怎么办?”

  “你认为她是在乎声誉的人?难道这些年她变化这么大,竟让人忘了她胆大妄为、潇洒肆意的模样?你别看她现在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那也是为了蒙骗世人,保护徐家的名誉罢了,你还真以为她在乎这些?”

  “这倒也是。”

  “其实当初母妃定下此婚约也是情义所至,没想过要给他们造成负累。至于我们的月儿,朕的女儿,谁也不能让她受委屈。虽说皇族公主和亲之事多之又多,但朕的宝贝女儿的终身容不得任何人多费口舌,甚至是指手画脚。况且她现在还那么小,你担心的也太早些了吧!”

  “母为儿忧。你不懂。”

  “是是是!”

  翌日,皇宫传出一道圣旨于宁国侯府,而后又有一道密旨发往北境。

  宁国侯府。

  “小姐。”妙菱蹦跳着跑来。

  徐冰清正在查看账簿,看到她进来,先递给她一杯茶,“慢慢说。”

  “哎呀!来不及了。”妙菱接过茶盏重新放在桌上,“小姐,陛下有旨。”

  徐冰清连忙站起,柳眉微皱:这姬御宸要做什么?

  侯府前厅,皇宫内侍总管李忠手捧圣旨站在厅中。

  看见徐冰清,笑意满满,“徐小姐,接旨吧!”

  厅内赶来的众人纷纷跪地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徐家之女徐冰清不辞辛苦护送粮食及御寒之物前往北境苦寒之地,功不可没,实乃东皇国女子之楷模。即日起,册封徐冰清为宁安郡主。钦此!”

  圣旨宣读完毕,徐智德神色不变,心中却已镇定不在。而徐智明面色黑冷,眼中的不忿一览无余。更遑论徐家小姐徐玉凝,那充满嫉妒又不甘心的眼神恨不得把徐冰清拆吃入腹。

  反观徐冰清自己却是眉头紧皱,暗自思忖:宁安郡主!她是先宁国侯的女儿,是将来宁国侯的嫡亲姐姐,封号里有“宁”字倒也可以解释。可这“宁安”二字?

  众所周知,姬逸风封号“安王”。

  这姬御宸是偏偏要她跟姬逸风绑在一起啊!就因为她昨日向秦雪卿提了一下想解除婚约之事的意向,他后边就给她来了个什么宁安郡主。

  姬御宸这人就是这样,他膈应你一下,你还得念着他的好。

  看着手中的圣旨,徐冰清暗暗叹气。

  “恭喜姐姐。”最高兴的莫过于徐浩然了。

  妙菱很是开心,“恭喜小姐,贺喜小姐。宁安郡主耶!小姐好厉害!”

  管家牧舟老泪纵横,“小姐也算是苦尽甘来。”

  素英笑着道:“恭喜小姐。”

  看着身边之人喜悦的模样,徐冰清轻轻一笑,可心里却笑不出来,因为她太熟悉姬御宸了。

  姬御宸此举就是告诉她:她和姬逸风的婚事,由他们两人解决,不许他人插手,当然更不允他们寻求他人帮忙。说到底,就是不许徐冰清去找秦雪卿帮忙解除婚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