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花浮水殇

落花浮水殇

朱非舍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7-21上架
  • 5024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婚礼

落花浮水殇 朱非舍 2235 2019-07-18 20:57:40

  江南总是多雨的,尤其是春天,更是久阴不晴,仿佛一个忧郁的女子,要流尽一生的悲伤泪,让人不甚心烦。

  不过像今天这样晴好的天气,在春日里是不多见的。

  阳光波澜不惊,照在欧阳家喜气洋洋的豪宅里,显得有些故作深沉。

  放眼望去,黛青色的墙瓦间,点缀着一片一片的大红:墙上,门上,窗上,全张贴了大大的喜字;秋千上,观景树上,甚至连院内的花草上,全缠上了大红丝带。虽然看起来与这欧式建筑风格有些不搭,但真是把喜庆的中国红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难想象,这一定是有重大的喜事在办着。

  可不呢,今天正是欧阳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欧阳佟“出嫁”的日子。说是出嫁,倒也并不完全对。

  说到此处,就不得不先交代一下我们婚礼的男女主角-左笙霖和欧阳佟。欧阳佟是郦城首富欧阳恭的独生女儿,也是这座豪华欧式洋房里名副其实的公主。虽说是公主,却一点也没有公主的娇气跋扈,为人单纯善良,性格文静,是郦城剧院一名舞台剧演员,拥有难得的清雅气质,完美地继承了母亲的优雅。

  遗传是十分可怕的,那是刻在骨血里与生俱来的。因为在欧阳佟的成长日记里,从来都没有母亲的出席。是的,在欧阳佟还未记事的时候,母亲就已离世,对母亲的记忆也是通过照片里的一点一滴拼凑起来的。对欧阳佟来说,可能也就是在别的小朋友骄傲炫耀着母亲的时候,才会闭上眼睛想想,照片里母亲的模样。可是,她却像透了她的母亲,就连逆来顺受的性格也如出一辙。

  可是在欧阳佟的世界里,她明明有可以要什么有什么的资本。虽然欧阳恭平时工作很忙,但对于欧阳佟,他是倾注了所有心血的,对欧阳佟是极尽宠爱。也许正因为在欧阳恭不露缝隙的保护下,才形成欧阳佟的纯良。

  恃宠而骄完全是不存在,欧阳佟就是温柔恬静,不争不抢。也许这应该归功于,从小陪在身边的左笙霖和左笙瑜。

  左笙霖是欧阳恭好友左世宇的儿子,比欧阳佟大三岁,也是欧阳恭的干儿子,从小被欧阳恭当做接班人培养。不知情的人都认为,左笙霖就是欧阳恭的亲儿子。

  左笙霖五岁那年,因为一场事故,双亲身故,留下只两岁的妹妹左笙瑜。欧阳恭将两个年幼的孩子接到家中抚养,一方面慰好友在天之灵,另一方面也可以带给欧阳佟安慰。是的,就是在这场事故中,欧阳佟也失去了母亲。

  左笙霖原是很活泼的小男孩,当亲眼目睹了父母丧生的事故之后,变得不爱讲话,甚至有些孤僻。但是,越长大,这个男孩身上经商的天赋就开始表露出来。也许因为对万事万物有着冷静的判断,他善于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来看待整件事情。欧阳恭洞悉了他身上的天赋,萌生了将来将公司传给他的想法,所以一直将他作为接班人培养。当然,这孩子也真是做生意的材料,处事干练,办事快狠准。初进公司,就拿下了好几个大case。欧阳恭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欧阳恭在左笙霖能力锻炼方面,从没有开过后门。左笙霖一路从基层小职员做起,到今天做到公司的CEO,左笙霖都是用自己能力证明得来的。

  就是因为这样,欧阳恭才感到欣慰。更令人欣慰的是,女儿欧阳佟和左笙霖青梅竹马,两人早已芳心互许。

  曾经那些难以启齿的旧事,就让它随着时间尘封吧。

  视线拉回到我们待嫁的新娘和待娶的新郎身上。两人原就是同住屋檐下朝夕相处的关系,所有喜事都是发生在这宅院里的,嫁出娶进的,都是一个屋檐下的事情。

  欧阳佟是爱情至上的,也许是生活的条件太好了,无需为衣食而忧,就像是大观园里的那些少爷小姐,唯情而已。可是这样的人,在感情里是卑微的。再高贵的出生,也改变不了她为情妥协的善解人意。欧阳佟是信命的。

  是啊,命运这种东西又怎么能由得人不信呢?

