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花浮水殇

第十一章 情敌

落花浮水殇 朱非舍 2257 2019-08-12 22:16:19

  有些人,你明明想要避开的,但往往事与愿违,正如简何生和左笙霖。

  简何生一边筹备国内分公司的遣散事宜,一边帮助选定的接班人迟杨成立新公司。除了用自己的分红给出高额的遣散费,他还委托国内相熟的朋友帮忙寻找投资人。最后,在他的帮助和背书下拿到一部分投资,迟杨靠自己的人脉和魅力也拉到不少优质资本。新公司筹备十分顺利。

  迟杨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当他从旁人处得知简何生对他的帮助之后,他毫不迟疑地将新公司的15%的控股权给了简何生。起先简何生并不知晓,通知他参加第一次股东大会时,他才明白过来。当他接到迟杨的电话时,甚至还在拒绝。因为本就不打算再在国内参与任何业务,就算只是投资也不打算继续再在国内投入精力和资本。

  但对迟杨来说,简何生如果不接受这15%的股权,总感觉心上过不去。毕竟大家都是生意人,虽然免不了有情意在,但商场上总是利益明算的比较好。所以在迟杨的好说歹说之下,尤其是迟杨说到,关于公司的各项决策并不需要简何生参与,只是单纯得拿公司的分红就好。可见,迟杨对自己的业务有多自信。

  简何生想着,迟杨就是这样的人,自己如若不拿,可能会被迟杨烦死,虽然这15%也不少,但后期也不需要投入太多的资本,就可勉强接受。何况迟杨已经明确表示,往后公司上面的事并不需要简总操心,只要能在第一次股东大会上露一下面,确认一下授权事宜就好。迟杨连后续分红的事宜都帮简何生考虑到了,所得分红均会存入他在美国的账户,再不需要他在国内投入额外的精力。简何生倒并不看重这中间的分红有多少,他是碍着迟杨这般诚意,简何生再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再说,他这段时间原本就在国内,参加第一次股东大会,并不是难事,何况也可帮忙把握一下董事会成员的“素质”。

  虽然这个插曲并没有任何改变未来的作用,只是因为这契机,两个故事中的主角有了第一次正式相见。对简何生来说是意外,但对左笙霖来说,倒是名副其实的初识。

  左笙霖,于简何生而言,一点也不陌生,从大学开始到简何生选择出国,就一直是简何生暗中较劲的对象。也许出国,是他选择逃避的方式,或者说已经认命。是啊,有什么比得上让爱的人幸福来得重要。可是,机遇变化,左笙霖太不懂得珍惜,让他有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他还是为了避免针锋相对,选择再次逃离。只是这一次,他是带着幸福逃离。

  想当年,他的主动退出,是的,不为人知的主动退出,是因为在他的视线里,欧阳佟永远是幸福地笑着。

  后来,简何生去美国发展,曾用过无数种方法来选择忘记。但有的感情就是这样,就像烙在心上的印记,任凭怎样大力的揉搓,始终消不掉。假装对欧阳佟的忘却,思念却越来越深。

  所以,才会在一听到欧阳佟结婚的消息,就义无反顾地回国。简何生想着,也许正因为上帝听到了他的心声,所以才安排了他们的相遇。也正因如此,五年前,他才会毅然决然地将欧阳佟改名李茹,并把她带出国。这些年来,他小心翼翼呵护,他敢确认,李茹脸上的笑容跟当年欧阳佟脸上的笑容一样,是幸福而知足的。

  那么今次见面,对简何生来说,心上又会有怎样的波澜。是作为一个胜利者的洋洋得意,还是只是作为一个小偷的小心翼翼。在未见到左笙霖之前,简何生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他所做的一切原就是为了避开故事里那些曾经的人。

  简何生在左笙霖那一刻,有些吃惊。是的,他从没想过迟杨竟然能够得到左笙霖的青睐。

  谁都知道左笙霖是个冷面人,他投资的企业必定是行业内的佼佼者,而迟杨作为一个公司都还在筹备中的创始人,没有任何盈利数据可提供,竟然能够吸引左笙霖入股,迟杨的能耐可想而知。是的,一旦资本公布,这些在业内人看来,完全又是新一波的焦点。

  相反,对于简何生这位股东,大家并不熟悉。虽然,简何生时常在国内走动,但都是站在幕后,就算在国外,他也很是低调。所以,国内的商场上,并没有简何生的很重要的位置。但从今天开始,简何生显然已经不可能只是一个寂寂无名之辈。既然能和商界大佬左笙霖坐在一处,一定是大有来头。何况,左笙霖一定会想尽办法挖清楚简何生的底细。

  第一次股东大会在郦城市的雅苑会所召开,到场的核心团队成员一共六人,一是左笙霖,一是简何生,一是迟杨,另三位分别是简何生委托别人找的一位投资人,还有两位就是迟杨带来的核心团队的两个人。

