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第五章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大江吃不胖 5828 2019-08-07 16:45:41

  另一边,君落急急找不到卫生间,迷失在了一眼望不到头的长廊里。每一个门都一样,她简直要急死,刚刚强咽下的生蚝好像在胃里立起来了一样,她懊恼不已,早知道就都点熟食了,还装大来了一盘新鲜的生蚝,果然是……新鲜的很。

  她咬牙切齿地捂着肚子往前走。

  褚彧笑着同几个人握完手,余光闪过一抹白色,他转头去看,却看见了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她。

  也不知道一个人扶着墙在那里做什么。

  他送走那几个人直接走到了君落身边:

  “你怎么了?”

  她抬起头惊讶地睁大双眼:

  “怎么是你?”

  他抬手看看腕表:

  “我在这里谈生意,刚吃过中饭。”

  她第一次看他穿衬衫,平时去接送ET都是一身西服,庄重严肃。

  他袖子挽起一小截,领口微松,鼻息之间有淡淡的酒味。

  她尴尬地轻咳一声,忍着不适直起腰来:

  “哦,我……我刚刚在和朋友吃饭,找不到卫生间了。”

  他嘴唇勾起,突然笑了一声:

  “是吗?我发现,总是在吃饭的时候遇见你。”

  随后他指了指相反的方向:

  “卫生间在那边,右转,蓝白色大门。”

  她点点头,转身迈步,努力直起身。今天她穿的是一身白色丝质裙,还特意放下了头发,发梢微微卷曲,踩了一双锥子似的高跟鞋,走在路上,深一脚浅一脚,总觉得背后有一道火热的目光追随着她。

  褚彧?她摇摇头,太帅的人的确总是让人陷入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站在原地迟迟没有挪动,眼睛缓缓眯起,看着前面那个瘦瘦的身影,和那双高跟鞋。

  “为了美还真敢穿。”他发出一声嗤笑。

  他看出她的确有点不舒服,所以正在纠结要不要追上去问问……

  她越走越慢,每一脚都像踩在火上,浑身难受。

  他眼里的那个人突然不动了,她慢慢转过身来,轻轻叫了一声:

  “褚先生,麻烦你……”

  话音未落,他已经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她身边1:

  “怎么了?”

  她惨笑着:

  “我可能真的病了,能帮我打电话给我朋友吗?”

  这时候她还记得他说她有病的事,拿来开玩笑。可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

  褚彧掏出手机,兀自拨通了一个电话:

  “小李,把车子停在门口。”

  她连忙摆手:

  “不用麻烦了,叫我朋友送我去医院就好了。”

  褚彧一把扶起她的胳膊,他的掌心温暖干燥,手臂有力,君落的一半重心就被他架了起来。她简直惊慌失措,耳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

  “真的不用……”

  他已经扶着她往前走去了:

  “你不是不舒服吗?等你朋友来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她跟不上他的脚步,整个人小鸡一样被拖着走,一脸苦笑:

  “嗯……你可以稍微慢点吗?我跟不上……”

  他低头,正看着她一脸窘迫,莫名想笑,脚上却慢了下来。

  她手机还在饭桌上,也不知道他们三个人现在在干吗……想到易铭泽,她的胃好像更难受了。

  褚彧见她脸色更差了些,紧紧咬着下唇,一副痛苦的样子,长臂一伸。

  便轻轻放在了她的光洁圆润的肩头。

  君落来不及讶异,下一秒,头顶传来一声:

  “失礼了。”

  他温暖的双手将她圈起来,君落几乎整个人都依偎在他胸前,此时即使没有镜子,她都能想象自己的脸有多红,滚烫地像酒精过敏。

  一路褚彧都没有再说话,他抿紧嘴唇,面色不虞,心里有点烦躁。

  不是和朋友出来的吗?是那天她旁边的女生吗,的确不可靠,不知还当朋友做什么。

  到了门口,一个年轻人打开了车门,她肩上一凉,整个人坐进了车后座,她刚松了口气,另一边的车门打开了,褚彧也坐了进来。

  在她旁边,能看见他膝盖的形状,还有手腕上的表。

  驾驶座上的人一言不发,正襟危坐,像是不存在一样。

  褚彧更是,什么话都不说。

  车里的气氛逐渐奇怪了起来。

  驾驶座上的小李梗着脖子,恨不得把眼睛丢到窗外,算起来这还是褚先生第一次让女生坐到他的车里……他心里暗自喟叹,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想起褚先生的那张扑克脸……还是算了。

  君落终于忍不住:

  “那个,你好,我可以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吗?”