  左笙霖出生在她身边,难道不是因为命运的安排?

  从左笙霖出现在欧宅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这个男人将是她一生的挚爱。从记事起,嫁给笙霖哥哥,就是她的梦想。今天,她如愿以偿。

  那现在我们就来说说这场婚礼吧。婚礼主场设在欧宅的后花园,别墅主体靠着后花园的那面墙体上,挂着偌大的LED屏,像七八十年代播放露天电影的幕布,只是大了许多。屏幕上滚动播放着两人从小到大的相片,加上近期的结婚照,一段青梅竹马的完美爱情就这样跃然屏幕,让观客也随着滚动的屏幕沉浸在幸福花开里。

  为了今天,后花园经过了半个月的休整,除了生机盎然的草坪外,还在外围现植了里一层外一层的玫瑰花,每一株都有一人高。从门到对面的婚礼主台这段路,铺上了宽两米见外的红地毯,红毯上两侧交叉摆放着一支又一支马蹄莲。围着红毯两侧靠近主台的,是宾客们的坐席,大概有三十几桌,每张桌子上都插着一枝百合,香槟酒,高脚杯,方巾餐布整齐地落在桌子上,正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喜庆时刻。

  今天到场的除了欧阳佟和左笙霖的个别朋友外,更多的是公司的合作伙伴,欧阳恭生意场上的朋友。

  欧阳恭出身富贵,少年时也曾不可一世,意气风发。但因变故家道中落,双亲早早离世。原本家族的亲戚,唯恐欧阳恭成为他们的负累,纷纷避之不及。幸亏欧阳恭也争气,最后还是靠着自己,功成名就。但跟原先家人的关系也就断了,后来也有些亲戚找上门来,最后也都在欧阳恭的冷眼相对中退缩,也就断了联系。

  所以婚礼现场出席的,基本上都是欧阳恭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或一些落魄时结交下的好友。

  婚礼奢华不失格调,但在典雅中又想极尽热闹,倒显得有些生硬。草坪婚礼派对学西方浪漫,中式婚仪和酒席又保留中式喜庆,有些混搭但场面温馨。随着婚礼进行曲慢慢响起,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盖着红盖头,在父亲的搀扶下缓缓走上红毯,踏过马蹄莲盛开的幸福之路,走向那个站在红毯尽头的翩翩少年。这位陌上少年,英气逼人,眼神冷静,少了迎亲该有的喜悦,忐忑与羞涩,多了不合时宜的慌张与矛盾。而此时,红盖头下的新娘脚步缓缓,嘴角上扬,藏不住的欢喜:当年太平嫁给薛绍时应该也是这般紧张得欢快吧。

  婚礼主持人吕侯贤极力活跃着气氛,做着生平第一次婚礼司仪,原本这些说话的活儿对他来说完全没什么难度,但因为是好友的婚礼,高兴之余也多了些许紧张。吕侯贤,左笙霖唯一的至交好友,是电视台黄金档的主持人,应邀帮忙主持婚礼,单看这股卖力劲儿就知道是真朋友。

  新郎从父亲手里接过新娘的手,两人对立而站,老父含泪回席。新娘在主持人溢美之词中越发紧张,心上的扑通声越发明显了。新郎在主持人的“指示”下,掀起新娘的盖头。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新郎有片刻恍惚。眼前的人儿,一身红装,面目含羞,双颊微红,眉眼间透着淡雅清秀,却在红唇烈焰里分外显眼。诗经里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亦不过如此罢了。

  与平日里的素雅恬静不同,这是一个即将为人妻的少女特有的美丽,是汲汲等待着眼前这位意中人,亲手为自己套上爱情之环的怀春之美。左笙霖的眼眸中分明含着不舍与为难之色。左笙瑜捧上戒指立在两人面前,她一边看着哥哥,一边看着姐姐,开心得不知所以。在捧上戒指的同时,还不忘调皮地对欧阳佟抛媚眼,在吕侯贤“指示”下将将戒指盒打开递到哥哥面前。

  左笙霖抬起的手,并未有像众人期望的那样拿起戒指,而是停在半空中,久久未动。

  全场都屏气凝神,仿佛要在带上戒指的那一刻迸发出最浓烈的喜悦。一旁的左笙瑜小声地提醒哥哥,吕侯贤还在开着左笙霖的玩笑。但新郎停在半空的手依然没有伸向戒指,而是在全场不解的眼神里,在欧阳恭渐生怒容的脸上,在新娘瞬间充泪的眼眶里,就这样直直放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