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第九章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大江吃不胖 4421 2019-08-17 20:49:36

  躺到温暖厚实的床上,君落轻轻呼了一口气,借着窗外的月光,拿起手机犹豫了几秒,还是拨了出去,结果对方正在通话中……她放下手机,困意消失地无影无踪,拿被子轻轻盖在面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半梦半醒就要睡着的时候,枕头上传来了一阵震动,她眯着眼睛接了起来,话筒对面有些许嘈杂的声音,好像在参加宴会还是什么。

  “什么事?”褚彧先开口问。君落饭前的怨念好像已经被饭菜消化下去一半了,这时她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合适,就清了清嗓子:“ET的奶奶在这里,你怎么没有和我说呢?”褚彧迟疑了几秒,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继续道:“嗯,她人很好相处。”“是很好相处……但是……”“怎么了?”她吞吞吐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句话堵在嗓子眼里憋得难受,对方显然不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又问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吗?”“这让我感觉很奇怪,搞得像见家长一样……”她索性一吐为快,心里的不适感顿时去了大半。

  褚彧轻笑出声:“嗯,的确很像。”

  脑子里像是装了一台蒸汽机,此时突然鸣笛,她突然想起了那种耳朵鼻子都冒着热气的卡通小人,她现在一定就是那个样子。好像他身边有人说了什么话,褚彧的声音又响起来:“我等下有事,不能说了,有什么问题再打来吧。”他咬字清晰,一字一句就像火星烫在她心上。

  然后就是一阵忙音,君落捧着手机大脑空白,他说什么“的确很像……”久久盘旋在耳边,下一秒,她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一个小时前,ET领着君落走进了餐厅,满满一圆桌的菜,一个保养有致,梳着黑色披发,穿着淡黄色毛衣,看起来比卢静芳还年轻几岁的妇人站起来热切道:“是橙橙老师吧,快坐下吃饭。”见君落有些紧张,她轻轻将手搭在了她手上:“外面很冷了吧,手都是冰的呢。”她身上是简简单单的香皂味道,笑起来眼角有隐隐的小细纹,君落看着这张亲切的面孔不由得放松了下来,回答:“还好,我经常手脚冷。”她点点头:“可要好好保养自己呢,冬天多喝姜汤驱寒。”一句两句的,好像无比自然,她们轻声细语地边聊边吃。“说了这么多,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这个人就怕小辈们当面叫我阿姨,最后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她抿嘴轻笑:“我叫蒋青,蒋介石的蒋,青草的青。”说话之间难免聊到褚彧,蒋青有点担忧似的看向君落:“褚彧这个人,很难相处吧。”君落仔细想了想:“还好,熟了就好多了。”蒋青有点微微吃惊:“是吗?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从女孩子嘴里听到他的好话呢哈哈……”“褚先生其实很善良。”君落十分中肯地加了一句。蒋青点点头,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开口:“对啊,褚彧那孩子真的很好,只是他的好,很难被察觉。”

  褚彧挂了电话,一丝笑意爬上了嘴角,卢陵看了不忍道:“啧啧啧,坠入情网的人啊……”褚彧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他:“你应该庆幸,我现在心情比较好。”卢陵就差尾巴翘到天上了,老神在在:“对呀,察言观色这词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褚彧心情好,自然不和他计较,往前走去:“小张回国了吗?”卢陵抬起手腕看看表,“嗯,差不多落地了,这次计划太周密,保证易铭泽他们没有还击之力。”褚彧端起酒杯,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的宴会:“还是不能疏忽。”说罢,他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向不远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走去,卢陵在背后冷哼一声,这人脑子什么做的,简直就是个阴谋家。

  易铭泽紧皱眉头,坐在沙发上,姚倩低声询问袁安:“现在是什么情况?”袁安沉默的一摊手,撇撇嘴表示他也不清楚。易铭泽又看了一遍袁安早上刚给他的文件,沉声说:“做不下去了。”姚倩一头雾水:“什么?什么做不下去了?”易铭泽回答:“我们的软件,下周就会出现问题,现有的国产手机处理器还达不到我们要求的速度,如果按照旧方案做下去,就没有任何意义。”袁安只觉得头皮发麻,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急地脱口而出:“那不行啊,都到最后一步了。”易铭泽只觉得心脏脱力,一阵疲倦感铺天盖地袭来。他们的这个设计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他之所以没有急着去在找工作,是因为心里十分笃定这个设计,一旦做出来,在行业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精品,这个设计值得他们等。

