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十章 白日惊魂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06 2019-08-12 21:37:27

  京城宁国侯府。

  徐冰清走下马车,看着眼前的景象,一向浅笑淡然的脸上都忍不住出现惊讶的神情。

  这可真是一出好戏啊!

  搭了这么好的戏台,若是没有赏客岂不可惜?

  只见府门前挂了两个雪白大灯笼,府门的匾额上,还有门外的石像上都挂着白布,放眼望去,一片苍茫之色。

  那屹立在门口的白帆在风中飘扬,好似在搔首弄姿。

  徐冰清一出现,“鬼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随行的莫修染顿时退开一步,这人是在叫魂吗,这么大声音?

  “闭嘴!胡说什么!”素英皱眉。

  门口的仆人立即反应过来,忙双膝跪地,哆嗦着身体,垂首不语。

  “府里出了何事?还不快讲!”素英厉声道。

  仆人抬头瞧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徐冰清,忙又低头不语。

  徐冰清看他的样子,心中已明白大概,想来是与自己有关吧!也难怪他不敢说出来。

  “你是西院的人吧?看着眼生。”素英紧盯着他。

  仆人颤声道:“大……大小姐恕罪啊!”

  “小姐!”素英看向徐冰清。

  这些年,宁国侯府多数掌握在徐冰清手中。

  虽说徐家不管是徐济世一脉还是徐怀民一脉,皆住在宁国侯府,但作为宁国侯的徐济世一脉一直住在侯府东院,而徐怀民一脉一直住在西院,两者这几年也一直是互不触犯。

  当然,府中众人皆知若没有徐冰清的允许,任何人包括徐怀民一脉不得踏入东院。

  府中事务皆有管家牧舟管理,徐冰清对其格外信任,只因他是徐明渊生前极为信任之人。

  而今日往常的门卫竟然不在,守在这里的却是西院的人,想来府中出了事。

  “大小姐。”牧舟疾步而来。

  “牧叔。”徐冰清柔和一笑。

  牧舟看了一眼地上的仆从,“今日是大老爷和三老爷吩咐人守在府门的,说是徐家办丧事,恐有人生乱。”

  徐家世代护卫北境,徐济世虽年长徐怀民几岁,但常年征战沙场,本就娶妻较晚,以至于徐家长子由徐怀民所出,那就是徐智德。徐济世膝下只有徐明渊一人,且与徐怀民次子徐智明生出同年,比之大一月有余。所以有了现在的徐智德为大老爷,徐智明为三老爷,而徐明渊则是二老爷,也是后来的宁国侯。

  “丧事?”

  “是,府里正在为大小姐祭拜。”牧舟身背挺直,微微垂首,带着敬意,但绝没有一丝惧意。

  素英气愤道:“大小姐好端端地站在这,这是做什么,诅咒大小姐?”

  “难不成是大姐姐辞世了?”徐冰清此言纯粹故意诅咒。

  莫修染忍不住撇嘴。

  适才说徐明渊继任宁国侯之位,与其父亲徐济世一样,常年待在北境军中,承担护卫北境之责。

  虽然徐明渊早早便遇到了徐冰清的母亲司空灵,但娶妻却较晚,所以其长女徐冰清比其堂兄徐智德、堂弟徐智明之子嗣的年纪都要小。以至于现在徐济世一脉总是年纪轻轻便承担大责,遭来无数的垂涎和嫉妒。

  徐冰清口中的大姐姐就是她的堂姐徐玉凝,堂伯父徐智德的女儿。

  虽然徐玉凝才是名义上的徐家大小姐,但因徐冰清才是宁国侯府嫡系一脉,如今又掌管着整个宁国侯府,所以府中下人皆心知肚明的知道徐冰清才是真正的宁国侯府大小姐。

  “是三老爷带回一具尸体,说是大小姐。”牧舟淡淡道。

  徐冰清挑眉,像似没想到会是这样。

  其实,她早就与劫匪达成交易,让他们给幕后金主带话,说是徐家小姐已身死异乡。

  没想到啊!徐家人是多么想要她徐冰清死,竟然连尸体都准备好了,都不亲眼去证实一下她的死讯。

  由此来看,他们是日日夜夜都在盼着徐冰清能够早日归天。

  可惜啊!这回他们又白忙一场,徐冰清还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他们也不想想,他们能与劫匪利益勾结,徐冰清自然也能轻而易举地打破此算计,总归不过是多付劫匪一半的银两罢了。

  “小姐,这些人怎么能这样?”素英怒急,手中利剑出鞘。

  “进去看看吧!我也很好奇,我死之后是怎样的景象?正好趁此机会,提前看看。”

  牧舟忍不住摇头叹息,对自家小姐的不按常理出牌很是无奈。

  素英亦无奈。

  莫修染无语。

  府里的前厅被布置成了灵堂,入目满是白布,极尽“热闹”。

  对,热闹。

  只见灵堂外跪了一地身穿丧服、哭哭啼啼的仆人,堂内站满伤心欲绝守灵的人和神色哀恸祭拜的人。

  再看里面,棺柩,牌位,白烛,燃香,一应俱全。

  场面甚大,人也不少,可不就是热闹嘛。

  徐冰清站在厅外,静静看着这一幕。

  看到她突然出现,仆从们个个垂首不语,即使有惊讶的也不敢喊出声,或是提前便被身边的人制止住了。

  素英胸中气结,提剑欲上前,一副准备大杀四方的模样。

  徐冰清抬手示意她勿动。

  素英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小姐,难道小姐就打算这么算了?真是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天下间可真是无奇不有。这年头,竟然还有冒充尸体的。”清澈动听的嗓音传入众人耳中。

  灵堂内的人皆惊,纷纷转头看向外面。

  一袭青衣,清雅高洁,笑意淡淡,不是徐冰清又是谁?

  妙菱率先跑出来,脸上泪痕还在,看见徐冰清,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徐冰清执帕擦去她脸上的眼泪,笑着道:“我没事,只因好奇贪玩,在外面多呆了两日。”

  “嗯。”妙菱点头。

  “你怎么在这?”

  “我实在气不过,来此与他们理论。”

  徐冰清轻轻一笑:“浩然可好?”

  “小世子由司空老前辈看管着,正在东院吵闹。”

  “走吧!去看看他。”

  “小世子若是知道小姐平安回来了,一定十分高兴。”

  徐冰清眼神示意牧舟,“牧叔,把这烧了吧!看着晦气。”说着举步离去,对于厅里所谓的亲人连一丝余光都吝啬给予。

  “是。”牧舟吩咐仆从执行命令。

  侯府东院。

  “姐姐。”一个眉目清润、俊俏稚嫩的少年飞身而出。

  徐冰清轻抚他的脑袋,“可是担心了?”

  “你还知道他会担心?”苍老有力的声音传来。

  “外公。”

  “哼!你是怎么当姐姐的?你可知他听说你出了事,恨不得孤身去找你。而后又听闻徐智明那家伙把你的尸身都给带回来了,他气得非要杀了那家伙。若不是我拦着,徐府怕是要大乱了。”

  徐冰清躬身行礼,“让外公担心了,是冰清的不是,还请外公责罚。”

  灰衣老者怒瞪着她,冷哼一声:“我才懒得理你。”

  嘴硬心软,说的就是司空溟。

  其他人在一旁憋笑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