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花浮水殇

第十六章 逃离

落花浮水殇 朱非舍 2756 2019-09-03 21:14:18

  如果记忆消失,可以连带着昨日也消失不见,就像橡皮擦,把那些发生在曾经里的故事一并抹去。如果这样,生活是不是可以变得容易一些。

  这段时间,对李茹来说,是煎熬的,她左右为难着,一边想要探求五年前的记忆,一边又不忍打破当下幸福的生活。但谁又能说左右为难不是生活的常态呢?

  更何况,没有记忆又如何?但凡经历过,但凡那些留在记忆深处的情感,总会因为某个人,某段话,抑或某个熟悉的怀抱从而使心底产生一些令人怀念的东西。

  正如此时的李茹,也许是因为这个怀抱带个她熟悉的某种感觉,也许因为拥抱来的太突如其来,以致于来不及躲开,就这样僵在对方的怀里。不明所以的人,看到眼前的画面,定会有十二万分的羡慕。

  谁说不是呢?透着阳光,一对璧人,一架画板,远处的小人儿正专心致志地在画板上描摹着,这已然是一副写满幸福温馨的画作。如若不是男人脸上还留着泪痕,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也许就连他自己也忘了前尘里的那些遗憾。

  是的,他早就后悔了。

  可是,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补救,除了到处寻找欧阳佟的替身,聊以慰藉,他别无他法。

  在那些冷得可怕的夜里,他只能这样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排解思念。

  而这些,在外人看来,却是最大的滥情。

  是的,人们对左笙霖颇有微词,他的所作所为,早已被人质疑他作为欧阳佟30%股权的监管人的资格

  目前在左氏,基本上都已经是大换血,但依然还留有一些元老。一部分人,因左笙霖的敏锐的商业嗅觉,早已经成为左笙霖的坚实拥护者,但仍不乏欧阳恭的一小部分亲信,可能还念着老东家的那丝情意,时刻为欧阳家“谋划”。不知一次拿左笙霖的桃色新闻,来质疑左笙霖手上,那份欧阳佟留下的股份授权书的合理合法性。不可否认,这份授权书确实并不是正当来源,因为欧阳佟并未来得及做什么授权,她人就已经不见了,不留一丝痕迹,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对欧阳佟的爱是不真切的。那些情欲横生的细节里,都是他对思念的一次又一次呐喊。只有深夜的霓虹知道,那闪着的点点红圈,随着吐出的层层轻烟,是剪不断的思念。

  男人啊,有这样的能力和资本,明明把另一个女人拥在怀里,却还在大言不惭地说着对你的爱。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女人愿意相信呀。

  虽然现在欧氏已经更名为左氏,但欧阳恭留给欧阳佟30%的股权,在左笙霖手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欧阳佟,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比左笙霖还多出5个点。如果不是手拿这份授权,左笙霖的生意做不到这么大。当然,他虽然拿着授权,但他依然并没有将欧阳佟的股权占为己有。

  当初,简力拿过来的授权书,是连根拔起,将欧阳佟名下的股权全部转到了左笙霖名下。也不知道当时的左笙霖怎么想,竟然违背了一开始的复仇誓言,竟然只是代为管理。

  是的,他将欧氏更名为左氏,纯粹只是为了安抚自己父母的在天之灵,尤其是简力又在一旁出谋划策着,对左笙霖来说,多少还是有影响的。另一个原因是,更名为左氏,他在很多方面做起事来也更便利。

  但不管简力怎么劝说,对欧阳佟30%股权的保留,他却一意孤行。

  谁又能懂得他的心?他保留着这30%,是因为亏欠,这原就是属于她的。如果当年她不消失,或者说如果欧阳恭当年没有走上那一步,或许后来的左笙霖也能够很平静地与他们相处。

  是啊,原先恨之入骨的父母之仇,却在欧阳佟消失后的这近一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没有一刻被想起。思念,占据了仇恨。

  而此刻,日思夜想的人就这样在自己的怀里,如此真实。他手上拥抱的力道更加重了一些,仿佛一松手眼前的人就又会消失了似的,就好像过去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出现在眼前的幻影一样。

