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六章 先排内忧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52 2019-08-08 21:41:49

  话说将士们领命出去御敌。

  一时间,厅内只有徐冰清、陆文泽、苏行夜和涂傲,还有其他三名将士在。

  陆文泽坐在椅子上,看着徐冰清,“不知清儿此意为何?”

  “陆叔叔等会儿就知道了。”

  苏行夜招手示意带人进来。

  接着,便看到走进来几位平民百姓,衣衫褴褛,枯瘦如材。

  徐冰清淡笑道:“不知陆叔叔可还有何话可说?”

  陆文泽不急不慌地轻抿一口茶水,笑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陆叔叔是执迷不悟呢,还是打算明知故问?”

  苏行夜站起来道:“陆将军以这几人的性命要挟哑巴汉向王爷每日的饮食里投毒,哑巴汉因他们是同村乡民,故而逼不得已才向王爷下毒。不知,我说的可对?”

  陆文泽依旧淡笑不语。

  “可是哑巴汉感念王爷的收留之恩,并未下狠手,只是每日里下了一丁点,用来取得你的信任,而后更是终止了下毒。今日这一出,是你故意派人在王爷的茶水里加了毒粉,让颜末故意察觉,目的当然是为了嫁祸哑巴汉,更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王爷中毒且已昏迷,你好借此统领北境。不知我说的可对?陆文泽!”

  陆文泽神情变幻莫测,他是真的没想到会有人不动声色地把一切查出来,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找到了这几个村民。

  “哦!对了,陆将军一边让哑巴汉投毒,借此摆脱自己的嫌疑;实则另一边自己亲自给王爷下毒,又勾结北夷四处抢掠北境防线,引得北野灏与王爷单打独斗,好让王爷此生永远躺在榻上,再也不能统领北境。”

  厅内的三位将领站起身,“这怎么可能?简直是一派胡言!”

  徐冰清淡淡笑着,这三位留下来怕不单单是为了看热闹吧!

  一人转头对徐冰清道:“是这个女人!是她来了北境,王爷才会中毒。苏将军,我们可是战场上生死相依的同袍,怎能轻易听信外人之言呢?”

  “是啊!苏将军。”又一人道。

  “军中之事怎容一个女子在这放肆!”再一人气愤道。

  苏行夜开口道:“徐小姐之所以会来北境,就是为了解王爷身上之毒。”

  “这?”三人惊愣,转而又道:“但也不可能是陆将军,他一直尽心守护北境安宁。”

  徐冰清看着陆文泽,“是啊!我也很好奇。父亲在世时还经常夸之于口的陆叔叔,怎会在几年之间就变成了勾结外敌、残害忠臣的人?你当初从军的宏图志愿呢?你那颗忠君为民的赤子之心呢?都去哪里了呢?”

  陆文泽淡淡开口:“你父亲戎马一生,建功立业无数。而我也是戎马半生,自问不比你父亲差。你父亲死后,我以为我会被委以重任,我也做好了誓死守护北境的决心。可是,谁知道,你父亲却把北境交给了一个尚未及冠的孩子,难道就因为那个人是皇家子弟?你说,我怎么甘心?你让我怎么甘心?我不甘心,不甘心……”

  说到最后,陆文泽表情冷冽,近乎疯狂。

  厅内的那三个将领看见这一幕,一脸的不可置信。

  知人知面不知心,大概就是如此吧!不知道的真以为他们三人什么都不知道呢。

  徐冰清轻轻笑着,但眼眸中的冷寒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父亲一直以守土安民、保家护国为己任,不含任何私欲。你,比之我父亲,可真没有一点可比性。”

  苏行夜道:“带下去严加看管。还有你们……”看着厅内的那三个将领。

  三人立即开口道:“我们去巡视城防。”说着抬步就走。

  徐冰清不急不缓道:“三位将军留步。”

  三人转身看着她,“不知徐小姐有何事?”