  现在呢?因为一个前期疏忽的小问题快要导致满盘皆输,他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轻轻揉着太阳穴。姚倩突然想起了什么:“那总会解决的吧,前期一直在测验,什么问题都没有,那我们大不了再花时间补救不就行了?学长?”易铭泽被她的声音拉回现实,他微微摇头:“我不会这个,袁安也不擅长,团队其他人也差不多……”“那就再招一个技术工程师啊,厉害的那种。”姚倩信心满满道:“那我等一下就去网上发布信息,总之大家不要灰心啊。”说完,她就一蹦一跳地去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捣鼓了。

  袁安凑过来,看着那个纤瘦的背影对易铭泽说:“我发现这个小师妹真的是,感觉什么事都打不倒一样,太乐观了。”说完他哈哈一笑:“所以嘛,有这样的小姑娘在身边也不错,人总不能老在原地打转啊。可不能输给人家,我也去看看能干点什么。”拍了拍易铭泽肩膀,他便走远了。

  易铭泽知道袁安什么意思,姚倩明显是冲着他来的,这个姑娘目的性太强,易铭泽对这样的实干型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他只能苦笑着看她交来自己厚厚的简历,又通过了袁安的技术测试,然后安安稳稳坐在他身边笑嘻嘻地说,学长,又见面啦,我喜欢你,你知道吧?然后表白完毕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提过,一声不吭又任劳任怨地在组里加班,设计,聚餐。易铭泽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后来也是袁安他们私下和他说,她一直喜欢他,又不敢总说,怕他觉得烦,反正这姑娘是天天处在矛盾中自我纠结。

  他当时听了只觉得好笑,都不知道说她脸皮厚还是脸皮薄好了……

  蒋青说要去见朋友,于是晚上就剩下了君落和ET两个人,君落看了一眼日历,嘴里念叨着算计,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快一周了,也不知道褚彧什么时候回来。ET在一边吧唧吧唧地吃着饭,君落捏了下他的鼻子:“小猪一样,吃饭不可以发出声音。”“为什么呀?”“因为我们要懂礼貌哦,不要发出声音吵到人家,好不好?”ET点点头,又想了想,抬头对君落说:“以前Ethan也不许吃饭出声,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说什么呀?”君落饶有兴趣地问。ET放下小勺子,一本正经开始学褚彧的样子,小脸紧绷:“如果你觉得猪吃饭的时候很养眼的话,你可以不必改。”她差点一口饭喷出来,这回答,也的确是褚彧原话了。“所以你没有改正吗?”ET点点头:“对呀,我觉得小猪吃饭蛮可爱的。”

  吃完饭将ET哄上床之后,已经快要十一点了,她突然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晚上回来着凉了。伸手一边捋了捋胸口,一边想要去客厅找药箱。

  客厅只留了一圈暗灯,君落刚在壁炉边站定,一声清脆的钥匙开门声响起,她吓了一跳,一转身就看到了玄关处一个黑乎乎地身影,声音有点惊慌:“谁啊?”那黑影没说话,脚步稳健地走向了她,借着昏暗的灯光,君落看清面前的人,有点惊讶:“你回来啦。”他比走的时候瘦了点,浑身带着外面的寒气,眼睛亮的像黑曜石,褚彧看她有点呆呆的样子,微笑着说:“嗯,回来了。”

  他没有说怎么千难万难地改掉航班,又推掉了分公司准备的欢送会,途中还遇到了气流颠簸,真是……他暗自笑了笑,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就在家里,又不能像兔子一样跑掉。

  君落笑了笑:“ET已经睡了,这几天感冒也好了。”褚彧专心致志地听她说完,点点头:“谢谢你,辛苦了。”她连忙摆手:“不辛苦的,白天带着小孩子去上课,晚上回来阿姨就做好饭了,过得很舒服呢。”壁炉未灭的火光照在她温柔的轮廓上,还有脸上细细的绒毛,眉眼弯弯,是一个乖乖等他回家的小姑娘。