  褚彧转过头,却见她一双手虚虚地搭在驾驶座后面,这是在问……小李?

  小李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地一抖,下意识地从后视镜里看向褚彧,他家这位主子意料之中的,黑了一张脸,满面阴云。

  小李欲哭无泪,结巴:

  “这个……”

  “给她。”后面冷淡地飘来一句。

  君落不敢看褚彧,不知怎么的,她好像特别怕他,想起他的洁癖,今天还扶了她那么久,对于他一定很难受吧。她虽不喜他的冷性子,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他骨子里那种良好的家教和修养是旁人没有的,这种绅士魅力,相信所有女人都无法拒绝吧。

  所以借手机什么的,她可不敢想褚彧会答应让她拿着他的手机。

  拿到手机,她匆匆拨通了一串号码,等了很久那边的人才接起来。

  “管浩,我身体不舒服,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不用,我很好……”说罢,她偷偷看了看褚彧,他在看窗外,心思全然没有放在她这边的样子。

  她声音压得很低:

  “就是一个小孩子家长帮忙送我的……铭泽和昕昕呢?……好好,那我先挂了。”

  他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里,孩子家长,这个称呼听着不是很舒服,但也说不上来什么错。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转头问:

  “你好些了吗?”

  君落连忙点头:

  “好多了。”

  同时回答的,是长长的一声闷响,来自君落的肚子。

  她怔了一下,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褚彧显然才反应过来,看她这个羞到不能见人的样子,嘴角上翘,酒窝若隐若现:

  “你,肚子响了。”

  君落看看前座小李憋笑到颤抖的肩膀,再看看一旁褚彧的异常开怀的笑脸,又羞又气:

  “哎呀,我知道啊,你说出来……我也是女生好吧……”

  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只剩她一个黑黑的头顶,小脸已缩到了衣服里,像只鸵鸟。

  褚彧没有意识到她居然做了这么个蠢样子出来,强忍着不大笑出来,手指虚搭在嘴唇上,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君落一心求死,又祈祷着,可千万不能再响了……正当她专心给自己的肚子做思想工作的时候,感觉车子好像停下来了,刚要伸出头来看看,头顶却一热,是他的手:

  “鸵鸟小姐,现在是红灯,还没到。”

  于是,她像念经一样在心里把他骂了一百遍了。

  良久,车子还是没有动静,她猜想自己的形象在褚彧脑子里可能已经和阿猫阿狗没什么区别了,索性身子一软,倒在柔软的真皮座椅里:

  “还没到吗?”声音闷在布料里,有些懒懒的。

  褚彧看着她黑黑的头顶:

  “你觉得呢?”

  “什么?”倔强的鸵鸟终于伸出脖子,朝窗外看去,却是医院的停车场。

  她差点气的吐血:

  “你也太恶趣味了吧,我有病啊,难道不应该快快去看医生吗?”

  看他还是一副看戏的样子,君落气冲冲地朝前座嚷嚷:

  “小王,开车门!”

  她踩着高跟鞋一步就跨了出去,豪爽地甩了甩头发:

  “谢谢你们了,褚先生,小王。”

  “额……我是小李……”前座一声轻叹。

  可惜她已经快步离开,好像逃离瘟疫现场一样,小李无力的解释瞬间就被一阵风吹散了。

  褚彧叹气,这个人……果真不负麻烦精盛名。

  “你在这里等着。”说罢,他便也抬脚下了车。

  刚走进大厅,就见君落一身显眼惹火的白裙坐在座椅上频频叹气,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她背后。

  前面的这个人显然没有意识到,她还在捂着肚子自言自语:

  “……早知道就和小王借钱了……挂号费都没有……”

  她两眼空洞,腿伸的直直的挺尸。却没注意已经有很多双男人的眼睛若有若无地落在了她身上,褚彧不着痕迹地绕到了她面前,挡开了那些视线。

  感到头顶一片阴影,她抬头。

  褚彧原本想嘲讽她几句,一低头却不防看见了她尖尖的下巴,以及,那道深深的令人遐思的沟壑……

  他像是噎到了,有些心虚地转移了视线:

  “带钱了吗?”