  “外敌入侵,本是为将为兵者第一大事。况且我已传令让各营将士回去御敌。三位不听号令也就罢了,完全忘了当兵为国为民的宗旨,实在愧为营中之将。”

  其中一人皱眉,“军中之事还……”

  “全都押下去,分别严加看管。国之蛀虫,不除不快!”徐冰清厉声道。

  苏行夜招手示意全部带下去。

  陆文泽走至门口,淡淡道:“你在这一点上还真像你父亲,明明早已胜券在握,却喜欢自作聪明。看在你叫我一声陆叔叔的份上,奉劝你一句,千万别聪明反被聪明误。”

  徐冰清心中起疑却未言语。

  看着众人被带离,徐冰清看向苏行夜,“记住,将他们分别关押,且严加看管,一切等王爷醒来再做决断。”

  “徐小姐请放心。哦!此次真是多谢徐小姐。”

  徐冰清轻轻一笑,站起身欲离开。

  这时,一直在旁边静默不语的涂傲低声道:“那颜末怎么办?”

  看着适才的一幕,涂傲知道了徐冰清的厉害,不敢再随意下决定。

  徐冰清也不理会他,因为她不认为涂傲在问她,更不认为他会相信她。

  涂傲看着徐冰清径直走向门口,朗声道:“徐小姐是嫉妒王爷和颜末,所以才不愿意出手相救。”

  徐冰清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

  身后,苏行夜已拉住涂傲,解释原委。

  “小姐。”素英已在门外等候多时。

  “嗯,辛苦了。”

  “小姐才辛苦。”

  “你再辛苦一下,去莫叔叔那拿些药来,给适才的那些人吃下。记住,我不要他们死,要他们好好活着,等着王爷来制裁。”

  苏行夜从后面快步走过来,笑着道:“徐小姐这是不相信我?”

  “我只是觉得他们嘴里还有东西没吐出来。此举是防止他们太有骨气,一个个自行了断,那我们岂不是白费了力气?至于会不会被人悄无声息地解决掉?还请苏将军多多留意。”

  其实徐冰清是怕军营之中还有陆文泽的眼线,或是陆文泽背后的人。

  “好说好说。”苏行夜忙道。

  苏行夜不禁暗叹:如此思虑周全,布置得当。这位徐家小姐果真不简单啊!

  “适才我已向涂傲说清楚了。颜末是误入别人圈套,中了敌人埋伏,幸亏徐小姐的先见之明,早早便吩咐我派人跟着她,不然此刻她已小命休矣!”

  “是陆文泽。”

  “是。陆文泽以解药为饵引颜末孤身出营,实则是为了杀掉她,利用她来完成再一次的栽赃嫁祸。颜末救人心切,无暇顾及其他,所以才中了圈套。”说着看向徐冰清,观察她的脸色。

  徐冰清仍是淡淡笑着。

  苏行夜又道:“如此冲动行事,确实该受一些教训。只是此次虽与性命无碍,却也身受重伤,要休养些时日。”

  徐冰清明白苏行夜的意思,无非是颜末与姬逸风情深义重呗,颜末为了姬逸风,哪怕仅有一点点的希望也甘愿赴险。

  苏行夜的心思复杂和巧言善辩,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颜末一介女子身处军营,长年累月地跟在王爷身边,战场上共同御敌,生死相依。想来徐小姐也知道沙场之上得来的情谊都是生死之交。”

  苏行夜径自说着,没人注意到徐冰清袖中紧握的拳头,也无人看到她眼眸深处一闪而过的黯然。

  徐冰清笑得越发淡然,“既是王爷的红颜知己,我断不敢对她如何。况且,我此行是陛下所命,其他之事与我无关,我也不想插手,苏将军尽管放心。”说完扬长而去。

  素英紧皱眉头,紧跟着徐冰清离开。

  苏行夜留在原地,暗自思忖:一个女子得知自己的未婚夫与别的女子两厢情深而无动于衷,实在太过匪夷所思。还是说女人的心思太难猜?

  不,以苏行夜看来,是徐冰清这个女子的心思太难捉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