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第四章

报告老师总裁驾到 大江吃不胖 5812 2019-07-29 20:40:59

  国庆假期如期而至,ET临走的时候依依不舍,回头却有个黑脸神等在一旁,一张小嘴瞬间撅到天上,褚彧轻咳一声:

  “有什么话快点说,我先去开车。”

  君落连忙喊住了他:

  “哎,等一下。”

  他身影微微一滞,有点讶异地准过身来,她怕他误会:

  “就是ET学习方面有些事需要嘱咐你。”

  他面色如常,点了点头。

  她继续:

  “ET从国外回来,本来汉语底子薄一些,这次国庆回去希望你可以多和他做一些汉语练习,就像看图讲故事,造句什么的。开学有第一次小测。”

  她善意提醒,不然以ET现在的程度,成绩飘红……她总感觉自己又要被他冷嘲热讽,提前说好了,起码她不是负全责。

  褚彧轻轻嗯了一声,转而和ET说:

  “听到了吗?橙橙老师的意思是你不够努力,要加油,听到了吗?”

  君落看着瞬间垮下去的一张小脸,恨不得这个人的嘴堵上。

  她赶紧蹲下:

  “ET,我不是那个意思哦。Ethan说这话,”她突然仰起头,看着他粲然一笑:

  “是向我报仇的。”

  他只觉得眼皮一跳,这个人,难道不应该给一个更正常的解释吗?

  ET果然注意力被吸引:“报什么仇?”

  君落一本正经:

  “那天我说Ethan不想做你daddy,Ethan生气了,于是今天就乱说我讲你坏话。你仔细想想,橙橙老师说过你不努力吗?”

  圆圆的头摇了摇:“没有。”

  “所以啊,是Ethan的阴谋。”

  听她越说越不成样子,褚彧干脆打断了她的话:

  “你跟小孩子讲什么阴谋论。”

  君落听到他语气里的不耐烦,没理会,而是打发了ET先去玩。

  “Ethan……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毕竟我是ET的老师,以后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我不想弄得太尴尬,可以给我十分钟吗?”

  褚彧饶有兴趣地坐了下来,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她也坐下来:

  “我们之间的过节有点多,实话说,我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你当面骂我不负责任这样的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因为我并不认同,那天在餐厅也是因为我对你有偏见,就随便说了几句,我道歉,您是不是也应该和我,这个老师道歉呢?”

  她特意加重了老师两个字。

  对面的人慢慢抬眼看向她,视线如炬:

  “我叫褚彧。”

  说罢,他便从她手里抽走了一根红笔,在ET的作业本上唰唰唰写下来两个字。随即推给她:

  “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她有些窘迫,转而一想,她知道他的名字干嘛……

  她今天穿一身淡黄色小西装,头发高高绑起,露出一截光洁的长颈,些许碎发滑落在她的耳边和脖子上,他看了却是意外地舒心。

  眼前的人,身段……还不错,视线上移……他莫名烦躁起来,视线匆匆移开:

  “之前的事,我道歉。”

  君落倒是没想到,他今天这么好说话,她连忙抓住机会结束这段对话:

  “好的,谢谢您的配合,假期愉快。”

  褚彧不置可否,转身便去寻ET。

  褚彧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甚至还脾气不好,心眼小,嘴上不饶人,柴火丫头一样,他成天在想什么。

  她身材的确是不错,面部结构看起来也很舒服,杏仁眼,弯弯的眉毛,鼻子精致高挺,嘴巴……

  褚彧揉揉眉心,心情彻底败坏。

  静静坐了一会儿,抓起电话:

  “卢陵,喝酒吗?”

  酒桌上,卢陵若有所思,摇摇头:

  “你怎么了?上次叫我出来喝酒还是你和那位分手的时候,这次呢?”

  褚彧的目光晦暗不明:

  “提她做什么?”手上却不闲着,拿着块酒精布细细擦拭杯子,生怕一点灰尘。

  卢陵爽朗地笑笑:

  “说吧,肯定是女人。”

  褚彧也不遮掩:

  “就是一个家世长相脑子都很普通的人。”

  卢陵差点一口酒喷出来:

  “有你这么说人家的吗?剩下的我也不听了,你自己的语气都是这样的,肯定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吧,你想想你当时介绍那位的态度……不一样吧。”

  卢陵一句话说完,他认真想了想,却无迹可寻:

  “我忘记了,不过不用对比,我对她,的确有很多不满意。”