  其实,会议上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章程出来,只是迟杨组织了整个团队聚一下,把大家的合作模式互通以下,顺便把之前谈好的合同让大家签一下。是的,虽说是整个团队的事情,但人与人之间都会存在一定的警惕性,对于那些不熟悉的人更是抱着敏锐的惊觉。

  简何生在见到左笙霖的时候,是十分吃惊的,前面也已不止一次提过。他对迟杨的能力给出高度的赞扬,但对迟杨竟然能招徕左笙霖入股却是万没想到的。一则如果知道左笙霖会入股,他是绝不会出席这场大会的。二则是因为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少年,如今却是满脸的沧桑。他看得见左笙霖眼里的落寞。

  但对迟杨来说,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笔不亏的生意。毕竟自从左笙霖接手欧氏更名左氏以来,短短五年,将原本完全传统的企业,链接互联网化,并拓展新业务布局整个本地生活。左笙霖在这块上面的发展,简直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原来一些欧阳恭的死忠粉,也因此慢慢受感染,渐渐往左笙霖靠拢。

  左笙霖在生意场上的眼界与野心实在是令人钦佩。现在他走的这一步,又是他开始探索人工智能领域的另一布局。当然,这对左笙霖而言,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对于迟杨来说,能够有左氏作靠山,在往后的资源投入上,就已无后顾之忧。

  简何生对左笙霖商场上的能力是认可的,但他对左笙霖并无好感。这主要来自于作为情敌的天然仇视,还有就是五年前他令人发指的行径。这一切,只是简何生不为人知的心理活动。

  六人的创始团队相遇,尤其是三人作为投资人,就难免会存在一些商场上的客套。当然,左笙霖,简何生和另一位投资人,相比于迟杨和另两人又有些许不同,也更多了些别样的态度,可以说是优越感吧。

  迟杨是聪明人,对于场面上的斡旋,他很在行,也能活络出场子。简何生对自己选择的人很满意。

  当然,左笙霖对迟杨的为人也很赞许。当初他答应出资一方面是看重目前人工智能领域。而目前迟杨必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首先,他们的研发团队已经很成熟,至少在国内已经趋于领先地位。他们在数一数二的该行业跨过企业工作,有很成熟的技术解决方案,并且参与目前国内已然比较流行的产品研发,也有很成熟的技术经验。另一方面,迟杨太有个人魅力,不仅在领导力上,在专业性上,还有他是介于狼与兔之间性格,睿智但不压迫。

  在左笙霖看来,迟杨拉来的这些人都是很不错的优质资本,唯独简何生是中间最为陌生的。

  虽然这个叫简何生的人看着有些面熟,但对他的一切却一无所知。对于这个人,迟杨也只是略微提了一嘴,但看迟杨对简何生的态度来看,左笙霖觉得此人并不简单。

  他一边静静观察着简何生,一边早已让秘书开查简何生的“生平”。不久秘书就给他传来信息,关于简何生是何许人也,并不清楚。但可以知道,迟杨团队拿的原先外资公司的高额遣散费,并不全出自公司,还有一部分是某个高层自己分红补贴。

  想必这就是迟杨的那位高层无疑。

  左笙霖看向简何生,简何生也正往左笙霖方向看来,两人视线相对,些微尴尬。但对于久经商场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互相点头示意,换之以典型的商务笑。

  在这一刻,左笙霖似乎是处于弱势,简何生对左笙霖十分了解,但左笙霖对简何生还是一知半解。如果说,简何生,真有心在国内发展业务的话,左笙霖还真需要花费不少精力。如他往常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对于萌生的有希望的企业,或入股或收购,这些都赖于他对人的了解,对行业风向的把握,或者出现的一些稍有作为的企业家,他总是第一时间获取他的消息。但眼前这个人是个例外。

  在此之前,简何生早已听说了,左笙霖私生活的混乱。他换女朋友的速度就像换衣服,但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跟欧阳佟有些相似,这是娱乐八卦言之凿凿的评判。看来这个薄情的人,对欧阳佟还余情未了。

  当然,这些对简何生来说,并不值得高兴。简何生,不在乎左笙霖的事业版图有多大,他唯一想要跟他争的,就只一样而已。

  说是第一次股东大会,但并不十分隆重,因为毕竟公司还未正式成立,大家就成立之前的事宜达成一个协议,后续的事情就由迟杨团队去执行,所以会议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也就结束了。

  会后迟杨安排了就餐,简何生和左笙霖以各自有事提前散了,迟杨带着另三人继续他们的下一场自不在话下。

  左笙霖看着简何生驱车扬长而去,暗自出神。这人,有些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既然是商人或投资人,何以找不到任何公开的信息。

  后续一定要找迟杨,对这个来头不小的人做一个深入的了解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