  君落当然没有注意到他微妙的变化,高兴道:

  “可以借我吗?开学就还你。”

  褚彧没回答,而是淡淡说:

  “走吧,去挂号。”

  她乖乖地点头,跟在他身后,胃里好像也没那么不舒服了。

  褚彧办事效率很高,才半个小时,就领着她坐到了病房里,医生边挂输液瓶,边说:

  “你体质特殊,对有些香料过敏,先给你输液体,缓解胃部不适,然后来做一下过敏原测试。”

  君落微笑:“麻烦您了。”

  医生走后,站在一旁的褚彧出声:

  “你的朋友说,很快就来了。”

  看来是他们给小王回了电话,君落点点头。

  褚彧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还有一句,她的朋友让他帮忙再照顾一下她……

  怎么照顾?褚彧默默问自己,答案自然是是,无解。

  于是褚彧别别扭扭地坐下,看着她,两人大眼瞪小眼几秒钟,又同时别开了眼……

  君落又想起她在车上的事,懊悔地要死,当时就不应该坐上他的车,更不应该向他求助,酒店那么多服务生……越想越后悔,现在要是没有褚彧,她早一头撞进被子里了。

  褚彧看着桌上的水果拼盘,突然发问:

  “你想吃水果吗?”

  君落扶额:

  “……我的胃现在不能吃东西……而且,这水果好像也不是我们的吧。

  褚彧挑挑眉:

  “我认识这里的医生,他送来的。”

  “……哦,那我不吃。”

  “可我想吃。”

  “……”

  君落看了看他,认命地拿起了一个苹果:“这个吗?”

  褚彧点点头。

  她便拿起小刀,认真地开始削皮,一圈一圈垂下来。君落从小就喜欢削苹果,她总是当成一个游戏玩,坚持到底,只要皮完完整整不断就是胜利,一遍一遍,乐此不疲。

  阳光稀稀疏疏透过窗外的爬山虎照射进来,笼罩在少女的脸上,散发着温暖的气息,眉眼弯弯,可爱温顺。头发不小心垂下来,她轻轻拿手背撩到后面去。

  那个面庞冷峻的男人,此时也磨糊了棱角,眉梢似微动,眼神不知何时也变得沉静温柔了下来,他看着她,嘴角藏着笑意,不知在想什么。

  云影飘过,鸟声掠过,一切美好的事物经过,只有他们,好像止步在时空中央。

  易铭泽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她将苹果递给褚彧。君落抬头冲他甜甜一笑:

  “你们来啦。”

  他却有点心不在焉,那个劲瘦挺拔的背影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他突然想起那个保卫科的下午,她说的那个人。身后的穆昕和管浩也看见了褚彧,又看看易铭泽,一时间僵在了门口。君落没有注意到几个人奇怪的态度,忙招呼穆昕进来。

  褚彧这才站起身来,缓缓转身看向门口。穆昕立即感到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向自己,眼前的男人浑身上下透露着疏离与拒人千里,脸上没什么表情,侧脸刀刻过一样,眼窝深邃,嘴唇紧抿,身材挺拔劲瘦,像封面上的男模一样,不过这副冰冷样子还真是……她有点心虚地低下头,走到了君落身边撇了撇嘴,这样的冷面男人白给她都不敢要。

  易铭泽最先走上前去,伸出手:

  “谢谢您对橙橙的照顾,麻烦了。”

  橙橙?褚彧突然有点讨厌这个称呼,难道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叫她橙橙的吗?他看都没看对方伸出来的手,淡淡哼了一声,态度冰冷异常。

  君落生怕铭泽吃亏,但对方是褚彧,她到嘴边的话便堪堪收住,轻轻换了一声:“阿泽。”因着还有点胃疼,她用不上劲,喊出来倒添了一丝委屈和撒娇的意味。

  于是,再迟钝如褚彧,也听出了他们之间不一样的关系。易铭泽微微朝他点头,便大步走到君落身边。

  君落估计褚彧也待不住了,连忙问:“褚先生,麻烦您了,改天请您吃饭。”

  褚彧迟疑了一瞬,才慢慢开口:“不必了,一个小忙而已。我没有时间。”视线却落在她脸上,默默审视,却见她只是点头,并没有反驳。

  他突然很心烦,立马加了一句:“今天的病房是VIP,主治医师是副院长,药也是进口的。所以,费用麻烦尽快打到我卡上。”

  半晌,君落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出去了。一旁的穆昕咋舌:“这是什么情况,越有钱越抠门吗?还装模作样给人住最好的病房……”

  她打了穆昕一下,嘴上骂她势利,心里却奇怪褚彧这忽冷忽热的态度。不知怎么的,虽然他屡屡坑她的钱,但君落在心里总不愿意相信他就是这么一个视财如命的人。她无奈摇头,颜值可真是个洗脑利器。

  易铭泽默默剥着橙子,一个人出神,直到被管浩拍了一下才惊醒:“想什么呢?”