  说罢,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也不是没见过成君落一样的女孩子,家世清白,长相还行,最后虽不能说全是为了钱,但也是被他的身份地位所吸引。

  他这样的人,爱情……懒得再碰,比较合适的人,起码也是要有过相似的生活经历的吧……与自己不会有结果的人,他不想招惹。

  褚彧自顾自又倒了一杯。

  这边君落正满心欢喜躺在床上期待闺蜜穆昕的降临,却不知道在某人的心里她已经被划上了红线。

  她舒服地喟叹一声,抱着被子滚来滚去,穆昕要来了,就连管浩那个没良心的也要卷铺盖滚回来了,她也终于不用受那个怪人的气了,真好。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想起褚彧的签名,说实话今天他面无表情推过来那个本子的时候……还真帅啊。

  她连带着想起来他握在笔上的手指,修剪整齐的指甲,干净修长的指节,不过和易铭泽的比起来呢?当然是铭泽的更好看啦……她心里暗自满意。

  从杂乱无比的包包里取出了他签过字的本子,“褚彧”两个大字,看似凌乱却有力坚定,这是他的字迹,很好看大气,那他人呢?

  孤傲,挑剔,小心眼,洁癖,脾气不好……

  她嘴里数着他的一个个缺点,困意逐渐袭来。

  安静的夜晚,温暖的灯光笼罩着床上的少女,她蜷成一团,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小扇子似的阴影,那本签名被她抱在怀里,蹂躏成一团。

  君落早早就在机场举着牌子等穆昕了。

  等她看见穆昕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她面前:

  “嘿,我们家大橘子!”

  君落险些落下泪,只有穆昕这么叫她,她什么都偏要个不一样的,给人起名字都不一样。

  穆昕长高了很多,也黑了一些,剪了短发,一把搂过她的肩膀:

  “想我了吗?”

  君落八爪鱼一样:“想你大爷!”身体却很诚实,紧紧缠着她。

  穆昕无奈:

  “小姐,你倒是起来呀。”

  两人笑着闹了一路,等要到君落宿舍的时候才恢复正常状态。

  穆昕终于开口问:

  “你和易铭泽怎么样,真的分了?”

  君落点点头:

  “能有什么办法呢?当时疯婆子一样闹腾了两个多星期他也不松口,软硬不吃。”

  语气浓浓无力,穆昕听着心疼:

  “你傻吗?”

  “我当时真的什么都不顾上了,要是能求爷爷告奶奶让他回心转意,我也愿意的。”

  穆昕一掌飞过去:

  “你可真够丢人的。”

  “我现在不是改好了嘛!”君落揉着头:

  “现在我死心了,真死心了,让我回去我还得考虑考虑呢……”

  穆昕笑得老神在在:“嗯对,想个十分钟,就屁颠屁颠滚回去了。”

  君落捂着脸:“人家还要脸呢。”

  穆昕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些衣服和洗漱用具,君落帮她整理衣服的时候顺口说:

  “哦,易铭泽说咱们四个明天出去吃饭,管浩也今天回来。”

  “吧嗒———”

  穆昕手里湿哒哒的毛巾掉在了地上。

  半晌两人都没说话。

  穆昕背对着君落站在卫生间,不知脸上是什么表情。

  良久,她才弯腰缓缓捡起了毛巾:

  “哦。”

  君落小心翼翼地问:

  “管浩他,没和你说吗?”

  “没说……我一直没告诉你,我俩在他走前一天就分手了。”

  君落吃了炸药一样蹦起来:“什么???”

  穆昕面色有些苍白:

  “是我不让他说的,阿泽那边也不知道,原本以为他还有几年才回来,怎么这么早……”

  说到最后,已变成了喃喃自语。

  君落拉过她的手,却异常冰冷。

  “小昕……”

  “没事的,”穆昕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总要见面的。”

  君落见她不想说下去的样子,也就不提了。

  易铭泽短信来的时候,她们刚吃过午饭,他约她下去走走。

  君落问穆昕怎么办。

  他发来一张笑脸:有人要上去看看她。

  她看着熟睡的穆昕,蹑手蹑脚地下了楼。管浩既然来,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昕昕的吧。

  管浩和易铭泽站在树下说着什么,两人都是一身西服,君落看着他们,感觉岁月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可以让人更加成熟复杂,爱情更加满目疮痍。

  管浩见她走过来,咧嘴大笑:

