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花浮水殇

第十七章 告状

落花浮水殇 朱非舍 3205 2019-09-05 00:36:11

  我想,对于陌生人的这样亲密接触,应该不容易忘怀吧!尤其是被这种长得很好看的陌生人抱在怀里,是深情又动情的模样,这种感觉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应该都很容易反复想起吧。

  是的,如果说,这是一个丑男或者邋遢男猝不及防的拥抱,想必留下的是难以修复创伤,甚至会在往后很长时间里都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拥抱产生排斥吧。但是,长得好看的人例外,除了是引起误会后的尴尬,心底应该还有一丝丝小确幸吧。

  想来,一见钟情的心动应该就是这样滋生的,始于颜值,或是第一眼的笑颜,或者第一眼的泪痕。

  就算对于已婚的李茹来说,这种感觉也是一样的,沉迷感动多于厌恶。除了对满脸泪痕的男人的同情之外,心底还有一点别样的情愫吧。这种“情愫”滋生,在她反对简之佟对男人“坏人”的称呼时,在她耐心地解释为什么这个人会做出这种“无礼”的行为时,就看出一二。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想起男人刚刚的样子,会有一种伤心的感觉呢?是的,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挂在脸上的两行泪,实力述说着她的伤悲。

  这一切,都被简之佟看在眼里。小小的身躯先是一震,看了看沉默中的李茹,也发了一会呆,然后默默坐下来继续玩他的玩具,但心上是很不一样的感觉。

  当时站起来,是想要跟妈妈说,去水坝那年找回自己的画的,刚刚发生的事儿太突然,让他的小脑袋瓜子来不及反应,现在突然想到,立马站起身来向李茹求助。

  “妈”字还未出口,就看到了李茹侧脸发呆的样子,眼角还时不时有眼泪滴落。简之佟想到是那个不是坏人的坏人,惹妈妈不开心了。妈妈一定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故中恢复过来,可是刚刚还一直为那个坏人解释。人虽小,但心思很沉,小小年纪就知道,这是妈妈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撒下的谎话。

  如果换做是别时,他一定会跑过去抱住妈妈,安慰她。但现在他却不想去打扰,因为不想违背妈妈的好意,让她知道他很担心她。一个小小的人儿,心思可一点也不小。

  可他心里却是盘算着他的小九九,想着怎么为妈妈“报仇”。

  自己还太小,还没有勇气直接去给妈妈出气。为今之计,只能等爸爸回家,然后把来龙去脉告诉他,让他替妈妈讨回公道,顺便也可以取回画。

  一心想着打算,急急等着简何生回家,在李茹不注意的时候,已经用家里的座机给简何生挂去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每次都是同样的留言,“爸爸,快回家,有很重要的事情哦!”

  想当时,简何生正在会客厅正在与中国区CEO会面,手机则放在办公室里,因此才错过了简之佟这一个两个三个电话。

  到最后,李茹都已经准备好中餐了,简之佟还歪着头,直直地看着门口,正期待着简何生的出现。

  其实,简何生中午原是不回家吃中饭的,但简之佟可不这么认为。不管李茹再怎么叫唤,他就是不移动分毫。

  这时候,开门声响起,简之佟连忙跑去开门。简何生钥匙还未转动,门已经打开,简之佟早就等在那里,看到眼前的爸爸,一把扑到她怀里。简何生抱起简之佟,往屋里走来,边走边问:“佟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爸爸说呀?”

  简之佟,斜着头看看屋里,没有见到李茹的身影,转头附在简何生耳边,故意压低声音,将早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简何生,当然,还有李茹坐在旁边伤心落泪的场景,都没有落下。

  这时候,正在屋里洗着碗筷的李茹也听到了声音,走出来正看到简何生抱着简之佟走进来,“你不是说中午不回来吃饭了了吗?”

  “我和佟佟两个人,就随便做了点,也没有准备你的。”李茹微微有些埋怨。

  “原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这么随便么!”简何生看着李茹,有些心疼,转头再看看简之佟,“我们中午出去吃饭!之后顺便去游乐园。”

  “你今天不是一天的事儿吗?”李茹一脸惊讶地看着简何生。

  是的,简何生原本下午是有会的,只是他看到简之佟的好几个留言,让他推了中午和别人的约饭,匆匆赶回家来。

  “下午的会推到明天了。”简何生连看都没有看李茹,生怕谎言被拆穿。

  虽然你一言我一语,其实简何生还停在简之佟告诉他的那个不是坏人的坏人叔叔。他知道,这个人只有左笙霖而已。

  是的,左笙霖见到李茹了。

  他该怎么办?