  “没什么,好像在哪见过那个人……”易铭泽总觉得他的长相熟悉,他觉得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他。君落张了张嘴,看着易铭泽也没说出什么话。他和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她静静躺下睡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液体已经输完,被拔开放在一边了。君落下意识朝旁边看去,只有穆昕坐在一旁,见她醒来,穆昕轻声问:“好点没?”“嗯。他们呢?”穆昕替她整了整枕头,说:“我叫他们回去睡了,在这里也碍事,没什么用。”君落闷闷地叹了口气,脑子浆糊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穆昕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想起易铭泽白天在天台上的一番话。

  “咳,君落,这么晚了,快睡吧。”穆昕不愿意提起,却听到另一边君落的声音轻飘飘的:“他说什么了?”

  初恋OVA:

  大头贴飓风一样卷席到了君落他们学校,大街小巷的超市角落都多了一台五颜六色的自拍机,在易铭泽眼里,同垃圾无异。君落却视之如珍宝,必然是要拉着其余三人去的。易铭泽一早算计好,便和君落说不舒服不去了。

  一天两天,她慢慢开始怀疑:“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们去拍啊?”他看着一道几何函数混合成乱七八糟的一道超级变态题目,随意哼了一声。耳朵突然疼起来:“哎!成君落,放开!”他突然火冒三丈,声音提高八度。班里某处传来一阵嗤笑声。君落这才松手:“让你每天就知道题题题,管浩都一起去了,你怎么不能去?”他无奈:“管浩是管浩,我们不一样。我,不喜欢站在超市里,拍傻傻的心形大头照。”他靠的极近,一字一句告诉她,语气厌恶至极。

  君落觉得自己要气死了,转而冷笑:“好,你不去,自然有人去。”

  易铭泽太阳穴没来由地抖了一下,这人,该不会又要准备什么闹剧吧……他想想就头大,索性不管她,继续埋头解题。

  结果,还没等放学,流言插着翅膀一样就飞进了他的耳朵:“成君落和易铭泽分手了吗?”“她和三班班长在拍情侣大头贴哎……”“肯定分了吧,就说易铭泽怎么会看上她?”他再也坐不住了,胸口闷闷的,一路黑脸走去校门口的便利店。当然,这伎俩如此拙劣,不是她的手笔又是谁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现在只是,单纯的不高兴而已。

  君落正在逼着一脸不情愿的班长拍合影,肩上一沉,转身是易铭泽的冰山脸,她在心里大笑起来。中计了吧,嘿嘿。他一来,班长如释重负地逃了,生怕被易铭泽抓着。

  “你怎么来啦?不是不愿意吗?”她开心地摇着他的手臂,猫一样蹭蹭。“这种招数太烂了,下次不要用,叫我来还不简单吗?”他看她一副美滋滋的样子,存了捉弄她的心思,似笑非笑地逼近她,看着面前的小姑娘脸越来越红,直到她羞涩地闭上眼睛。

  想象中的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并没有来,君落睁开眼,只见他手指支在下巴上,笑得眯起了眼:“好了,走吧。”君落又羞又气,梗着脖子嚷嚷:“还没拍啊,走什么走。”易铭泽努努嘴,示意她看屏幕,那上面,她正一脸期待的撅着嘴巴,他嫌弃地看向她。

  无比失败的一张她与他仅有的情侣大头贴,也被她珍藏了很长时间,很久之后,她还能想起那天。

  “这算什么呀?一点都不好看,不像情侣……”她在路上踢着石头,不满地嘟囔。他极有耐性地抓着她的手:“可我很爱你啊。”来来回回哄了她好多次,君落还是一副恹恹的样子,早知道就和她好好拍一张了,他心烦的想着。长臂一捞,径直把她抱进怀里:“还唠不唠叨了?”她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刚要开口说什么,那柔软的唇印了上来:“嗯,你还要说什么?”“我……”之后的话都听不清了,一个一个蜻蜓点水印下来,将她的话都堵在了嘴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