  “大橘子长高了,好像更瘦了,不错嘛。”一贯的油嘴滑舌。

  君落给了他一拳:

  “哈哈,对啊,现在我好歹也是女神级别了,剩下的话明天再说,你快给我滚上去吧,懒得听你磨叽。”

  他无奈地笑笑,没再说话,也只疾步上了楼。

  穿着正装的他,气质儒雅温润,如一块质地上乘的璞玉。

  他指了指右边的小路:

  “随意走走吧。”

  这条路上满是金黄色的枫叶,踩上去沙沙作响。

  君落故意将脚尖埋进去,每一步都会踢起几片叶子。这样无聊的小把戏她玩了一路。

  易铭泽走在旁边看着她出神,忍不住道:

  “不用担心,打不起来,这次他们会好的。”

  “你怎么知道?”

  他缄了声,只是笑了笑:“总之,相信我就好了。”

  君落疑惑地点点头,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一定会好的吧。

  她高兴地笑出声:“真好。”

  他回头,正撞上她纯真清澈的目光,像小鹿,又像盛满了烂漫的山花。

  他们站得极近,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面孔,那张脸上,是挡也挡不住的笑意与幸福。

  “阿泽。”她说的很轻,像是怕惊醒什么。

  五个月了,她第一次敢这么喊他,阿泽。

  他迟迟没有回应,却没有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

  君落如同置身梦境,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温暖,或许是她的大衣太厚。

  她紧握拳头,手掌汗湿,然后做过一万遍似的,踮起脚来。

  却只吻到了他的耳垂。

  他偏过脸,千万分之一秒间,他还是拒绝了她。

  君落慢慢站定,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垂,不仅笑道:

  “我和你开玩笑的,瞧你吓得,又不吃了你。”

  易铭泽看她一脸恶作剧的笑,松了一口气:

  “以后这样的玩笑可要少开,我心脏不好。”

  “对呀,把你吓晕了,我给你人工呼吸,还是可以亲到你。”

  她插科打诨,一副无赖的嘴脸。

  他无奈,也被她逗得笑起来,心里的某一处好像慢慢松开舒展。他以为这对她来说很难,但现在看她,是彻底放下了吧。

  她看他如释重负的样子,只觉得眼睛无比酸涩,好像就在刚刚,眼前掀起了一阵沙尘暴。

  趁他不注意,她偷偷转身用袖子蹭了蹭眼角。

  管浩下来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

  易铭泽轻轻向她挥手:

  “回去吧,晚安。”

  君落咧着嘴傻笑:

  “嗯,你们也是,明天不许迟到啊。”

  那一刻,她身后的霓虹灯突然全部亮起,一条璀璨的长河雾茫茫地蔓延到了天上,她的微笑渐渐隐退在缤纷的光色背后,好像惊鸿,又好像从没发生过。

  君落回到宿舍的时候,穆昕眼睛红红的,不好意思地吸吸鼻子:

  “你回来啦。”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捡了个栗子剥开:

  “嗯,说吧,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糖?”

  一个抱枕飞来,不偏不倚砸在了君落头上。君落看着被打到了地上的栗子,心疼地嚷嚷:

  “干嘛呀,手上戴那么大一个钻也不怕得关节炎,还不许人说了……”

  穆昕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不怕,关节炎我贴膏药去,就是不摘。”

  君落叫喊着“小浪蹄子”扑向她扭作一团,两人仿佛回到了高中。

  “岁月的确是神奇,让失落的爱人重逢,让不堪一击的泪腺更坚强。”

  她半夜更新了自己的博客,想来想去只写了这么一句。

  他们约在了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君落和穆昕到的时候不禁咋舌:

  “昕昕,看看有钱人糜烂的生活,恭喜你也要成为其中一员了。”

  穆昕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有什么好的,还不如一起去吃卤煮,是管浩非要说这样正式一点。”

  君落捂住她的嘴:

  “说什么卤煮啊……”

  她们上楼之后,就见管浩招手,他和易铭泽都到了。

  君落还没等坐下:

  “你这是分分钟暴发户的节奏啊,昨天大钻戒,今天就是高级餐厅。”

  管浩装模作样摊手:

  “嗯,钱多,你说能有什么办法?”

  她看他这一副贱兮兮的样子,不禁笑出来:

  “什么时候订婚啊你俩?”

  话音刚落,桌上其余三人都面色古怪地看向她。管浩强忍笑意:

  “我说,大橘子,你觉得今天这顿饭是什么?”