  左笙霖,入梦了。

  如果没有那一声“佟儿……”,李茹仿佛真有些分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只怪昨夜的梦太深。

  可是虽在背后的人呼吸声越来越重,李茹迷糊的思绪开始变得清晰。她费力一些些力从后面的人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转过身来看看这个无理的人。

  这个眉宇间有些英气的男人,眼里都是泪水,整个人的状态跟人原有的气质是格格不入的,就跟那天洗手间外遇见的笙瑜小姐一个模样。

  “先生,您认错人了!”李茹还是一如既往的和气,对于这意料之外的冒昧竟然并没有一丝恼怒。

  左笙霖看着眼前的女人,明明长着和欧阳佟一模一样的脸,却对自己是一脸陌生的惊诧。是的,这样的表情,他在五年前见过,就在他们的婚礼上,他见过她那样的眼神,难以置信的惊诧。

  “佟儿,佟儿,原谅我……”说着,仍然把眼前的女人抱在怀里。

  是的,这一次,他不会再放开了。

  “先生,请放开我,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放开……”李茹一边解释,一边费力地挣脱男人的怀抱。

  动作言语间还有些生气。

  两人在挣扎之中,碰撞了一旁的画板,支架与版面碰撞的声音,引起来不远处的简之佟的注意。

  他转身看到妈妈正在收到陌生人的骚扰,立马像个小大人的模样,呵斥起眼前高大的男人,“坏人,放开我妈妈!”,边叫,边朝妈妈方向跑过来,脸上早已是要哭出来的表情了。

  左笙霖听到孩子的带着哭腔的叫含声,还有眼前女人的拼命挣扎,他终于放开了她。

  李茹挣脱了眼前男人的桎梏,她连忙往简之佟方向跑去,抱起孩子,就往山坡下来。

  一边往前跑,一边还回头对身后的男人说,“先生,您真的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要找的人。”竟然没有一丝埋怨,还在一遍遍不厌其烦的解释着。

  左笙霖看着眼前的背影远去,掩面大哭起来。

  他的佟儿就在眼前,却不再识他。

  “妈妈,这个人真坏,他有没有弄疼你呀!”简之佟看“坏人”并没有追上来,才顾得上慰问李茹。

  “佟佟,他不是坏人,他只是把妈妈认错成他的亲人了吧!”李茹若有所思,跟简之佟做着解释。

  “哦,可是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要是他一定要把妈妈认错,拐走了怎么办?”简之佟眨着他的小眼睛,“那爸爸可要变成一个人了。”噗呲一声,李茹没忍住竟也笑出了声。

  有你们爷俩在,可没有人拐得走我。李茹如是想着。

  待到进门时,她这才发现,画板并没有带回来,真有些可惜。当然,可惜的并不是画板,而是画板上的画。

  等下午的时候,再回去拿一趟吧。

  回到房里,简之佟自己在他的玩具堆里玩了起来,欧阳佟则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书。

  小孩子是轻信的,他完全接受妈妈的解释,所以对刚刚发生的不愉快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会儿正顾自跟他的玩具玩起来了。但李茹不一样,她拿着书却一点也看不进去。是的,她有些害怕。那个怀抱里有种熟悉的味道,让她竟然有片刻沉迷。

  那男人脸上写满的伤感,竟然令她有些动容。

  李茹觉得,她一定跟那个男人口中的“佟儿”很相似,不然,他不会这样泪流满面。

  “佟儿”“佟姐姐”,这可以突然一并涌现出来,李茹惊了。

  他们有什么样的关系,昨天的笙瑜小姐,今日陌生的男子,为什么都是“佟”。疑问种在李茹心上,真相对她也越来越诱惑。

  岁月静好,是多么遥远的企望。大家都想要一段执子白首,岁月静好的平淡生活。可是,命运偏偏就不,他总愿意在那些红男绿女中,寻一些难得的真情人,填一段两段终难圆满的情感纠葛。

  生活太容易,就少了珍惜。但愿坎坷,能造就永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