  这一刻,他真想收拾东西就走。但是成年人的世界,有想做的事,却没有想做就做的资格。

  其实,在回家之前,他没想要推掉下午的约会,但停了简之佟的话之后,他有些不淡定了。

  他不明白李茹为何会流泪?

  是因为左笙霖让他想起了什么吗?但是看李茹的状态,又不像是恢复记忆的模样。

  昨晚她在噩梦里挣扎的惊恐还在简何生的眼前,今天又是简之佟话中伤心落泪的样子。简何生敢断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李茹内心该是个什么样子。

  简何生怕,怕李茹想起和左笙霖的幸福过往,从而离她而去。但他更怕的是,她记起左笙霖对他的伤害,从而在伤恨中度过,从而沉浸在痛苦中。原来当你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看到她难受,会比失去她更难以忍受。

  简之佟知道能去游乐园早就开心疯了,把早上发生的不快抛到了脑后,也把他的画忘得一干二净。

  当然,一家三人幸福的下午时光就这样开启了。

  简何生先驱车去商场底下的美食街。饭后,三人又去逛了商场,换上亲子装,选择了明晃晃的黄色,是太阳光的颜色,是开心的颜色,也是简之佟最爱的颜色。这之后,他们才去的游乐园。简何生像个孩子,跟简之佟一样,在游乐园里玩疯了。

  李茹则在一旁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照,这是她一贯的角色。如果简何生没有见过她在简何生身边的模样,他一定对她五年来的做法毫无怨言。但是,他并不甘心只是见到她这个样子,他也想要她能在他面前笑得像个天真的孩子,跟在他身后腻歪的模样。只是,他从未见过,五年来从未见过。

  最让他觉得自己在李茹心上有一定位置的时候,也就是决定回国那一天,李茹打电话给他说想他。

  那一天,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

  其实,简何生眉眼间的笑里,是不容察觉的落寞。

  他的落寞里,全是对眼前的幸福有可能消散的担忧。也许在不久之后,就可以知道,他的担忧并不是无谓的。

  但今天,就先让他们继续幸福着吧。

  如果你问简何生,他后悔把孩子和李茹带回国吗?我想他是后悔的吧。但如果你说,给他重新选择的机会,我想他还是会把他们一起带回来吧。

  简之佟见着什么都想玩。孩子都是这样,对于游乐园里的一切,都没有抵抗能力。

  待他们把想玩的都玩了一遍之后,天也渐渐暗下来了。

  简何生,简之佟,李茹,幸福的三口之家,美的一塌糊涂的夕阳背景下,留下了笑得那样开心的全家福。

  总之,越美的事物,越幸福的画面,好像都会透着一丝丝不确定的威胁。

  威胁的来源是谁?想必都知道了。

  左笙霖,在所有人眼中的这个渣男。既然有机会重新见到他的佟儿,他是一定要追回她的。

  那天,看着她那样急慌慌地跑掉,但还不忘一直跟自己耐心解释。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是他的佟儿无疑,一样的善解人意。即便自己怎么样狼狈不堪,还是依然会为他人考虑。

  那个阳光正好的早上,虽然透过泪水而模糊的景色,却那样地美。

  他蹲下来,捡起一旁倒地的画板,反过来的画纸上,是他的佟儿的画作,一样的风格,这样的笔触他是不止一次见过的。

  可是,为什么她见到他就像见到个陌生人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不能原谅他吧!

  这是左笙霖所能想到的唯一理由。

  他走到另一处捡起写生板,也收起了那个小不点的画,是的,看到这个小不点,他的心里多了一丝酸酸的感觉。

  对的,这个孩子的存在,对左笙霖来说,就是一个明晃晃的证据。时刻证明着,他的佟儿现在已是为人妻为人母了,只是那个和她成家的人不是他。

  那天,他拿着写生板,跑到物业处打听这个叫欧阳佟的人。他的描述迟钝极了,什么欧阳佟,什么带个孩子。物业管理处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僵持了多久,最终终于在半猜半听中,好像听明白了。最后,把简何生一家的情况告诉了左笙霖。当然,在这个别墅群里,谁都有隐私,如果他不叫左笙霖,想要知道这样的信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一刻,他才知道,她不再叫欧阳佟了,不再是他的佟儿了。现在的她是别人的妻子,是别人的孩子的母亲,而这个别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叫简何生的神秘人。

  接下来,他们几个人又将何去何从呢?反正此刻,一边是一家三人在夕阳里幸福地笑着,一边是左笙霖站在这个改名叫李茹的他的佟儿的家门口,暗自垂泪。

  人生,何其戏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