  君落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慌乱结巴:

  “什么什么?这是订订订订订婚宴?咱们四个人?”

  穆昕拉她坐下:

  “对呀,你别一惊一乍的。”

  君落转过脸正色道:

  “昕昕,订婚宴哎,起码父母要来的吧,还有双方兄弟姐妹,姑嫂婆姨,满满当当坐一个厅才行啊……”

  穆昕微笑,打断了她的话:

  “你知道的呀,我们的父母都不支持我们,这次管浩他回国,”说到这里,她抬眼看了他一眼,满是爱意:

  “就是专门来订婚的,一个月之后他还要回去工作。”

  君落想了一会儿,点点头:

  “倒也是,”她转而高兴起来:

  “那这样是不是……我就可以做你妈妈了?暂时……”

  没等话说完,穆昕便一手呼到了她脸上。

  易铭泽看她们打作一团,和管浩无奈对视。

  他突然想起了高中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他微笑着唤君落:

  “好了,别闹了,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她嬉笑着答应着,拿起了桌上的菜单,头发还有点微乱。

  他长臂一伸,就把她那一撮呆毛压了下去。

  君落心神一滞,桌下,穆昕轻轻踢了她一下。

  她随即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菜单毫不客气地点了一大堆。昕昕的好日子,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她才不要给管浩省钱委屈了昕昕。

  管浩开了红酒,转向易铭泽:

  “你们俩呢?现在橙橙也工作了,什么时候把证领了?”

  其余三人却是一阵沉默,穆昕狠狠掐了一把管浩,他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易铭泽擦了额嘴:

  “我和橙橙,已经分开一段时间了。”

  君落只觉得刚吃进嘴里的生蚝无比腥膻,搞得她想吐,于是抬手:

  “我去一趟卫生间,菜有点腥。”

  她撇下一桌人,没头没尾地就冲向卫生间的方向。

  穆昕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有些生气:

  “阿泽,你一直没有和管浩说吗?”

  “没有,想在橙橙在的时候告诉你们会正式一点。”

  穆昕冷笑:

  “正式?又不是求婚,要什么正式,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在你伤害她的这件事上。”

  他挑眉,太阳穴突突突跳了起来。

  他一直以为,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件事……毕竟,她在他面前一直活蹦乱跳的不是吗?

  穆昕看他这幅样子,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推开椅子,对着他:

  “铭泽,出去说说吧。”

  管浩拉了她一把,打圆场:

  “出去说什么,难不成还瞒着我呀?”

  穆昕没看他,继续对着易铭泽:

  “有些事,她不说,并不代表你不能知道,对吧?”

  易铭泽也站了起来,点头:

  “去天台吧。”

  管浩满面难色,早知道不多嘴了……

  穆昕站定:

  “你们俩在一起的时间不用我说了吧,橙橙对你的感情我这个外场人看着都糟心,高中被老师穿小鞋,被她妈一天天教育,一毕业就跟着你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专业什么的她傻,都搞不清楚就来了,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和她妈大二的时候才和好,这些你又知道多少?”

  他面色慢慢沉了下去:

  “穿小鞋?”

  “你顶着全校第一的美名,老胡就指着你给他冲进全市光荣榜呢,君落可不就成他眼里的拖油瓶了吗?他让她每周日留在学校扫楼道,摆自行车什么的,都是我俩一起干的,你知道吗?”

  他心脏某处突然收紧,好像看见了她纤瘦的背影上上下下地扫楼,像只小小的工蜂一样。

  而他当时所知道的,是她一脸不情愿:

  “我不想周末和你出去玩啊,我和昕昕也有girl time。”

  然后满面骄傲,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样。

  “铭泽,我们其实不一样,从来都是你受到的青睐和偏爱比较多,我,橙橙这样的,普普通通,丢到人群里看不见,大家看见的世界也不一样。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一直觉得橙橙她配你,足够了。”

  是啊,她那么善良坚持,从来都是她爱他多一点,她看着他的眼神里好像永远都有一团不灭的火焰,不知疲倦。配不配的话,他从不在意。

  穆昕重重地叹气:

  “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出什么问题了,或者说是你出什么问题了,因为我知道她那个人一万年也不会变,是你吧。”

  他看到远方有一排大雁还是鸽子,浩浩荡荡的飞上了天空。

  缓缓开口:

  “是我的错,我与她分开,是因为累了。”

  穆昕有点吃惊,他语气里的疲倦不加掩饰,如此直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