  突然,他往前走了一小步,正在絮叨这几天美好生活的君落顿时感觉有点尴尬,她随之往后退了一小步,腰却已经抵在桌子边上了,没得退了。褚彧眼里带了笑意,继续向前。“你站的太近了……”她轻声提醒。他丝毫不在意,也不动:“站远了,怕你听不到”君落顿时面上飞了两片火烧云,垂下头去:“能听到的,真的太近了。”肩膀一热,是他的手。她突然想到那天褚彧送她去医院的时候,就这样扶过她的肩。

  君落只能站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被迫和他注视,她在他眼睛里看见了惊慌失措的自己。褚彧嘴唇微动,声音几不可闻:“成君落。”她眸子放大,慌乱的看了褚彧一眼,紧接着,捂住嘴巴。他刚开始纳闷,君落就捂着嘴从他臂弯下跑了出去,一头冲进卫生间,门被她重重带上,然后,褚彧就面如死灰地听完了那里一阵阵的呕吐声。

  平生第一个告白对象吐了。

  他只觉得自己被人迎头泼了一盆漠北黄土。褚先生一腔怒火与羞愤朝着卫生间走去,生硬地敲了几下门:“你怎么了?”里面传来她虚弱的声音:“对不起……我今晚好像着凉了,很不舒服。”

  君落头架在马桶上方,虚扶着腰,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呕吐感将她的大脑暂时清零,满满都是胃里的不适,也不顾褚彧还在不在门口。估计着没有了那种想吐的感觉的时候,她慢慢站起来,去洗了很久的脸,还刷了牙。一番折腾,才堪堪走出卫生间。

  褚彧在壁炉前坐着,见她出来,立马起身:“来吃药。”她点了点头,脚步虚浮走到桌边坐下,没有说话,抓着一把药就仰头吞了,一张笑脸立马皱了起来:“好苦啊。”说完眼疾手快地抓起水杯狂饮。褚彧眼角抽了抽,那是他的水杯……

  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君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脸好奇地问褚彧:“你刚刚要说什么?”她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褚彧轻咳了一声:“没事,你去休息吧,不是不舒服吗?”她乖乖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几步,发现他还在背后跟着:“你……”他淡淡看了她一眼:“睡觉。”结果他寸步不离地跟着她走进了卧室,君落扶额无奈:“可是我要睡觉了。”褚彧点头:“睡吧。”说罢,他就走到小沙发上坐下,顺手抄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君落又开口:“可是你在这里我睡不着。”褚彧抬起眼睛看了看她,又低下头去看书:“你是病人不是吗?照顾ET辛苦你了,现在换过来也没什么。”她脑子转了几圈,才反应过来这是他要照顾她……了吧。

  半夜君落果然哼哼起来,胃部一阵一阵痉挛。“君落?”他的声音近在耳边,低低呼唤她。君落疼得满头大汗:“好疼啊……”褚彧直接上手将她打横抱起,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君落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转了一圈,然后眼前大亮,感到他飞快的行走:“小李,去开车来。”君落难受极了,死死攥着褚彧胸前的衣服:“好疼啊,疼死了……”他放缓语调,安抚她:“很快到医院,你忍一下。”她置若罔闻,嘴里只是不断重复着疼,眉头紧皱,汗越来越多。

  当褚彧抱着她坐到后座上的时候,她的睡衣已经被打湿一半了。君落分不清自己面上的是泪还是汗,褚彧丝毫不松手,紧紧搂着怀里的人,嘴里吩咐小李:“快点。”小李一踩油门就飞了出去。他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将自己身上的西服困难地脱了下来盖在她光洁的小腿上,又用手在她脚上拢了拢。君落疼得有些恍惚,脚上一暖,就觉得是卢静芳在给她盖被子,眼角不自觉的涌上一股热泪:“妈……妈,我好想你啊……”褚彧怔了一下,迟疑地将手抬起,然后缓缓落在她额头,轻轻抚着,把碎发放到一边去:“很快就好了。”随即将她的脑袋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小李从后视镜里偷瞄了一眼,差点叫出来,这还是褚先生吗?这么温柔的褚先生……一定是半夜出现幻觉了!他再不敢看,开启专心飙车模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